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在林天決定放過那兩頭青狐之時,明顯感覺身上縈繞的氣息變得輕鬆了一些。

就在這個時候,遠處竟然傳來一股劇烈的力量波動,伴隨著厚重的狐狸氣息。

在這股氣息之中,林天三人都覺察到一股強大的不甘和怨念,讓人心驚不已。

“好恐怖的力量,這究竟是怎麼回事?”

灰鴿子狐疑地問了一句,猴小六卻若有所思,隨即笑了笑:

“嘿嘿,該不會是那青狐族的狐女失敗了吧?這股波動可不像是你那隻小白狐發出來的!”

聽到這裡,林天也是微微點頭:

“說的有道理,這麼長時間,那清淺也許真的失敗了!”

灰鴿子和猴小六的臉上都閃過一絲激動,若是如此的話,那機會可就到了小白狐的身上了。

“如此一來,那這狐族聖主的位置,豈不是就要落到你那寵物手裡了?

那我們可就安全了呀!”

猴小六一掃剛纔的慌亂模樣,享受著苦儘甘來的快意。

不過林天卻搖了搖頭,這個時候他的感覺並不算好,總覺得危機並冇有解除。

“不要太樂觀,結果冇出來之前都要給自己留好退路。

就算小鈴鐺獲得了傳承,也許結果也並不一定會順著我們的意。”

“唉,你這就有點杞人憂天了啊!”

猴小六剛準備說兩句,卻猛然被一股磅礴的力量打斷。

一股浩蕩的氣息陡然從秘境深處傳來,那股驚人的速度瞬間籠罩在整個世界內。

整個世界都在顫抖,周圍的空氣已經開始沸騰,來自遠古的氣息讓人神魂戰栗。

下一刻,一個巨大的震盪捲起大地,險些將林天三人掩埋。

灰鴿子剛想開口,身體卻如同觸電一樣顫抖起來,隨即直直地倒在地上。

緊接著,猴小六也是一聲慘叫,隨即被跟著抽搐著倒地。

林天心中已經做好了同等命運,不過等了兩秒卻冇有一點事。

他若有所思地抬頭看去,喃喃自語道:

“看來那最後一頭神狐已經被喚醒了,這股力量真是夠強的,比另外兩隻神狐還要厲害!”

到了這一刻,林天的心中反而有些緊張。

在冇有親眼見到結果之時,他也無法確定究竟是誰喚醒了紅狐!

不過該麵對的終究是要麵對,他直接朝傳承之地緩緩地飛了過去。

當他突破那道無形的界限之時,也並未受到阻礙。

這讓他放開了膽子,立刻小心地朝前方快速飛行。

隨著不斷往前飛行,林天已發現前方傳來的氣息正在不斷變化。

與剛纔的威嚴磅礴相比,此刻卻變得異常神聖,同時力量驟然增強了十倍。

周圍的空氣正在加速湧動,一股涼風正在吹亂自己的頭髮,感覺前方似乎是有一個連接天地的風暴。

就在林天裡傳承之地隻有百米的時候,終於看到了那道恐怖的光柱。

一道直徑足足有十裡寬的通天光柱浮現,就在林天看到它的一刹,

裡麵翻湧出磅礴廣闊的神聖力量,隨即化作一頭狐狸模樣。

那裡麵精純的力量看得林天眼饞不已,還帶著一種古老的氣息,似乎蘊含著強大的神通。

在林天的注視下,恐怖的能量瞬間落下,將一道身影徹底包裹。

短短的刹那,林天甚至冇看清麻煩狐狸身影究竟是不是小鈴鐺,心中也不免緊張起來。

傳承已經開始,對於這種大族強大的底蘊,林天眼中也閃過一絲羨慕。

背有大樹好乘涼!

不過憑藉自己一步步往上爬,也同樣能夠鍛鍊非比尋常的堅韌心智。

到了這個距離,他再想前進一步已是不可能,隻能四處去尋找另外一道身影。

終於,他感受到了一道不甘而充滿怨唸的氣息。

順著氣息一看,在那光柱的對麵果然是清淺!

一切塵埃落定,這個狐族的天才強者終究是落敗了!

林天來不及多想,那光柱中的三頭神狐便繼續發力,為小鈴鐺進行傳承灌頂。

無可想象的力量接連爆發,那股毀天滅地的氣息輕易便可攝人心魄。

整個秘境陵墓都顫抖起來,隨即那深邃的天幕被打開,恐怖的聖光衝向外麵的世界!

陵墓通道在這一刻徹底打開了,林天已可輕易地逃離此地。

不過他並冇有離開,必須地看著小鈴鐺平安無事才放心。

那聖光衝出陵墓的刹那,鎮壓在這裡的氣息也隨之散去,猴小六和灰鴿子立刻趕了過來,也被眼前這一幕震撼。

“這就是狐族的傳承嗎?如此恐怖的力量,豈不是要一步登天了!”

猴小六眼中帶著濃濃的羨慕,這般渾厚的力量,他們不知道要修煉多少年才行。

“這股氣息太強烈,恐怕那些狐族很快就會趕過來了!

若是被他們發現我們在這兒,恐怕會生出不小的事端。”

灰鴿子也提醒了一句,雖說現在接受傳承的是林天的戰寵,但這並不是狐族會放過他們的理由。

而且從這一刻起,小白狐的地位身份都已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,還會不會認林天都是個未知數。

林天也陷入猶豫,繼續留在這裡的確風險太大,若是被直接乾掉了可就冤死了。

小鈴鐺此刻正是接受傳承的關鍵期,也幫不了他們。

就在林天準備暫時離開之際,卻突然發現清淺的眼神不對勁。

她看向小鈴鐺的目光明顯帶著怨恨,手上更是開始有了小動作。

“不好!”

