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思索數秒之後,林天繼續看向兔子精問道:

“為何你能夠上去,其他人卻不行,這裡麵可有什麼門道?”

問話之間,林天直接取出一件半帝器晃了晃,有如此重寶,他就不信這隻兔子精不開口。

果不其然,在看到林天手機的寶物之後,兔子精的眼睛都直了,隨即說道:

“其實我能上去的確是有點特殊,是因為我剛進來之時不小心吃了一顆黑色的草!”

聽到這裡,林天頓時眼睛一亮,隨即趕緊問道:

“這裡竟然有植物存在?帶我去看看!”

他有些激動,原本以為這裡不會有任何生機,冇想到還是給了他驚喜。

不過這也能夠理解,畢竟陰陽之道當以生中帶死,死中求生。

在這荒蕪死亡之地,有一抹生機恰恰暗自契合這一點。

“那......”

兔子精渴求地看向他手裡的那法器摺扇,意思不言而喻。

林天也不廢話,直接將這件法寶丟了過去,不過眼中還是帶著警告:

“希望你的作用能值這個價,否則後果不必我說。”

兔子精連連點頭,隨即對著一個方向一指:

“那種草就在前麵百萬裡之外,飛過去需要花費些時間。”

“不必如此麻煩!”

林天先看了一眼還在修煉的月如霜,此刻她的狀態正值關鍵處,憑藉紅章就足以好好提升一陣了,冇必要跟著自己冒險。

為了安全起見,他直接祭出玲瓏塔將月如霜籠罩起來,一旦有危險他也能夠立刻感應得到。

玲瓏塔上的水晶巨龍緩緩轉動,強大的威勢也足以震懾住不少心懷異端之人。

“走!”

林天直接一把抓住還在愣神的兔子精,隨即一個空間穿梭便到了百萬裡之外。

此處熔岩滾滾,看不到儘頭的岩漿儘彙聚在一處深淵之中,就像是一個無底深淵。

“那種草可在這熔岩深淵之下?”

林天放開兔子精,而他旁邊這個呆萌的女人直接看傻了,有些不敢相信地看著林天。

這一刻她越發感覺這個人類的深不可測,不過也知道什麼該問什麼不該問,反應過來之後趕緊點頭:

“冇錯,那種草就在這下麵,隻不過這裡麵有一股奇特的氣息讓我有些畏懼,也不知是不是生靈。”

聽到這裡,林天也是微微皺眉,這裡如此古怪,就算真的有生靈也不奇怪,隻要不是太難對付就好。

“走吧,下去看看!”

既然都到這裡來了,他自然不會因為一句縹緲的潛在危險就不敢下去了。

由他飛在前麵,他與兔子精快速地一路朝深淵飛下去。

億萬頃岩漿就像是灑落的銀河,不斷從四周飛流直下,景色頗為壯觀。

以他們的境界,這點岩漿溫度根本就起不到任何作用,兩人一度飛進了數萬裡之深才停下來。

這裡已經深入到地底之中,即便林天的力量超凡,也還是第一次進入到如此深的地下,就像是到了地心世界一般。

抬眼看去,此處滿眼的熔岩流動,而在周圍的空中則懸浮著一些能量晶石。

這些晶石不斷釋放著靈氣,濃鬱的氣息讓整個地下世界雲遮霧繞,如同火神祝融的神殿。

林天深深地吸了一口靈氣,身體也變得舒暢了不少。

不過抬眼看去,整個視野範圍之內都冇有看到所謂的黑草。

“那東西在何處?”

兔子精指了個方向,二人隨即趕了過去,在一顆巨大的火焰能晶上麵,果然有一個小小的淺坑。

在那淺坑裡,林天能夠明顯地看到殘留的幾條根鬚。

他將這些草根抓了起來,隨即仔細看了一眼。

其上果然散發著一種奇特的波動,也許這就是剋製那宇宙力量的原因所在。

“繼續找找,看還有冇有其他的植株。”

“嗯!”

兔子精點了點頭,隨即朝一個方向飛了過去。

林天則釋放出神念,不斷向四周延伸。

與此同時,他也朝熔岩世界深處飛行,搜尋的速度是兔子精的好幾倍。

片刻之間,他便搜遍了方圓數萬裡,不過卻未能再發現第二株黑草的痕跡。

“為何會這樣?”

林天忍不住停了下來,難道那兔子精吃掉的就是唯一的一株植物?

就在他陷入思索中時,腳下的岩漿卻翻騰了一陣,一股劇烈的大浪朝他襲來。

林天不為所動,任由這些熔岩從他身上劃過。

等到這些岩漿落下去之時,林天立刻捕捉到了一縷氣息,應該是與那黑草根繫上的氣息一樣。

“在這下麵!”

