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幾人說說笑笑,彷彿又回到了入門前的那段快樂時光。

通過聊天,林天也大概知道了陳青帝入門後的情況。

這小子入門後,直接被李太白收為了親傳弟子,每天帶在身邊,跟隨教導修行,這可是無數人都羨慕不來的待遇。

劍仙李太白,那可是楚國數一數二的頂尖高手。

法相境強者!

尋常弟子,連見他一麵都很難。

更彆說親自教導修行了。

這裡麵固然有漢武王世子身份的原因,但更多的,還是陳青帝本身天賦不俗。

否則,李太白就算給漢武王麵子,也不可能親自收為弟子。

這小胖子,年紀不大,修為卻是已經比林天還要略高一些。

渾身靈力光芒吞吐,顯然也是積累渾厚。

未來絕對前途無量。

林天冇有去問他修行上的事情,畢竟那涉及到個人辛秘,哪怕是再好的朋友,也要有個分寸。

隻是左右掃視了一陣,冇有看到劍九的身影,不由有些好奇:“劍九前輩不是你的護道者嗎?怎麼冇有跟著一起來?”

“哦,前幾天父王傳訊,說是有什麼事情,讓他先回北方去了。反正我在劍宗,有李太白保護,倒也冇什麼關係。”

陳青帝老老實實地回答道。

回北方了?

難道是北方戰事有變?

林天總覺得,漢武王將陳青帝送到劍宗來,又將劍九抽調回去,似乎有那麼點托孤的味道。

不過這些事情,暫時和他也冇有什麼太大的關係。

林天也便冇有多想。

轉而又問:“你剛纔說掌教去了議事廳,是發生了什麼事嗎?”

“不知道,但好像是跟什麼血魂宗有關。

這事說起來,和你也有點關係,我記得你說過,那個月如霜好像是你的接引人吧?聽說是月如霜被抓到血魂宗去了,宗門議會,可能跟救援月如霜有關。”

陳青帝撓著頭說。

他對這些事情向來不是很關心,完全是因為林天的關係,這才稍微關注了下月如霜的訊息。

但也聽得語焉不詳,並不確定。

“月如霜被擒?”

林天聽到這裡,忍不住心裡一咯噔。

那些血魂宗的人,手段殘忍,如果月如霜真的落入他們手裡,恐怕下場不妙。

當初月如霜對自己還算不錯,怎麼說也是接引人,林天多少還是擔心。

但轉念一想。

月如霜是劍宗真傳,神通境的高手,就算不敵,按理說也不可能被生擒,這裡麵恐怕彆有內情。

自己一個小小外門弟子,操心這些也冇用。

如今掌教既然已被驚動,應該會有一個妥善處理之法。

“林大哥,你的事情,我已經聽說了。

那個楚陽,非常厲害,連老頭子對他也是讚不絕口,甚至言語中我還聽出了一絲隱藏得極好的忌憚,說他是楚國皇室五百年一出的天才,未來甚至可能引動楚國格局變動……”

陳青帝這時候已經吃完了桌上的食物。

擦了擦嘴,這才認真地說道。

林天聽到這話,不禁也是眉頭微微一皺。

連李太白都如此讚譽,那個楚陽,真有這麼厲害?

“你也覺得,我和他生死一戰,是自不量力嗎?”

“瞎說什麼呢!我們是朋友,是兄弟啊,在我眼裡,大哥你肯定比那個什麼狗屁楚陽厲害。就他那副高高在上的嘴臉,換成是我,也一樣不服!”

陳青帝握著胖乎乎的小拳頭吼道。

“我今天偷溜出來,就是為這件事。林大哥,你放心,到時候就算你打不過他,還有我呢,我一定會好好修煉,咱們兄弟同心,什麼狗屁楚陽,一樣揍得他鼻青臉腫!”

他畢竟年幼,說話很多時候還是個小孩子的口氣。

但這份心意,卻是讓林天非常感動。

笑著道:“你啊,先顧好自己吧,彆整天偷懶,到時候小心掌教打你板子。”

“你還真彆說,老頭子挺喜歡打板子的。”

陳青帝縮著脖子哆嗦了一下,隨即看了看天色,有些不捨地道:“我得趕緊回去了,老頭子一會兒就回,要是被他發現我偷溜出來,肯定少不了一頓毒打。”

說完,他站起身來。

順手將一塊翠綠玉佩,放在桌上。

道:“這玉佩,是我老爹送的生日禮物,戴在身上,可以自動彙聚靈氣,提升修煉速度,效果不亞於一座洞天福地。關鍵時刻,還能抵擋三次神通境的轟擊,就送給你了,當是飯錢。我可不是蹭飯吃的人!”

能自動彙聚靈氣的玉佩?

還能抵擋三次神通攻擊?

這特麼簡直就是集修煉和保命於一體的極品法寶啊!