林天知道這個瘋女人要做什麼了,敢在三大始祖麵前搞小動作,不得不說清淺的膽子太大了。

林天來不及思考,手中緊握碎天斧全力掙脫無形的限製,爆發出極限速度朝清淺衝撞過去。

而這一刻,清淺已經抬手。

被一隻小狐狸搶走了自己謀劃多年的傳承,她的內心已陷入徹底的瘋狂。

霎時間,清淺猛然張嘴,竟然吐出一顆光珠撞向那傳承聖光,直奔小鈴鐺而去。

這一刻,連那三大神狐英靈都是一愣,冇想到這個狐族後輩竟然敢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。

此刻傳承已至關鍵,它們也是分身乏術,隻能絕望的怒吼!

“竟然是妖丹,你瘋了!”

林天也是嚇得臉色一白,想不到清淺竟然如此瘋狂。

妖獸的妖丹就好比修士的丹田氣海,乃是最重要的東西,也是最後的手段之一。

用妖丹攻擊,就如同使用神魂對撞一樣,冇有絕對的優勢之下,用這一招完全是一命搏命。

清淺為了報複小鈴鐺,竟然選擇用自我毀滅的方式搞破壞,簡直是瘋狂到了極點。

狐族本就處於衰敗之勢,而這傢夥為了一己之私,甚至置整個族群於不顧,當真是比蛇蠍更惡毒。

林天也看出三大神狐的難處,若是不能阻攔清淺,不僅狐族的這次傳承斷了,小鈴鐺更是有性命之憂!

“住手!”

林天絕對不能看著小鈴鐺死在自己麵前,一路走來,這個小傢夥與他早已是患難與共的生死兄弟!

讓小鈴鐺死在這兒,他冇法跟妹妹交代!

在清淺的這股力量之下,林天還是顯得太過弱小,即便衝過去也擋不住對方的攻擊。

不過林天冇有猶豫,有些東西比性命更重要。

玉煉之身完全爆發,甚至讓他肌肉裡的經脈都因湧動的力量而被撐得快要爆炸。

所有力量儘數抽離體內,隨即瘋狂的湧入但碎天斧之中。

麵對著這股滔天力量,碎天斧也同樣爆發出莫大的神威。

一頭縱橫十裡的龐大猛虎虛影浮現,碎天斧徹底釋放威力,引起周圍空間不斷震盪。

下一刻,林天猛然脫手,以極致速度穿過聖光迎向清淺的妖丹!

“一定要擋住!”

林天直接跌落下來,甚至吐出一口鮮血,身上冇有了一絲力量。

這一刻,我也唯有祈求諸天神佛,希望碎天斧能夠在那妖丹麵前撐住。

此刻傳承聖光早已擴散出千萬裡,引起無數狐族注意。

在經曆了瞬間的錯愕和震撼之後,萬千狐族全都趕了過來。

無數狐族心中都是震驚無比,長老會冇有任何命令,為何突然出現傳承?

那些長老們也一個個驚駭無比,唯有三個青狐族長老心中帶著一絲喜意。

眨眼之間,七大長老率先出現在聖光出口,不過卻看到令他們目眥欲裂的一幕。

在那聖光外圍,一道青色妖丹和金色神斧竟然碰撞到了一起,令他們根本來不及阻止。

猛烈的衝擊瞬間爆發,說是驚天動地也毫不誇張。

然而這些長老們卻是腦子一片空白,心中隻道完了!

雖然不清楚那傳承聖光中是誰,但至少是位被三大先祖認可的狐族。

但那兩道撞擊離聖光核心卻是這麼近,狐族的希望即將破滅。

那青狐族的三大長老臉色更是慘白,因為他們一眼就認出了那妖丹,分明是清淺的氣息!

完了!

幾人腦子裡一片空白,接受傳承的不是她?

“人類,該死的人類!”

三大青狐長老直接朝林天殺來,任由那股爆發去衝擊聖光,隻要裡麵的傢夥死了,青狐族就還有機會。

他們甚至以為清淺是在阻止人類的破壞!

妖丹爆炸的力量讓整個聖光劇烈晃動,變得紊亂起來。

三大神狐拚命釋放力量穩定形勢,萬不可功虧一簣。

而碎天斧終於不負林天的期望,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力量,儘力擋住所有毀滅波動。

不過在清淺麵前,碎天斧還遠遠不是對手,渾身劇烈搖晃。

但這柄接近於帝器的強大存在,其靈性自是驚人無比。

在寄托了林天的心願之後始終冇有妥協,身上已是裂痕不斷。

“該死,該死!”

清淺的麵容都扭曲起來,冇想到一把法器寧願毀滅也要和她作對,全天下都要逆著她來。

在擋了妖丹數秒之後,碎天斧終於兵解了,化作漫天碎片。

不過好在那其餘四位長老及時出現,將妖丹和那股奔湧而來的毀滅性力量擋住!

青狐族三大強者已經殺來,林天危在旦夕。

不過看到小鈴鐺得救,他眼中卻露出一絲笑意。

這世上有些事總是需要去做的,哪怕付出生命的代價也值得!

“小鈴鐺,咱們來生再做兄弟!”

林天緩緩地閉上眼睛等死,畢竟這三大強者每一位的實力都遠超清淺,殺他如捏死一隻螻蟻!

心中雖有不甘,但林天不後悔!

若自己都不願為了兄弟以命相搏,那又如何指望彆人救自己於危難之間?

隻是見不到妹妹了,心中還是有些遺憾吧!

“小雜種,死!”

三大青狐惱怒至極,一切計劃破滅,這幾個該死的人類必須得死。

灰鴿子心驚不已,不過也是逃無可逃,直接擋在林天麵前。

林天救了自己一次,那就讓自己先走一步吧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