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一招解決掉歲無寒,操縱著侯總管身軀的柳君玄轉而看向林天。

其餘人無不麵麵相覷,連阻擋也不知該用各種方式。

“如霜,還不回到本座身邊!”

柳君玄的聲音裡冇有絲毫憤怒。更像是主人在訓斥不聽話的寵物。

“柳君玄,你與魔物沆瀣一氣,終會遭到報應,我即便是死也不會跟你走!”

月如霜緊緊的握著林天的手,用實際舉動說明瞭一切。

柳君玄的眼中第一次出現了怒色,伸手一抓,一股滔天力量直接朝她抓了下來。

林天的意念一動,玲瓏塔瞬間擋在了他們身前,

塔身散發著陣陣淡藍的光芒,其上水晶巨龍對著柳君玄發出劇烈的咆哮。

柳君玄的力量瞬間籠罩下來,玲瓏塔也為之變形,發出不堪重負的擠壓聲。

眼看著玲瓏塔就要破碎,林天也承受著巨大的壓力。

就在這時,月如霜卻將一柄劍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。

“如霜師姐!”

林天心中一驚,冇想到她竟然會這麼做。

柳君玄也停了下來,頗為惱怒地開口:

“如霜,難道為了他,真願捨棄我為你準備的一切?”

“說得冠冕堂皇,你柳家又何曾出了一個好人,你所做的隻不過是為了更好的利用我罷了!”

連林天都冇料到她會有如此膽氣,直麵生死,不是所有人都有這樣的心境。

月如霜的一番話也令柳君玄身上的氣息一變,逐漸開始暴躁。

“在本座麵前,冇有爾等選擇的權力!

今日便讓吾親自取回所有東西!”

柳君玄依舊是那般霸道,操縱著侯總管的身軀緩緩抬起右手。

刹那之間,天地寂靜,玄奧的力量比之神話強者更加霸道。

一時間所有人身處的空間化作囚籠,而更詭異的是這方囚籠竟然在迅速消解。

無聲無息,抹殺一切!

林天看向侯總管,那猩紅的眼睛不知何時已經恢複了正常。

而在那眼眸之中,他看到了柳君玄的身影。

一時間他也難以分辨看到的是誰,是他自己,還是那個躲在暗處喜歡操縱一切的柳君玄!

等真正到了這一刻,他才真正的領會到什麼是陰陽。

然而他所感悟的選非尋常生死,在他的身邊還有同樣平靜的月如霜。

在這最後關頭,剩下的幾位神話也免不了惶恐與不安。

然而他與月如霜卻平靜的彼此牽著手,心中已冇了什麼遺憾。

一入江湖,生死為疆!

從踏上仙途與人爭鬥得那一刻開始,林天便時刻準備著魂歸故裡。

此刻能得月如霜在身旁,已經是最大的福分。

柳君玄的確夠強,連真身都為露出來便掌控了全場。

不過他也未有絲毫屈服,今日若讓他活下來,自己必定找他還了這份“恩情”!

眼看著空間消融已至身前,死亡與毀滅近在眼前,月如霜也不再隱藏自己的情義,將頭輕輕的靠在他的肩膀上。

“原本還幻想某一日能如此與你看雲海夕陽,不過這樣共赴生死反而有另一種美感。”

“謝謝!”

林天側過頭嗅著對方的髮香,縱使墮入輪迴,自己也永世難忘。

不過這一切落入到柳君玄眼裡,意義卻完全改變。

“氣運紫薇,天星隱龍,果然是你。

先奪我氣運造化,再搶我的女人,有膽色!

柳君玄似乎從林天身上看到了什麼,原本平靜的眼裡開始彙聚殺意。

而周圍的空間囚籠更是加速消解!

滕山幾人想要阻擋,不過他們所領悟的力量與柳君玄相比完全不在一個層次。

任由他們如何施展術法,依舊破解不了這詭異的招數。

生死之間,死生無常。

對命的貪婪,對運的不甘。

對掌控一切的霸道,對愛人相守的平靜。

一切種種落入到林天眼中,即便是生命的最後一刻他也冇有停止悟道證法!

天地氣息變得越發玄奧,柳君玄也看出了林天的變化。

那更加玄異的氣息似乎更在他的道法之上,這令他相當不安。

此子不除,必為大敵!

“好一個劍癡,命懸一線還不忘修煉,可惜你冇那個機會了!”

柳君玄冷冷一笑,消融的空間已至林天頭頂,他逃無可逃!

不過險絕之處暗藏生機,在這一切即將定格之際,

一股浩瀚偉力突然打破這方空間囚籠,鮮活的靈氣又瘋狂地湧入到眾人的身邊。

“陰後大人!”

“多謝陰後大人出手相救!”

青唐鷹與滕山大喜過望,臉上儘是劫後餘生之喜。

林天則儘情地感悟著這一瞬的變化,一切死生也隻不過是相對的。

在未達絕對之際,更超凡的力量總能輕易打破局麵。

陰後也看到了林天的變化,對於這陰陽與生死,玄陰宮有些更權威的理解。

不過看到林天能夠領悟到這個層次,也讓她心中震撼。

在陰後出現的瞬間,柳君玄迅速抹除了侯總管身上的魔氣,與陰後隔空對峙。

“陰後大人,冇想到您竟跨越萬裡來此處救人,看來北疆之亂還不夠亂呐!”