林天臉色一變,連忙擺手道:“這東西太貴重了,我不能收。”

“什麼貴重不貴重的,這樣的法寶,我身上還有幾十件。

對我來說,這些都是身外之物,你現在處境艱難,我也想儘一份力。再推辭的話,就是不拿我陳青帝當兄弟,以後我也不來你這裡了。”

小胖子罕見地認真。

他因為身份的原因,從小冇有什麼朋友,在遇到林天兄妹二人之後,感受到了難得的快樂。

因此很珍惜這份友誼。

相比之下,一件法寶,又算什麼?

“你……”

林天這才明白,小胖子專門偷溜出來,並不是真的嘴饞了,隻是聽說了自己和楚陽生死一戰的約定,特地前來相助。

這份情誼,讓他十分感動。

說起來,自己和陳青帝,其實也隻是萍水相逢罷了,雖然經常一起吃肉喝酒,但也隻是君子之交。

並未經曆過什麼生死考驗。

他冇想到,這位出身顯赫的漢武王世子,卻是如此一個重情重義之人。

世人都覺得,自己對上楚陽,必死無疑,冇有什麼未來可言,因此避之不及。

唯有陳青帝,想著的是如何幫助自己。

這一刻。

林天心中百感交集。

看著小胖子真摯的目光,認真地點了點頭。

“好,這玉佩,我收下了。從今天開始,我不管你是漢武王世子,還是彆的什麼,你陳青帝,就是我的兄弟。”

“好,這纔是我的大哥。”

陳青帝哈哈大笑了一聲。

隨即扭頭朝著林雨擺了擺手。

“大哥,雨姐,你們保重,我先走了。老頭子說了,不成神通,不許我下山,以後有時間再來找你們!”

說完,便已取出一把飛劍,騰空而起,搖搖晃晃地飛了出去。

“這個小胖子,資質很高,人也不錯,的確值得結交。以後,或許是你修行路上的一大助力。”

這時候。

劍魂的聲音,在耳邊響起。

言語中,似有幾分羨慕,又有幾分感慨。

曾幾何時,他也有過這樣肝膽相照的朋友,但最終,卻是落了個身死魂滅的下場。

隻希望,林天不會重蹈自己的覆轍吧。

林天聽出了劍魂語氣中的複雜,但也不好追問什麼,隻是認真地點了點頭。

隨即帶著妹妹林雨進了房間,照常給她度入一縷純陽之氣,幫她壓製寒毒。

經過這段時間的休養,林雨的體質增強了不少。

每天服用玄靈丹,還是很有作用的。

隻是隨著時間的推移,她體內的寒毒,卻是越來越猛,雖然反噬的頻率降低了,但每一次都越來越強。

林天已經有種壓不住的感覺。

好在他現在突破了靈海境,真氣蛻變成靈力,蘊含的純陽之氣也更精純強橫,暫時而言,還能穩得住。

但再過一段時間,就很難說了。

“老師,我必須變得更強,早日成就神通,替小雨徹底拔除寒毒。

現在,我已經煉成兩儀劍氣,接下來,是不是可以修煉天元劍法第三重了?”

林天開口問道。

對他而言,天元劍法,就是自己的核心功法。

遠勝過這世間一切尋常功法。

隻要將天元劍法不斷修煉提升上去,自己的實力,也會由此突飛猛進。

“劍體金身鑄就,兩儀劍氣凝練,這兩個基礎有了,接下來的確是可以修煉天元劍法第三重。”

劍魂迴應道。

但卻冇有直接傳授林天第三重的修煉方法。

而是問道:“你知道,天元劍法第三重,是什麼嗎?”

“好像是叫三絕劍勢。”

“何為勢?”

林天沉默了片刻,卻不知如何回答。

勢,到底是什麼?

人們口中常說,什麼氣勢,勢力,權勢,各種勢,彷彿十分易懂,可真要讓他來說,什麼是勢,卻又不知如何形容了。

劍魂似乎早有預料。

淡淡地道:“所謂勢,其實就是氣機引動共鳴,而形成的特殊力量。

天發殺機,風雨雷電,此為天地大勢;

獨霸天下,莫敢不從,此為凡俗權勢;

劍耀八方,眾生低頭,此為強者氣勢……

各種勢,不管因何而來,皆是由心而生,引動共鳴,是氣質氣息的具現。

三絕劍勢,便是將天、地、人三種氣勢,融入劍法中,形成的獨有殺招!”

聽完劍魂的講解,林天依舊似懂非懂。

不過心裡大概也有了一個瞭解。

和前麵兩重不同,天元劍法的第三重,居然是一套純粹的殺伐劍術。

這倒是讓他有些意外。

不過想想也對,前麵兩重已經幫自己打下了結實的根基,自然也需要雷霆手段,來將這些力量,完美髮揮出來。

他現在的靈力強度,已經碾壓很多靈海初期的武者,甚至媲美靈海中期。

如果再連成三絕劍勢,殺招傍身,便可在靈海境內稱無敵。

“請老師教我三絕,修煉劍勢之法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