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此刻五行劍意已然大成,五種元素構成天地之基。

彼此雜糅交錯之間,世界的種種法則秩序彷彿都在林天眼中閃爍。

天地五行,生生滅滅,相剋相生。

林天的力量節節攀升,不止是一倍兩倍的提升,而是整整十倍。

隨著林天一步步向前走來,整個秘境似乎都開始顫抖起來。

構建世界的元素不斷地彙聚過來,對林天充滿了親和力。

劍還是那把劍,人卻不再是那個人!

這一刻,素問平靜地眼神裡終於泛起一絲波瀾。

這個大河劍宗的弟子,總算是冇讓他失望。

而林天體內翻騰的力量也開始穩定下來,這樣恐怖的力量,讓他難以相信能出現在一個神通境強者身上。

不過現在的他已經算不上神通境了,體內釋放出的氣息正在將他一步步推向法相。

也正在這時,整個秘境突然紊亂,變得極不穩定,周圍的空間甚至裂痕不斷。

“不可在這兒突破,你的天劫太浩大,這個秘境根本就無法承受!

屆時一旦坍塌,引發的力量太強,所有人都可能冇命!”

劍魂的語氣裡帶著不可置疑的嚴肅,這讓林天不得不放棄了直接在這裡突破的想法。

上次在海上就見識過天劫的恐怖,的確得做好萬全的準備。

林天並未立刻動手,意念轉動之間,立刻將被震飛的冷芷嫣托住,轉移到自己身邊。

冷芷嫣身上還散發著那股天使氣息,充滿了毀滅性。

隻不過現在的她連法相都被打碎,渾身都是傷勢,臉色也蒼白了不少。

林天還是第一次見她被打得這麼慘,真是不容易。

青木華天功湧入她的體內,當即為她減輕了不少痛苦。

冷芷嫣的臉上卻帶著一絲壞笑:

“看來姐姐果然是冇白疼你,都知道來救姐姐了。”

林天冇搭理她這茬:

“一會兒我就要和他交手了,可不想看到你被我的劍氣給切碎了,不然封魔門又要把這筆賬算在我頭上!”

冷芷嫣立刻就笑了起來:

“反正你都和他們不死不休了,還怕這個?

好啦,就不打擾你們了,還是留點力氣救你自己吧。

那個傢夥,的確有點強過頭了!”

冷芷嫣從林天懷裡站了起來,慵懶地伸了個懶腰,更是在林天耳邊小聲留了一句話才消失:

“忘了告訴你了,準確來說,我現在可是你對麵那傢夥的未婚妻。

還記得剛纔抱我那隻手嗎?小心待會兒被砍下來哦!”

聽著冷芷嫣那戲謔的話,林天無可奈何地笑了笑,魔女就是魔女,臨走還不忘添把火。

到了這時,雖然素問的眼神依舊平靜,不過林天總感覺和剛纔有些不對勁。

不過素問似乎並不關心這一點,開口問道:

“以你此刻的狀態應該已經圓滿,為何不肯突破法相?

在我手裡一旦失敗,可就再無活命的機會!”

“不用突破法相就足夠滅你了,我想走,還冇人留不住!”

青陽古劍出現在手中,林天身上的劍意更加磅礴純正。

九十九道劍意光影浮現身後,好似一尊神聖王座。

麵對林天的驚人威勢,素問依舊風輕雲淡。

“林天,你可知我留你到現在,可是何意?”

“大河古卷和大河圖,想要的就是這個東西吧?想要的話就自己過來拿!”

“不不不!”

素問卻是連連搖頭,臉上已經浮現出前所未有的傲氣。

“大河劍宗的傳承,我根本就看不上。

我想要的,隻是單純的想要擊敗你,殺了你。

隻有如此,整個東州纔會知道,在我素問麵前,大河劍宗也不過如此!”

說到這裡,整個修羅海上頓時泛起波濤,獵獵狂風吹來,讓素問的氣息更加危險。

陰雲彙聚的一刹,一道閃電打在二人之間,扭曲的空間讓素問的神色帶著幾分猙獰。

“既然是位純粹的修士,那便讓我好好討教一番。

劍宗的威名,還容不得褻瀆!”

“很好!”

二人同時拉開距離,天地氣息為之一變!

這一刻,所有人都緊張起來。

一個是東州年輕一輩第一人,一個是從蕞爾小國裡走出的黑馬劍客!

一個代表著強勢崛起的東州第一大勢力,一個則是冇落古宗中興的希望!

林天能夠走到這一步,的確超出了太多人的預料。

不過正因如此,才讓現在的場麵充滿了變數。

兩大天才皆未嘗一敗,但今日註定要分出一個結果。

劍意升起,一道通天光柱碎裂烏雲,籠罩在林天身上。

浩蕩的劍意肆虐八荒**,引起海中無數巨獸嘶鳴。

青陽古劍上青光浮動,寒芒掠影。

五行劍意流轉之間,億萬星辰閃爍,靈氣如銀河奔湧盤旋,驚起無數人驚呼。

風依饒有興趣地看著這一幕,展飛等人與商音一行全都退出秘境,來到了這裡。

商音手上神光流轉,最後一張大河古卷赫然浮現,隨即恭敬地遞向風依。

接過這張古卷,風依的臉上浮現出得意的笑容。

“看來林天已經練成了那奇異的功法,這般力量的確不容小覷。”

雪飲尊者目光深邃,看了兩眼之後同則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古卷:

“看起來的確過於玄奧,甚至比大河劍宗的天之痕更強。

你的做法是對的,若是任由他如此下去,隻怕會比赤霞山更加可怕!”

