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將封魔門的人公開處刑,不是誰都有這個勇氣,但林天卻做到了!

將鴆言斬殺之後,林天平靜的抬頭朝天幕看了一眼,隔著層層空間與所有人對視。

那深邃的眼神中縱橫著劍意,充滿了與天地爭鋒的銳氣。

隔空對視一眼,淪陷之人不知幾何!

“這小子,是在挑釁本尊呐!”

夜幽伸出手指輕輕在桌上敲打,語氣裡也聽不出絲毫異樣。

收回目光之後,林天迅速朝察哈飛了過去,這傢夥也留不得!

看到這一幕,眾人皆是被林天的狠辣嚇到。

這傢夥還真是絲毫不留情麵,逮到機會就往死裡下手。

看著飛過來的林天,察哈臉上的肥肉明顯一顫。

不過他已是清楚自己的結局,目光中帶著幾分坦然。

“你贏了,這些東西是你的了!”

察哈直接將乾坤袋和身份令牌丟了過來,隨即躺在地上一動不動。

“剛纔分明有機會離開,為何要留在這等死?”

林天靜靜地看著對方,到了此刻,察哈已是翻不起風浪。

“以這種方式出去,就算不被處死也會被廢了修為。

與其一輩子做個乞丐,還不如死得體麪點!

動手吧,謝了!”

察哈閉上了雙眼,呼吸變得沉重。

死亡並不可怕,可怕的是等待死亡力量過程。

林天微微點頭,冇想到封魔門竟然如此嚴苛,完不成任務的下場將是如此慘烈。

收取積分之後,利刃瞬間冇入對方的心臟,悄無聲息,冇有絲毫痛苦。

做完這一切,林天立刻朝矮樹叢林走去。

經曆了剛纔那一場大戰,外圍的大片妖樹都被摧毀,也省了他的不少力。

一路往天心境深處趕過去,林天還順帶檢查了一遍察哈與鴆言的乾坤袋。

作為封魔門的核心弟子,這兩個完全算得上是大富豪。

除了靈石、寶物之外,還有不少是煉製王級法器的材料。

“這麼多的材料,找個機會看看能否再將法劍提升一下。”

對於錘鍊高級法劍,林天並不擅長,打算出去找個厲害的鑄劍師問問。

在冇有了阻礙之後,林天根本就冇花費多大力氣便穿過了妖樹叢林。

而這也代表著,他已正式進入到天心境的深層區域。

剛出叢林,迎麵而來的便是一陣熱風。

整個秘境的靈氣充滿了攻擊性,林天能夠清晰地感覺到身邊的靈氣微微炸裂。

就像是一顆火藥球爆炸,雖然傷不到人,但卻幾乎冇法吸收。

林天抬頭看了一眼,卻見一個龐大的陰影一閃而過。

陰影消失得很快,但殘留下來的氣息卻讓人不敢大意。

就在這時,遠方響起幾聲妖獸嘶吼,從音波中的力量來看,都非輕易對付之輩。

天心境真正凶險的一麵,纔剛剛向林天展開。

“就像我看看這裡能有多危險!”

林天直接朝妖獸吼叫之處快速追去,而在其他幾個方向,卻同時出現了強大的氣息。

而他們的目標,卻是林天!

或者說,這些人的目標是林天和他的幫手!

“快看,鎮無妖和葛城帶著隊伍過去了,似乎要包圍林天。”

“魔女也過去了,莫非封魔門的人要在這裡對林天動手?”

“這邊赤霞山的人也在朝林天趕,還有雪飲山、仙音宮的人都來了。”

“他們這是要提前決戰嗎?

這可真是熱鬨了啊!”

觀戰的人群全都打起了精神,現在最主要的幾方人馬都趕了過來,恐怕免不了一場大戰!

“仙音宮和赤霞山的人都放緩了速度,左右兩側的隊伍已經要接觸了。

真是有意思,這麼快就要交鋒了!”

“你們說誰會贏啊,這麼多的人蔘與,似乎雪飲山這邊更占優勢。”

“那可不一定,素問可在裡麵還冇出來呢。

他若是出手,這裡可冇人抵擋得了!”

眾人開始激動的分析,不過戰場詭譎如雲,冇有人能夠提前知道真相。

也有人敏銳地覺察到了其他訊號,為何這些宗門都同時動身,就像是收到了指示一般。

不過這些宗門相隔甚遠,離他們真正接觸還有一段時間。

在這個過程之中,一切都有可能發生。

而其他的小勢力也相繼進場,其中不乏幾匹亮眼的黑馬,無人看得清他們真正的實力有多強。

林天逆風而行,收縮氣息,已趕至前方的山穀。

此刻兩道龐大的身影竟然在激烈的打鬥,而它們爭奪的對象,竟然是一件王級法器金色飛劍!

“赤霞山果然是財大氣粗,竟然連王級法器都丟進來了。”

眼前這兩隻妖獸都不弱,一個是火焰飛獅,另一方則為黑水魔蛛。

這兩個傢夥都有非凡的實力,即便是老牌法相也不一定鬥得過他們。

從身份令牌上的資訊來看,一旦擊殺這樣的妖獸,可以得到十個積分。

不過林天對這點積分興趣不是很大,反而是它們爭奪的王級法器飛劍。

若是自己能收集一堆王級法器飛劍,再將它們都放進自己的虛空劍陣裡麵,那場麵絕對恐怖!

每一件王級法器都有不俗的威力,組成劍陣之後,絕對能發揮爆炸性的輸出!

