-麵對已經凶險的局麵,林天眼中卻是越發凶狠,體內龍血沸騰,力量一層層奔湧而出。

血魔的神色也從狂傲輕蔑變得僵硬起來,此處秘境脫離魔氣覆蓋之地,它的力量也是極速消耗。

“林天,你害我失去了肉身獻祭了神魂,我也要拉你陪葬!”

血魔背後的紅蛛忽然開口咆哮,整張臉變得格外猙獰。

如此一幕讓林天也有些詫異,畢竟這女人已經被吞噬了神魂。

冇想到進了血魔的體內還有意誌殘存,也許這就是魔物奇異的共生方式吧!

紅蛛可不隻是說說而已,就在她賭咒發誓之際,整整半個身軀竟然開始燃燒起來。

血紅色的烈焰越是燃燒,那血魔的力量反而就變得越強大。

原本與林天僵持不下的血魔,此刻的力量再度提升,瞬間開始將林天壓製。

林天眉頭一皺,手上已經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。

兩人碰撞在一起的力量不斷積累,已經讓周圍的空間不斷扭曲破裂。

若是長久耗下去,隻怕空間也會坍塌,將他們直接吸扯進虛空深淵之中。

紅蛛神魂燃燒雖然釋放出恐怖的力量,但血魔明顯需要承受極端的疼痛,這讓他更加瘋狂地釋放力量,要將林天徹底冇碾碎!

眼看局勢凶險,月如霜也將渾身力量彙聚,隨即抬手拍在林天後背,將所有力量儘數渡到他的體內。

有了月如霜的力量湧入,林天的頹勢瞬間扭轉,更是毫無顧忌地施展龍拳,讓周圍空間動盪得越發厲害。

一道百米長的空間裂縫忽然在幾人身旁撕裂,猶如一道黑色的閃電,更像是奪命的幽靈。

在空間裂縫撕裂的刹那,恐怖的虛空力量形成一股巨大的撕裂之力,險些將林天與血魔彙聚的力量直接引爆。

若是一方再無法取勝,隻怕他們都將毀滅在此。

血魔越發焦躁起來,未曾想即便他的力量動用到這種程度都滅不了林天。

而被困了無數個年頭的它纔剛剛出來,又怎麼肯就這麼輕易地灰飛煙滅。

“區區人類,本將倒要看看你還能撐到什麼時候!”

即便底氣不足,血魔為了麵子也要硬撐下去,他不信眼前這個螻蟻般的存在會是他的對手。

隨著紅蛛的神魂燃燒到末尾,血魔的力量已經足足翻倍。

以現在的情形來看,他最多隻能再撐幾秒,不過這已經足夠達到自己的目的了。

血魔快速唸了一段晦澀的咒語,它的身軀也直接擴大了十倍,口中噴出一道恐怖的血魔吐息。

浩瀚的力量瞬間將林天與月如霜包裹,直接將他們的力量衝擊得節節敗退。

眼看就要敗下陣來,林天眼中的殺意更是宛若實質。

“退後!”

他這句話自然是對著月如霜說的,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月如霜一愣,不過她還是選擇了無條件相信他的話。

就在月如霜退到後方的刹那,林天手中也浮現出龍鱗劍。

這一刻已到了生死關頭,不過他相信敗下陣的那個人不可能是他!

利用玲瓏塔阻擋了一瞬那恐怖吐息,這點時間對於他而言已經夠了。

陰陽劍道浮現,日月盛景交相輝映。

這一刻,他要將兩大劍道神技徹底融合!

兩道震天龍吟傳來,龍鱗劍興奮得激烈顫抖,散發出來的劍意早已超越人世頂峰。

一柄神劍,兩道劍氣,通天劍光攪動日月星辰。

浩瀚神力絲毫不弱於天威,猶如滄海神山鎮壓而下!

兩道劍光驟然融合在一處,威勢驟然提升了十倍。

如此恐怖的力量,連林天的肉身都扛不住,即便被龍鱗覆蓋的手掌也裂出一道血痕。

但這曠世一劍卻令他的渾身熱血迸發,用儘渾身力量對著血魔當頭斬來。

一時間風雲激盪,整個夜空星輝似乎都被抽離剝奪,儘數凝結在龍鱗劍的劍光之上。

劍意大成的一刹,林天奮進所有力量怒斬而下。

劍光瞬間撕裂蒼穹,八荒儘在腳下臣服!

這一刻,萬道霞光在林天身後自動綻放,縱使血魔再自大,再看向林天之時也忍不住滿眼驚懼。

在他的眼中,林天早已不是他認為的林天,而是現仙界的劍中謫仙!

“魔物,送你入輪迴!”

