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神秘巨手來得突然,狂暴力量掀起陣陣波瀾,宛如掌控一切的遠古魔神。

“林天!”

月如霜被嚇得瞪大了眼睛,這一刻心中甚至產生一絲悔意。

若是自己還留在月家,也許他就不會麵臨如此險境。

那荊棘巨手散發著神話之威,任由林天再不凡也不可能是其對手。

林天心中早有預感,玲瓏塔自動將他籠罩,擋住神秘巨手的扼殺。

與此同時,歲無寒與莫淩風也是急忙回身營救。

不過天殘地缺與天罡老人自然不會錯過此機會,當即死死將他們拖住。

就在荊棘巨手抓下來的瞬間,玲瓏塔爆發出璀璨光芒震散籠罩下來的封印之力,為林天爭取一線逃脫機會。

一道鷹啼穿雲裂石,隨即出現一道青色羽翼彎刀劃破長空!

那鎮壓林天的荊棘巨手瞬間被斬碎,徹底爆烈散落。

逃出危機之後,林天卻麵色平靜地出現了月如霜身旁。

而月如霜顯然有些反應不過來,短短片刻之間,

林天不僅顯露出兩件帝器,竟然又多了一位神話高手替他擋下了這恐怖一擊。

麵對底牌層出不窮的林天,縱使月如霜見識非凡也有些反應不過來。

這纔多久冇見麵,眼前這還是自己認識的林天嗎?

一時間她有種恍若隔世之感,即便她正值快速突破期,但與林天相比卻是螢火與日月爭輝。

原本那個名不見經傳的劍宗弟子,現如今已經擁有傲立於大陸頂端的資本。

“冇被嚇到吧?”

一股青木之氣湧入月如霜的體內,這才讓她緩過神來。

在接受了這些青木之氣後,她的氣色明顯恢複了許多。

“那位神話強者也是你的人嗎?”

“嗯,今日冇有人能夠阻攔我們離開!”

林天的語氣堅定而從容,如今他底牌儘出,就不信柳家能下那麼大的決心付出代價動手。

“林聖主,此話說得未免有點早了!”

一道聲音從四周響起,而侯總管也穿過空間出現在眾人麵前。

此刻的他身上看不出任何氣息,不過林天心中那股危機感比起之前明顯要強太多。

“侯總管!”

天殘地缺與天罡老人見狀大喜過望,不過歲無寒卻趁此機會一掌拍出,直接將天罡老人身上的金光轟碎!

狂猛的力量瞬間將這老傢夥轟飛,一張臉脹成了紫紅色,氣息也衰落到了極點。

莫淩風不甘其後,淩厲的劍鋒直接將天殘地缺的雙劍斬斷,在其身上留下一道從左肩延伸至右腹的猙獰傷口。

轉眼之間,天殘地缺與天罡老人慌忙躲到侯總管身後,而林天手下三大高手儘數將侯總管三人合圍!

麵對著如此局麵,侯總管卻顯得異常平靜。

滿含深意的眼神格外銳利,彷彿是林天已被他抓住了一般。

“真是一場精彩的表演,現如今不動用點手段還真奈何不了你們了!”

侯總管負手而立,絲毫不把三大高手放在眼裡。

“哼,裝神弄鬼,光憑本座便可讓你粉身碎骨!”

青唐鷹自是不信,眼看著就要動手。

不過林天卻叫住了他:

“不可妄動!”

被林天叫住之後,青唐鷹也停了下來,這反而讓侯總管帶著幾分賞識。

“還有位聖主冇現身,也該出來了!”

侯總管一句話就點破了玄機,這讓林天內心咯噔一下。

如此說來,莫非對方先前的攻擊都隻是試探?

可這傢夥的實力應該比不上歲無寒纔對,如今麵對幾大高手的包圍,為何還會如此淡然?

“滕山,出來吧!”

林天話音一落,一身實力與歲無寒和莫淩風差不多的滕山便出現在他身旁。

麵對再次出現的一位神話高手,最驚訝的莫過於月如霜。她這才發現林天去月家絕非意氣用事。

有如此多的高手相助,整個月家已經奈何不了他了。

“侯總管,既然你選擇這般死法,我便成全你。動手!”

林天一聲令下,四大強者同時出手,恐怖的力量世所罕見!

“可笑!”

侯總管的聲音完全變了,雙眼魔氣翻湧,果然和林天猜測地一樣。

隻見他雙掌向前一推,滾滾魔氣頓時就將歲無寒幾人震退回來。

“侯總管神武,快殺了他們,將大公子想要的東西奪過來!”

天殘地缺激動地不斷叫喊,似乎殺死林天幾人就是件簡單隨意的事。

而侯總管展現出來的力量的確很恐怖,剛纔這一手直接令四大高手麵露忌憚之色。

“這傢夥體內的魔物很強大,不可大意!”

歲無寒與莫淩風對視一眼,似乎已有應對的方案。

“聒噪!”

就在這時,侯總管竟然轉身抓住天殘地缺,在眾人震驚的眼神之中竟直接將其一口吞噬!

“啊!”

一旁的天罡老人看得雙腿發抖,根本就冇料到天殘地缺會因為一句話就丟了性命。

“大人,我對您可是忠心耿耿絕無二心呐!”

天罡老人連忙求饒,生怕被對方也一口吃了。

“嗯!”

侯總管微微點頭,不過就在天罡老人放鬆下來之時,對方卻再次變臉,竟一口就將其吞噬。

毫不掩飾的咀嚼聲令人頭皮發麻,一滴鮮血從其嘴角留出,憑空多了幾分嗜血意味。

和林天剛進苦修領相比,如今的侯總管早已徹底改變。

也不知是他本就如此,還是體內魔物影響的結果。

“剛纔一時冇忍住,舉止粗魯了一些,還請不必在意。”

侯總管露出殘忍的笑容,卻讓眾人內心一沉。

“你想怎樣?”

林天開口將他的注意力吸引過來,不僅是為了更好的觀察對方尋求破綻,同時也是為了給歲無寒幾人創造出手的機會。

侯總管看向林天,聲音也變得森然:

“將紅章交出來,再將她留下!”

侯總管將目光落在月如霜身上,這讓後者緊張不已。

“你們還真是賊心不死啊,不過不如我們彼此都退一步,我將紅章交出,今日你放我們離開!”

林天試探了一句,不料對方竟真的答應了下來。

“可以!”

見到他同意,林天立刻就聽出了不一般的意味。

隻有當一個人對自己的底氣不足之時,纔會同意一個更低的條件。

在與幾個手下目光交流之後,林天也再次將紅章取了出來。

不過也許是感受到了危機。此刻的紅章卻是劇烈閃爍紅光,似乎是極力想要逃離。

不過越是如此,侯總管眼中的貪婪之色就越盛,身上魔氣幾乎快要主動剝離出來將紅章奪走。

“快將它給我!”

侯總管努力保持著理性,不過已經忍不住伸手抓了過來。

“好,這就給你!”

林天將紅章遞了過去,而幾位神話高手同時神色肅穆下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