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當二人目光交彙的一刹,原本激盪翻滾的空間似乎安靜了下來,爆炸的熱浪竟開始變得冷冽。

彼此之間誰也冇有提前開口,似乎又都知道了對方的想法。

“好濃烈的龍血氣息,貧僧已多年未再碰到這樣的緣分了!”

一塵法師還是忍不住開口了,帶著慈眉善目的笑容一步步走來,這裡的一切現如今已經由他掌控!

“不僅濃烈,甚至覺得熟悉,我說的不錯吧,大師!”

林天也恢複到孤傲的劍客狀態,眼中透露著冰冷的劍意!

雖還達不到無劍無我之境,但他本身就是世間最強之劍!

聽到林天的話,一塵法師的瞳孔微微收縮,隨即又笑了笑:

“看來林聖主果然是機緣深厚啊,想必九錫王也冇想到,害死自己的寶物會到了你的身上吧!”

說到這裡,二人已經近乎明牌。

不過林天卻還需要再拖延一二,微微點頭同意:

“的確如此,這更得感謝大師您的前世之因,也才能讓在下得到這後世之果!”

聽著林天略帶嘲諷地話,一塵法師的嘴角微微顫抖。

當年自己耗儘心力纔將九錫王重創,冇想到最後竟然讓他逃了。

雖然不久之後就感知到那傢夥已經殞命,奈何卻找不到絲毫線索。

時光荏苒,一轉眼再見到龍骨的氣息已經過了太多年。

“沒關係,宿命由天定,看來你我之間的緣分千年前便埋下了。”

一塵法師的身上氣息微變,似乎是準備出手了。

林天也注意到這一幕,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。

不過就在一塵法師要出手之際,林天忽然笑了笑,這個動作讓對方的手上立刻慢了半拍。

就是一塵法師慢的這一刻,背後突然魔氣翻滾。

原本已經被轟碎的魔影巨人竟然重新恢複原樣,隨即一口將其吞入肚中!

一塵法師在被吞噬的刹那,身上爆發出猛烈的金光,好似燒紅的烙鐵掉進寒潭,顯然要爆發出恐怖的一戰!

看著眼前這頗為驚悚的一幕,林天心中卻早有防備,迅速脫離戰場!

也許是先前被一塵法師碾壓得太慘,這一刻的魔影巨人竟然變得更加危險,身軀開始不斷縮小,但力量卻變得更加強大!

不斷變幻之間,這傢夥完全變成了一隻魔氣盈天的龐大球體。

光是那魔球之中不斷閃爍的金光與雷霆,林天就足以感受到裡麵的戰鬥之烈!

轉瞬之間,巨大的魔球瘋狂滾動起來,將千裡石林碾壓得稀碎。

無數山峰崩塌,落實如暴雨砸落而來。

而那不斷擴散激盪的魔氣更似利刃,將周遭空間切出一道道裂縫。

“真不愧是神話境的戰鬥,我這樣的實力連觀摩的資格都不夠!”

林天再度拉開距離,心中卻看得越發興奮。

“頭一次希望魔物贏,還真是世事難料!”

以一塵法師那恐怖的身手,魔影巨人幾乎不可能有翻盤的機會。

但若是能消耗掉他足夠的力量,對林天而言便是最好不過。

雖然從現在看來那魔影巨人被打得越發稀薄,不過有那兩塊奇異的月石在,這傢夥失去的力量很快就會得到補充。

退到遠處雲端,林天手中的傳訊石上也浮現了莫淩風的訊息:

“已解決魔將,立刻趕來!”

看到這道訊息,林天心中一陣竊喜,這次一塵法師看他還如何能夠逃得出去。

果然,僅僅數秒之後莫淩風便出現在林天身旁。

隻不過他的氣息跌落了一半,看來先前的確是一場硬仗!

莫淩風朝遠處那龐大的魔球看了一眼,臉上卻冇有絲毫變化。

“一塵法師本就是佛門極有悟性的棄徒,他的實力在我之上。

看如今的模樣,待他脫困之後我恐怕也不是他的對手!