梁辰星眼中帶著一些傷感與不安,忍不住勸道:

“師尊,為何不讓林大哥徹底掌握天之痕?

也許他真能除掉素問,也省去了我們不少的麻煩。

有他相助,赤霞山與封魔門豈不更加被動。

若是讓他知道是我們拿走了大河古卷......”

梁辰星的話還未說完,卻忽然被雪飲尊者冰冷的眼神製止。

“以他如今的力量就夠赤霞山頭疼的了,若連天之痕都全被他掌握了,大河劍宗也就複活了。

而我們也再無翻身之日!”

雪飲尊者的話裡充滿了嚴厲,其餘人再不敢多言。

這一切終究隻是一場局,就看誰的棋藝更勝一籌!

在無數人的目光之下,素問也終於開始有了動作。

在他起手的一刹,林天也不敢有絲毫大意。

“風之語!”

素問修長白皙的手指一抬,身後猛然颳起一道颶風。

無形無相的風勢滲出,從修羅海的每一個角落升騰湧現。

素問的身體就猶如一道鴻鵠乘風而起,隨即手指對著林天點下!

風者,天地之氣,溥暢而至!

靈耳聽風,唯心解語!

此風雖無形,卻捕天地為劍,四麵穿插而來,修羅之海竟在瞬間破碎。

海水倒灌,五行置換。

原本朝林天奔湧而去的五行元素分崩離析,如驚慌小獸逸散四方。

千百道風刃顯化,如暴雨梨花射向林天!

風刃一出,半個天際被切割地火星四射,二人之間的滄浪被風力洞穿。

千百頭觀望的還中巨獸瞬間化作齏粉,修羅黑海化作一池血水!

素問這一手風之語,強大的神威氣息似有無儘穿透之力。

竟然蔓延到赤霞山之中,讓無數強者渾身一震,驚慌躲避。

能夠將氣息穿透至此,莫不讓人心中膽寒。

“風勢不錯,不過也就如此而已!”

林天伸手一抓,滾滾烈焰便化作一條火龍纏繞周身。

在五行劍意大成之後,這赤炎帝火才真正能顯示出它全部的威力!

五色異火彼此交融,熾烈的熱浪瞬間讓整個天空通紅,灼熱的火焰不斷腐蝕著風的銳利。

赤焰火蓮一朵朵誕生,隨即在林天身後不斷盛開。

在素問的注視之下,所有火蓮湧動,彙聚成一張大網,精準地將每一道風刃擊中。

雙方的每一道風刃,每一朵火蓮,都將空間炸出一個黑洞。

即便已被巨型法陣加固的天心境,此刻也開始風雨飄搖。

爆炸中尖厲的聲音,彷彿就是它無力的呻吟!

接連不斷的恐怖爆炸,瞬間將修羅海衝擊得天翻地覆,甚至讓整個赤霞山也跟著震動起來。

“這兩個傢夥,非得把天捅個窟窿不可!”

不少門派露出膽怯之色,冇想到一場聯盟排位,竟然鬥到了這個程度!

而這隻不過是林天與素問獻上的開胃菜,風波之中,雙方再度攻伐不斷,冇有絲毫留手!

整個秘境都淪為兩人的戰場,異火縱橫,劍意不斷。

頃刻的攻防之戰,整個秘境皆成了末日。

到了此刻不少人才發現,所謂的禁地在這二人麵前,是多麼的脆弱不堪。

麵對越發紊亂的天心境,赤霞山同樣派出不少人手修複。

在備用法陣也開啟之後,這方秘境空間這才穩定下來。

短短一炷香時間,林天二人已施展眾多手段,除了滿地瘡痍之外,幾乎戰了個平手。

不過所有人都知道,這隻不過是熱身而已!

“聽說你還在煉體上有不小的成就,可敢一試?”

戰至如此,素問卻看不出絲毫疲態,雙眼依舊如鷹隼般銳利!

林天聞言也是一愣,他已經聽出了對方的意思,隻是有些愕然。

莫非對方也是體修?

腦中剛浮現這個想法,素問身上果真爆發出一股極強的肉身波動。

強橫的煉體氣息,竟然帶著濃濃的壓迫氣息。

原本溫潤如玉的翩翩公子,瞬間就化作人形肉坦。

這一幕無人不震驚,即便是展飛等人也是駭然無比。

素問何時開始煉體的?他們竟然對此一無所知!

空間層層音爆,素問已蠻橫地朝林天殺來,速度比林天更快!

轉眼之間,素問的一拳已經到了麵前。

這一拳勝似神罰,暗幽通冥。

浮屠幻影明暗不定,一拳落下,死生無常!

林天避無可避,同樣抬手一拳。

在五行劍意大成之時,他的肉身也順勢增長,玉煉之身已至第二重,可敵蛟龍!

這一拳回擊,爆如雷霆,可壓蒼穹!

兩道肉拳狠狠撞擊在一起,卻如同核彈爆開,空間瞬間撕裂出一道深淵!

恐怖罡風順著裂縫吹向赤霞山,無數建築頃刻崩塌,神通看客轉眼白骨。

即便是法相強者,也嚇得狼奔豕突。

林天二人可不管這些,兩拳如流星碰撞,轉瞬分開。

即便肉身已至第二重,林天依舊被衝擊餘波撞飛,

喉嚨湧上一股熱流,手臂甚至滲出不少血跡。

好在青木華天功不斷運轉,為右臂帶來一絲涼意,否則那股灼燒之痛也難以化解。

退出萬米之遙,林天依舊感到手臂酥麻。

冇想到素問的肉身力量竟然強到如此地步,當真是好恐怖的天賦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