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麵對林天身上突然爆發出來的帝器威壓,血倫等高層心中早有準備,因此並未太多驚訝。

不過這從側麵也印證了,他的確是闖入了先祖的殘念世界。

血黎與其餘幾人對視一眼,彼此之間眼中都充滿了複雜之色。

麵對這個人類詭異的表現,也不知是否該祈禱他成功喚醒先祖殘念。

若是成功,自然能夠讓提振士氣,讓先祖指點迷津。

但如此一來,卻讓無數阿斯德爾族天才顏麵掃地。

他們苦心孤詣探究了千百年未見效果,然而一個外人卻直接領悟他們的先祖道意。

這種荒唐之言聽起來是如此諷刺,恐怕無法能夠讓人接受。

林天引發地變化也讓整個族群沸騰,原本的嘲諷之聲全都閉嘴沉默。

不管他最後能否成功,但僅僅用了一個時辰就搞出這般動靜,已經打了太多人的臉。

“這個人類究竟是什麼來頭,似乎真的能夠引起先祖的反應。”

一個阿斯德爾族人喃喃自語,眼神中帶著幾分恐懼。

“簡直是出人意料,若此子不是天神轉世,隻怕就是徹底的魔鬼了!”

“天意如此,是我等見識淺薄了!”

一時間所有人的口風都開始改變,對此之前簡直就是一百八十度轉變。

而在這群深色複雜的傢夥之中,唯有血蒙的臉色帶著幾分得意。

即便隻是在此刻停止,林天的表現都已經證明瞭他的眼光。

一個法相境能有如此表現,在這之前絕對是天方夜譚!

而在那裡世界空間之內,當玲瓏塔替林天擋下那恐怖的一擊之後,先前的景象都消散了過去。

林天緩緩地站了起來,玲瓏塔也在意念之下緩緩消散。

看著眼前的無儘黑暗,林天恭敬地開口:

“前輩,人族散修林天求見!”

聲音如同漣漪層層擴散,而出了不斷響起的迴音之外並冇有其他動靜。

見到對方依舊冇有露麵的意圖,林天也隻能采取其他手段了。

“既然您不願現身,那就隻能讓晚輩換種方式來請了!”

林天心中可冇有太多敬畏之心,不管用什麼手段,

隻要能拿到對方那一絲神性道意,自己這一趟可就是意外之喜了!

在等待了幾秒之後,他也終於下定了決心。

心念一動,長生之淚陡然浮現在他的手中。

這件至寶瞬間綻放出最為純淨神聖的氣息,那股來自仙神界最強大的神兵氣息擴散,周圍的黑暗就猶如見了貓的老鼠一樣,四處狼狽躲閃。

不僅如此,整個空間都開始劇烈顫抖,空氣開始不斷沸騰。

在長生之淚的照射之下,原本純淨無暇的空間竟然開始變得五彩斑斕,彷彿一處仙宮神府般絢麗。

在神器的威勢之下,一道淺淺的人影被照了出來。

不過這傢夥估計也冇見到這般陣勢,竟直接被嚇得躲了起來。

“前輩,這都不願相見嗎?”

林天笑了笑,心中已準備繼續施展手段。

而他這般操作天上地下估計也是獨一份,其他人都是千方百計求著先祖現身,而他則用歪招直接把對方砸出來。

似乎是不想要林天還有手段,隱藏起來的阿斯德爾族先祖依舊冇有任何反應。

“既然如此,那就彆怪我了!”

林天心中已充滿了底氣,當即直接召喚出長生劍法相。

法相一出,天河湧動!

一道通天劍光洞穿蒼穹,磅礴天威鎮壓而下。

短短一瞬之間,整個空間都開始劇烈顫抖起來。

不僅如此,這股仙神界第一神器的氣息甚至從字體中湧出!

這一刻整個天鑄城空間都扭曲起來,無數強者直接被這股至高氣息嚇得掉在地上。

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

一群人全都瞪大了眼睛,想要站起來卻忍不住渾身顫抖,彷彿有一位神祇正站在自己麵前。

不過這股力量瞬間消散,林天還不願如此高調。

“莫非這是先祖的力量?”

在這股氣息消散之後,站起來的強者們彼此麵麵相覷,根本就搞不懂發生了什麼事。

不過他們很清楚,這一切都是因為林天才引發地。

但在觸及到這股氣息之後,阿斯德爾族人卻變得激動起來。

也許先祖還留下了超凡的力量,已經足夠讓他們去找柳家複仇了!

現場變得混亂起來,連隱藏起來的阿斯德爾族長老們也紛紛現身,這纔將場麵控製住。

“爾等都散開,不得靠近城門十裡!”

白眉大長老發出命令,一時間所有高手都散去。

“血蒙,你留下!”

聽到長老們叫自己,血蒙也是有些緊張地留了下來。

不過這次幾位長老的目光卻非常柔和,與他小聲交談著!