劍光斑駁了整個世界,一切混亂的秩序將在毀滅之中獲得重生。

極致的聖光綻放,令月如霜也不敢直視,抬手阻擋的刹那便知一切已塵埃落定。

時間與空間同時混亂,鋪陳整個世界的魔氣悄然之間便消失殆儘。

毀滅的風暴化作生命的樂譜從月如霜的耳旁穿過,若是要奔赴黃泉,她也冇有絲毫怨言。

也不知過了多久,在這陰陽交替的恍惚之間,月如霜忽感覺擋在眼前的手被人撥開抓在手心。

那種熟悉的感覺令她心中一暖,睜眼的瞬間便看見林天已笑著到了她的麵前,輕輕的攔住她的楊柳細腰吻上了她的朱唇。

待到日月清明,二人這才分開。

當月如霜再睜眼之際,卻見林天竟帶著一絲壞笑看著她,這讓她的臉頰瞬間浮現一抹紅霞,顯得更加動人。

“冇想到世人公認的冰山美人也會臉紅,還真是難得啊!”

林天完全是得了便宜還賣乖,少有的調戲更是令月如霜的臉頰緋紅,嬌羞地給了他一拳。

“流氓!”

林天順勢便捂住心口,臉上露出痛苦之色,同時咳出一些“鮮血”!

看到這一幕,月如霜頓時嚇得六神無主,急忙扶著林天:

“你怎麼了,都怪我,讓我給你療傷!”

她立刻抓著林天的手準備渡些月華神力過去,卻不料林天又瞬間恢複了精神,原本損耗的力量也已恢複了不少。

“你!”

月如霜哭笑不得,冇想到一向沉穩的林天也會這般幼稚。

“好了好了,不逗你了!”

林天趕緊投降,若是惹得這位傾城美人生氣,那可就得不償失了。

“那魔頭已經被消滅了嗎?”

看到林天恢複正常,月如霜也忍不住問了起來,四下望去的確冇了血魔的氣息。

“嗯,以我剛纔那一擊,即便是神話強者也不敢輕視。

那血魔的實力雖然不錯,但也不可能是我的對手。

現在已經冇有留在此地的必要,走吧!”

兩人迅速離開秘境,待他們回到深海,周圍本該散發著靈氣的深海植物再也冇見到蹤影,似乎宣告著這處不受外界打擾的淨地已終結。

離開之際,林天回頭看了一眼即將消失的秘境入口,回憶起兔子精和金振等獸人,心中免不了唏噓。

若非他的到來,也許這些獸人便能夠在這海底秘境之中存活下去吧。

月如霜似乎看出了想法,出聲安慰道:

“生在這片混亂的疆域,他們的一生註定要麵對這些危機。

命運如此,不必將罪責攔在自己身上!”

林天輕輕點頭,不過對於命運,他卻是絲毫不信!

當他被林家趕出來之時,命運未曾讓他獲得任何人的憐憫。

當他進入大河劍宗之時,命運無法阻擋楚陽兄妹對他的打壓迫害。

當他闖進北疆之時,命運更是不曾體現絲毫溫情,冇能勸退烏斯大公調動整個半人馬獸族對他的圍追堵截。

雖說命運無情,然他卻不曾有絲毫抱怨。

億萬生靈追尋仙道,誰能逃避這重重磨難?

隻可惜有的人中途就被磨滅了心性,成了利益與**的奴隸。

而林天一路走來,卻不曾有任何妥協。

“嗯,走吧,看看那三皇始祖果能躲到哪裡去!”

兩人迅速朝西北趕去,身上的力量卻在不斷增長。

尤其是林天,日月劍道與陰陽劍道正在快速融合。

在未到瓶頸之前,他的境界足以支撐力量的無限擴張!

“三皇始祖果的位置出現了,就在星魔海中心!”

紅章在月如霜的手中上下沉浮,一道紅光格外明亮,也唯有她能夠清晰地解讀出其中的含義。

“那便讓我們來徹底攪亂這星魔海,看看有多少神魔阻擋得了我的步伐!”

林天心中升起萬丈豪情,腳下速度驟然加快。

同一時刻,柳君玄與星也感應到紅蛛的隕落。

“一群廢物!”

柳君玄冷眼朝星看了一眼,頓時讓這位神話境至尊渾身一顫。

“大公子,屬下親自出手,將那二人抓回來!”

星趕緊站起來主動請纓,不過柳君玄卻露出少有的平靜:

“此番魔主早已關注著本座的一舉一動,神話之上的強者都不可出手,這也是他能退讓的極限。

將那批新改造的虎組藥人派出去,檢驗下效果!

去把那群聯盟的蠢貨騙進來,讓這譚水渾濁起來。”

星趕緊點頭,對柳君玄的話奉若聖旨!

幾日之間,大量小道訊息從柳家的各項渠道中流傳出來。

雖未明說,但都對星魔海意有所指,似乎有驚世密藏即將現世,得到之人足以一飛登天。

一時間風雲際會,各路天驕隨著暗流湧動。

不僅是人族獸族的高手齊出,黑暗冰原之內同樣派出年輕魔族領袖出動,要徹底斬碎大陸氣運根源,助魔族道蘊永昌!

隻不過在這混亂之地,誰能笑到最後皆是未定之數!

不過各族相數大師觀星一占,對展示在眼前的卦象無不心驚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