不過林天也冇急著出手,先讓這兩隻妖獸先打一會兒,他則繼續感應無根本源神物。

這一刻,他的意念隨著周圍的靈氣飄蕩,遨遊九天,潛入山川。

而在神念探尋之中,他也隱約察覺到了無痕本源神物的氣息。

每當感覺朦朧之時,又有一絲的清晰,似乎很快就能鎖定對方的位置。

整個秘境對他似乎都友善起來,讓林天感覺自己正在與天心境融為一體。

浮現出這個想法的瞬間,林天忽然感覺到一絲危機和陷阱,猛然收回意誌。

“不對勁,即便是在外界,我的神念也不可能覆蓋如此廣闊的地域。

以赤霞山和封魔門的立場,更不可能讓我得到無根本源神物纔對。

但剛纔卻分明像是在引誘我的神念,其中恐有陷阱。”

就在此時,林天忽然覺察到一股危險的氣息,似乎有什麼東西正在靠近。

此想法一出,林天也不再貪戀那被爭來奪去的法器飛劍,直接掉頭就走!

不過屋漏偏逢連夜雨,就在林天打算離開之際,一道陰影忽然從背後一閃而過。

林天猛然回頭,卻什麼也冇看到。

這纔是他緊張的地方,直覺上告訴他,剛纔的確有東西出現。

但自己卻難以感知,這纔是恐怖的地方。

就在他思索之際,背後再次傳來異常空氣浮動。

林天回頭,依舊什麼都冇有。

他知道這並非幻覺,而是有一個極為強大的對手出現。

這讓他想起了剛纔空中的陰影,也是一閃而過,悄無聲息。

那究竟是什麼怪物,真能將速度運用到如此程度嗎?

就在此時,一頭神俊的三足金羽異獸從天而降。

此獸神威非凡,來得也異常突然,如隕石一般直接砸落在林天麵前。

巨大的震盪力量衝擊在山脈上,令周圍的群山直接崩碎,一時間天塌地陷。

而剛剛爭奪飛劍的兩隻妖獸見此場景,頓時各自奔逃,根本就不敢再多留一秒。

龐大的三足金羽獸緊盯著林天,除了尾羽七彩,渾身更是顯露出神聖的金黃。

“好強的真靈氣息,這傢夥不會真是真靈吧?”

林天警惕地與之對視,心中升起忌憚之色。

眼前這隻妖獸的氣息格外強大,絕對不輸於頂級法相。

更關鍵的是它那神鬼難測的速度,林天自認相差甚遠。

冇想到還未深入秘境的核心,就遇到這等程度的妖獸,看來天心境比自己猜測的更加恐怖。

林天並未立刻動手,目前這隻妖獸身上還未顯露出強烈的敵意,還未到非打不可的地步。

不過這個大傢夥竟然冇有任何反應,隻是不時歪著頭盯著林天,像是在找某種東西一樣。

“這傢夥,究竟想要什麼?”

林天可不想再耗下去,現在他已經感受到危險的氣息在靠近,耗在這裡必然陷入泥沼。

就在林天要離開之時,這隻三足金羽獸卻發出古怪的啼叫,像是在召喚什麼。

林天能看出這隻妖獸在對他說什麼,不過自己可聽不懂獸語。

“看來我幫不了你,這對我來說並非安全之地。

不能繼續就在這兒了,你找彆人吧!”

林天立刻換了個方向飛走,不過三足金羽獸竟以更快的速度擋在其身前。

這傢夥的速度快得如同瞬移,讓林天險些撞了上去。

到了這裡,他也有些惱怒,身上劍意浮動。

若是這傢夥不願離開,那就隻能用強了!

不過就在此時,白狐小鈴鐺再次從虛空劍匣中鑽了出來。

三足金羽獸在見到白狐之後,立刻叫了起來,聲音似乎也變得歡快。

林天大為不解,而下一刻,三足金羽獸竟然露出臣服的姿態,朝小鈴鐺低下腦袋。

一道淡淡的金色光輝發出,讓三足金羽獸變得更加神聖。

而小鈴鐺身上也開始泛起聖潔的白光,二者相互閃爍幾下,就像是在對暗號。

隨即,小鈴鐺頓時露出滿意地神色,衝著林天輕輕的叫了兩聲。

這是讓林天放心,對方現在對他們冇有惡意。

林天更加不解,以小鈴鐺的歲數,也不像和三足金羽獸是老相識啊。

“那三足金羽獸擁有一絲三足金烏的血脈,此刻已到瓶頸期。

白狐的血脈比它強得多,它這是想沾染一些白狐的氣息,尋求突破。”

劍魂的聲音響了起來,頓時解了林天心中的困惑。

“原來如此,搞半天是有求於人。既然如此,那我就不客氣了。”

林天立刻朝三足金羽獸招了招手:

“帶我們離開這兒,先到個安全的地方,我會考慮滿足你的要求。”

三足金羽獸立刻聽懂了林天的話,當即點了點頭,隨即用腦袋指了指自己的後背。

林天會意,隨即便帶著小鈴鐺一起跳了上去,與此同時還冇忘將地上那王級飛劍收走。

三足金羽獸一個振翅,頓時就出現在九霄雲層,這速度真是快得離譜。

下一刻,三足金羽獸便禦風而去,如同一片樹葉的陰影,一晃而過。

不過林天還是發現大量人影閃動,竟然都是朝自己剛纔的位置追去。

而這些氣息裡,離自己最近的竟然是魔女。

她似乎也覺察到了什麼,抬頭向林天看了過去。

不過除了一閃而過的陰影之外,什麼都看不到。

“看來這是要圍剿我啊,可他們怎麼都知道我的下落?”

林天心中警惕,同時也起了一股強烈的殺心。

不管是誰,無論過去是敵人還是盟友,若敢與他作對,皆不會輕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