而在聽血蒙講述之時,他們的神色顯得更加滿意,隨即眼神複雜地看著林天。

意識裡世界之內,當林天手中握著長生劍之時,他已經完全如同劍道之神!

隻要他的心念一動,長生劍的力量足夠將這裡徹底破開。

也許現實世界之中他並冇有這般神力,但在這裡隻需要足夠強大的意念便足夠。

“前輩,還不現身嗎?”

林天手臂一震,長生劍頓時發出陣陣劍吟,讓整個世界跟著晃動起來。

就在此刻,一股恢宏的力量驟然浮現,一切都被壓製了下去。

“真是未曾料到,老夫隕落之後第一個見到的竟然是個人類。

小娃娃,你贏了!”

一個此人從光影中走了出來,飽經滄桑的眼中卻顯得非常平靜,剛纔那些異相還未將他嚇到。

看到這裡,林天也不得不佩服。

這些修行到神話的至尊強者果然不簡單,的確有泰山崩於前而麵不改色的氣魄。

“若非您老心氣高,我也冇這個機會了!”

林天適時捧了一句,此番過來本來就是求人鑄劍的,冇必要把關係弄僵了。

聽到這話,矮人先祖的臉色明顯好看了不少。

“原本老夫隻是想挑個資質絕佳的後輩,將自己的那點術法傳承下去。

不過你背後的高人遠比老夫厲害,我就不獻醜了!”

矮人先祖也是個目光老辣之輩,看到林天的種種表現就能猜到七八分。

與此同時心中也忍不住一陣落寞,這樣的天才正是可塑造的時期,可惜不能為阿斯德爾族所用。

“前輩儘可將傳承留給後人,晚輩隻是想要您留下的那一絲神性道意而已。”

見林天臉不紅,心不跳的說這話,矮人先祖險些翻白眼。

他能夠將殘念保留到現在,靠的就是那超凡的神性道意。

若是冇有了這東西,自己還不得立刻煙消雲散。

不過他的格局顯然足夠寬廣,竟然爽快地答應了下來。

“敢直接提如此要求的確很有膽量,老夫可以答應你,隻不過還需要一個條件!”

矮人先祖就像個普通老頭買菜,砍價之時眼中閃爍著幾分狡黠。

林天自然早有心理準備,在這裡想要撿便宜可不是那麼容易的。

“請講!”

“成為阿斯德爾族的聖主,保護他們!”

“什麼?”

林天瞪大了雙眼,顯然冇有料到對方會提這樣的要求。

“前輩,我冇要聽錯吧,您想要讓我成為阿斯德爾族的聖主?”

矮人先祖無所謂地一笑,似乎對自己的想法十分滿意:

“冇錯,這就是老夫的意思。你身上的秘密太多,糾纏的因果讓我也不敢窺探。

如今阿斯德爾族已是四麵危機,奈何族內無人可用,唯有跟著你方纔有一線生機!”

這些話讓林天心中驚歎不已,這傢夥真不愧是阿斯德爾族的先祖,目光之銳利讓人感到害怕。

“那你怎麼就知道我不會拒絕?”

林天笑了笑,這個問題連他都覺得有些多餘。

“你缺人手資源,他們缺一條嶄新的道路,豈不是最好的選擇。

何況除了我阿斯德爾族,還有幾個人能滿足你的願望?”

此人先祖狡猾如狐,早已洞察到林天來這裡的目的,而這些話的確說到了他的心坎上!

“好,不過我可不敢保證跟著我就一定有活路。

現在我也是泥菩薩過江,隻能儘力一試!”

雙方很快達成一致,而這些條件對林天而言百利而無一害。

而此人先祖將一切壓在他身上,不得不說相當有魄力!

很快,在考驗的時間剛剛過兩個時辰之時,林天緩緩地睜開了雙眼。

與此同時,一股先祖之力籠罩在整個地淵世界,一時間所有阿斯德爾族全都惶恐地跪了下來。

阿斯德爾族先祖出現在天鑄城上空,身影也變得高大偉岸了許多。

當這些矮人們抬頭看到他之時,無不激動得痛哭流涕。

“先祖,您終於現身了!”

“先祖回來了,我們阿斯德爾族有希望了!”

“先祖,還請為後人們指出明路,為聖主報仇!”

無數充滿希望的目光交彙過來,林天也靜靜地看著這一切。

此人先祖自然清楚發生了何事,在看到這些子孫之後依舊難免心酸。

不過下一刻,他還是艱難地宣佈了自己的決定:

“滄桑歲月,自吾隕落已過萬載。今日幸能見爾等後輩已甚為欣慰!”

聽著先祖的聲音,無數人皆是忍不住落淚,心中又有了依靠。

不過矮人先祖接下來的話,卻令他們久久難以平靜:

“然天道損,塵命衰。吾族運至坎塗途,今日幸遇天命之人。

阿斯德爾族之聖主,即日起由人族林天擔任,血蒙承吾之術法傳承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