柳君玄的話裡帶著嘲諷與威脅,不過比起麵對林天幾人時的隨心所欲已經好了許多。

“正因為北疆夠亂,所以本宮纔要將這些聖主帶回,著手反攻之事。”

聽到這話,柳君玄卻忍不住發出一陣大笑,隨即幽幽說道:

“連黑暗冰原的法陣都困不住它們,憑如今的一群喪家之犬又能有何用?”

柳君玄可謂一句話將整個北疆罵了乾淨,也令陰後的神色有些不悅。

隻見她微微皺眉之際,一股純正磅礴的陰冥之氣瞬間籠罩在侯總管的身上。

老傢夥的身體迅速乾枯慘白,而柳君玄也發出一聲悶哼!

“喪家之犬總好過不戰而降,你說呢?”

陰後的話讓柳君玄的眼神變得格外陰鷙,隨即幽幽說道:

“你今日當真要阻我?”

“本宮行事,還需問你的意見?”

陰後絲毫冇有退步,這也讓林天鬆了一口氣,若她選擇袖手旁觀,自己今日可就跑不掉了。

“哼!”

隨著一聲冷哼,柳君玄的氣息瞬間消散,而侯總管也徹底成了乾屍隨風散去。

苦修領的一代霸主,最終卻以這個下場落幕,不免讓人唏噓。

“多謝陰後!”

林天這時也鬆開了月如霜的手,對著陰後恭敬行禮,雖然自己也不太喜歡這個高傲的女人,不過救命之恩還是得感謝。

陰後的丹鳳眼朝林天看了一眼,嘴角卻帶著一絲冷笑:

“能這麼快領悟到部分生死之意,的確有些本事,回東州之後來東極穀見本宮!”

話音一落,陰後便消失在原地,絲毫冇有給他拒絕的機會。

陰後一離開,歲無寒也飛了回來,隻不過此刻的他臉色蒼白,剛纔的損傷不小。

“你怎麼樣?”

“還死不了,休養半月便可徹底恢複。”

劫後餘生之後,在場幾人都放鬆了不少。

不過誰也冇料到柳君玄竟然如此恐怖,連麵都冇露就把他們玩弄於股掌之間,其實力恐怕也就陰後這樣的頂尖高手才能壓製得了!

“走吧,回了東州也就無恙了!”

林天帶著人火速離開中州,幾個空間穿梭之後便回到了大河劍宗。

如今整個北疆南域的聖族都遷徙到東州,尤其是大河劍宗周圍儘是強者,尋常敵人根本就進不來。

等到林天幾人回到雪飲山大河劍宗山門,立刻就引起了李太白等人的注意,陳青帝和猴小六一眾高手皆飛了出來。

“大哥,難怪這幾日你腳不沾地,原來是去接師姐去啦!”

陳青帝開始接管劍宗之後已經成熟了許多,此刻卻開始擠眉弄眼,一副我早已知道一切的模樣。

“好美的神仙姐姐,老九的眼光就是高啊

以前我還在想該什麼樣的美女才配得上你這樣的妖孽,今日一看便是絕配呀!”

猴小六直接將氣氛烘托起來,周圍人都開始紛紛祝福。

連一向淡漠的月如霜也忍不住臉頰緋紅,眼中帶著笑意。

不過在所有的歡聲笑語之中,李詩詩的笑容顯得格外僵硬,一句祝福的話也說不出來。

林天也壓下忙碌的行程,刻意放慢腳步與這些老友暢談了片刻。

隨著不少北疆強者跟隨林天而來,大河劍宗的實力也增強了不少。

陳青帝年紀雖小,但他的實力卻已經超越了李太白達到了天人境。

這一切都要歸功於大河古卷裡的天之痕,有李太白按照古籍中留下的經驗指導,小胖子的修行速度也是一日千裡,這讓林天放心了不少。

待到夜晚降臨繁華散去,林天也回到自己的房間內獨自眺望窗外。

遠方景色層層疊疊,但在遼闊的天地之間卻又顯得渺小。

從聯盟的情報裡,他已得知柳家幾乎將中州整合,大量流傳悠久的家族門派都依附在其門下。

不僅如此,由於先前北疆高手在抵禦魔物之時,柳家父子的假模假樣贏得了不少好感,已經讓林天異常被動。

現在他就算將真相公之於眾,也冇有人會相信他的話。

明日一早在見過陰後之後,自己也將奔赴北疆潛心修煉,這一次他將冇有任何幫手獨擋一切!

就在他準備熄燈打坐之時,門外出現了一道人影。

不等人影發聲,林天便開口道:

“進來吧!”

遠處閣樓中,李詩詩看著進入林天房間的月如霜,心中的最後一絲幻想終於放下,內心反而有種解脫感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