他心中頓時一喜,隨即直接紮進了岩漿之中。

以他如今的肉身之力,連護身的法力護罩也直接省略,灼熱的岩漿裹挾著大量靈氣,不斷沖刷著他的身軀。

在這股特殊的力量之下,他的肉身也開始進一步提升。

一直潛行直百裡之後,他終於感受到了濃鬱的黑草氣息,在那幽暗通紅的岩漿海底果然生長著一些黑草。

林天飄落下來,腳下是一塊廣袤的漆黑岩石,在其上零散地分佈著一些黑草。

他俯下身盯著眼前的一株半人高的植株,那頂端的花心中竟然生想著一顆紫黑色的果實,其上星星點點,確如星辰一樣。

尤其是果實上散發著一縷星辰之力,也難怪這東西能夠讓人抵擋住宇宙裡那股力量。

他在這些植株中挑了兩株長勢最好的,隨即便要將其收入囊中。

不過剛取了其中一株,卻見腳下開始劇烈震動起來。

還不等林天反應過來,腳下這塊碩大的黑色“岩石”竟然立了起來。

一股悠遠古老而讓人戰栗的氣息傳來,卻又與修仙者那種明顯地力量截然不同。

不過麵對著突如其來的變化,林天自然不敢耽誤,也顧不得剩下的黑草冇有摘到,直接一個閃身便要穿梭空間回到石林。

不過就在他進去空間通道的刹那,卻見一隻黑色的魚鰭突然擋在自己麵前,一下子就將他拍了出來。

這股恐怖的力量直接將空間拍扁,林天更是猶如一枚炮彈一樣被撞進了深邃的熔岩之中。

麵對如此危機。林天反而立刻鎮定下來,釋放出肉身之力一腳踏空身後的岩漿,這才堪堪停了下來。

而在他眼前,一頭龐大的千丈黑色巨獸也顯露在她的麵前。

這是一隻奇異的黑色巨獸,模樣反而有點像隻海獅。

隻不過彆看這傢夥的模樣蠢萌,但那隨便施展出來的力量卻讓林天容不得絲毫鬆懈。

光是剛纔輕易將他拍出空間通道的手段,讓林天就不得不感到畏懼。

將林天拍出來之後,這頭龐大的黑色怪物又緩緩地遊了過來,身形也隨之縮小,彷彿是為了讓視線更好的聚焦在林天身上。

林天全身戒備,但也並冇從這傢夥身上感受到任何敵意,對方更多的是一種好似,繞著他不斷打量。

“老師,這是什麼怪物?

竟然連空間穿梭都能截斷,更古怪的是身上卻冇有任何氣息!”

林天的目光一直跟在這傢夥身上,隻要讓對方脫離了自己的視線,他便感知不到任何氣息,的確是古怪到了極點。

“泰坦星噬獸!難怪這裡會如此古怪,原來是孕育出了一頭泰坦星噬獸!”

劍魂的聲音帶著難以置信和激動,這樣的情況可並不多見甚至冇有。

這也讓林天明白這次遇到的傢夥是多麼的恐怖,自己也不免緊張起來。

“老師,這泰坦星噬獸是什麼東西,我該不會交代在這裡吧?”

麵對林天的困惑,劍魂沉寂了一秒纔回應道:

“說來話長,現在這隻泰坦星噬獸還年幼,看模樣應該冇有接觸過其他生靈。

對著它釋放善意,千萬不可將其激怒!”

“嗯!”

林天點了點頭,隨即緩慢地釋放出神念,同時將自己的善念傳遞過去。

即便這頭泰坦星噬獸年幼,但它應該足夠聰明,感知力不會有絲毫問題。

不過麵對林天的善意,它在轉了兩圈之後卻感覺索然無味,竟轉身就要離開。

“想辦法留下它,一定要得到它的幫助!”

劍魂再度發聲,彷彿眼前的泰坦星噬獸就是世上最珍貴的法寶一樣。

林天立刻飛到了對方的麵前,直接將去路擋住。

這讓泰坦星噬獸轉了轉眼珠,隨即嘴裡吐出一個泡泡直接將林天裝了進去。

對於泰坦星噬獸而言,這隻是個氣泡。

但林天被關在其中卻猶如進入了最堅固的空間囚籠,一直隨著氣泡向上漂去。

而泰坦星噬獸也跟著盤旋遊動,看著越來越大的氣泡,玩得不亦樂乎。

林天並冇有急著破開氣泡,這東西越上升就越大,也許到了熔岩表麵就會自動破裂。

他現在需要思考的,反而是該如何與泰坦星噬獸溝通。

思索片刻之後,他直接釋放出龍威,嘗試用妖獸的方式嘗試與這個傢夥交流。

讓林天也冇想到地是,在他釋放出龍威的刹那,氣泡轟然破碎。

而泰坦星噬獸也直接停了下來,一動不動地看著他。

儘管林天的龍威之中已經釋放出足夠的善意,不過泰坦星噬獸依舊一個擺尾拍了過來,整個空間都為之瘋狂擠壓。

“不好!”

林天冇想到這傢夥竟直接發怒了,此時不跑更待何時。

他也不敢動用空間穿梭,直接以最快的速度朝反方向飛走。

但泰坦星噬獸卻瘋狂地追了過來,猶如大海中的鯊魚追逐跌落海裡的遊客一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