依我之見,還需再另擇良機!”

麵對莫淩風的建議,林天卻是微微搖頭:

“不可,他已經對我動了殺心,想要將龍骨重新奪回去。

隻怕他不會再給我那麼長的時間!”

林天的話讓莫淩風沉默了下來,此刻他的狀態並不算好,到最後隻怕也是個兩敗俱傷的結局!

思索兩秒之後,林天忽然開口說道:

“你先恢複實力,抓住機會就出手,我去請個幫手過來!”

看著林天消失的背影,莫淩風也是微微詫異,這等層次的戰鬥唯有請神話境的高手才行。

不過此刻狼煙四起,怎麼會有這種高手肯出手相助?

但他還是安心地開始修煉,林天應該不至於空口說白話!

一陣飛行之後,林天已經趕到了新的戰場,而這裡的一場驚世大戰纔剛剛落下帷幕。

劍光錯落之間,遠方的青唐鷹直接將對手魔將斬成碎片。

隨即青色妖火將魔氣焚燒乾淨,讓一切塵埃落定!

冇有理會下方的陣陣歡呼,青唐鷹立刻就注意到了遠處的林天。

“是你?”

青唐鷹眼中閃過一絲詫異,先前就是這傢夥被一個恐怖的魔影巨人追趕。

不過若不是林天的話,他還真不一定能夠活著贏下這場大戰。

“看來果然冇讓我失望,這一局贏得不錯!”

林天笑了笑,青唐鷹卻麵露不解:

“林聖主所為何事,莫非那隻怪物已經被你滅了?”

想來也不太可能,眼前這個人類能夠活下來就已經讓他驚訝。

“想請你出手乾一樁大事,就是不知道你有冇有這個膽量!”

林天的話立刻吸引了對方的興趣,不過青唐鷹也不傻,這個時候可不會有天上掉餡餅的好事。

“哦?說來聽聽!”

青唐鷹並冇有急著拒絕,反而露出少有的耐心。

“此地不宜詳談,可否借一步說話?”

在得到青唐鷹的點頭同意之後,林天二人立刻消失在原地。

很快,青唐鷹便得知了林天的計劃,這讓他的神色大變。

“你竟然想擊殺一塵法師,那可是北域凶名遠播的高手。

就算你想找死也不用拖著我一起吧?”

青唐鷹冷哼了一聲,眼中閃爍著一抹失望之意。

“他雖然強,不過有你和淩風至尊,還有個一直纏著他的魔影巨人,問題應該不大吧?

隻要你願意出手,他那顆修煉了幾千年的佛心就是你的了!

不僅如此,那老東西身上的所有法寶也儘歸你。

日後青唐鷹一族便是我族最重要的盟友!”

雖然莫淩風和青唐鷹都消耗不少,不過他不信這都搞不死一塵法師,那老賊禿不至於如此恐怖。

麵對林天開口提出的眾多條件,青唐鷹明顯心動起來,微微嚥下口水,目光出現了鬆動。

“條件倒是不錯,不過一塵法師現在可是黑風聖主的人。

咱們若是將他除掉,到時候可就要麵對那位大人的怒火。

一旦東窗事發,你我皆難逃一死!”

青唐鷹一下就點出了關鍵,一塵法師雖然強,但還能應付。

但黑風聖主的境界纔是遠超他們,他的怒火可不是誰都能澆滅的。

“這個簡單,我有辦法讓一塵法師死得毫無漏洞。

到時候他若倒在了魔影巨人的手裡,黑風聖主也怪不到任何人身上吧!”

青唐鷹沉默了,雖說眼前這個人類對他而言實力可以忽視,但他的頭腦與潛力不得不讓人畏懼。

不僅如此,更關鍵的是他那神秘的背景,若說冇有大人物撐腰,打死青唐鷹也不信。

“既然是這樣,那我便信你一回,希望林聖主不要食言!”

“君子一言,駟馬難追。”

林天的嘴角微微上揚,現在人手已經備齊,就等著和一塵法師決一死戰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