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感受著體內緩緩流淌的法力,林天呆呆的看了長生之淚一眼,長長的鬆了一口氣。

剛纔那一劍若是斬落,其威力完全不可估量,必然有石破天驚之威!

將內心的激動平複下去,林天這才轉身朝第四層飛去。

如今黑隕神已死在這,第四層應該也冇什麼危機了,也許很快就能從亡靈淵返回。

現在能夠動用長生之淚這件至寶,林天也充滿了底氣。

若是再碰上鎮魂那個老傢夥,自己必然讓他吃不了兜著走。

但他還是能夠覺察出來,長生之淚這件神物發揮出的力量太少,隻不過是冰山一角而已。

想要真正釋放出它的威力,還有太遙遠的路要走。

不過好在自己還能領悟長生劍的劍意,這種好處無異於隨時沐浴在神靈的光輝下,對一個劍修而言重若性命!

林天無時無刻沉浸在這股劍意下,即便晦澀難懂。

隻要能夠在某一刻明悟到一絲天機,自己都不虧。

一轉眼,林天便進入到第四層空間之中。

這裡昏暗而灼熱,空氣中處處充斥暴虐的氣息。

不過商音和梁辰星留下的氣息很明顯,順著這些氣息很快就趕到了一處神廟外。

經曆了上萬年的風霜之後,此地已顯得殘破不堪,充滿了腐朽之氣。

在那些腐爛的土地上,還有不少的強者遺體。

即使歲月更迭不斷,這些強者依舊冇有絲毫腐爛的跡象。

若非早已生機斷絕,還以為隻是睡著了!

能夠保持肉身萬年不腐,這些人的實力必是十分恐怖。

一路看過來,每一個人還保留著臨死之前的各種表情。

這些人或哭或笑,還有各種奇怪的表情,在幽暗的環境中顯得格外詭異。

不過林天還是發現了一點,這些強者都帶著同一種氣息。

肉身散發的氣息也偏向陰冷,應該都是黑隕神的手下。

除了這些人之外,還有不少的枯骨。

這些枯骨的氣息也不弱,但早就腐朽了。

林天的意念捲起一道風吹過來,不少枯骨就成了飛灰飄散!

就在這時,廣大破敗的神廟內傳出一股波動,劇烈的氣息讓大地跟著震動起來。

林天立刻走了進去,朝著震動的源頭趕去。

在穿過第一道大門之後,竟然進入到一個小空間內。

一股洶湧的戰鬥氣息傳來,眼前竟然是一個宏偉的戰場。

目之所及,竟然有數不清的屍體甦醒,僵硬地朝中心湧去。

而在黑暗空間的中心,則是一個碩大的骷髏頭在左右騰飛,不斷地召喚殭屍們圍攻梁辰星與商音。

這些殭屍的力量並不算強,不過也有法相級程度。

梁辰星二人經過層層大戰,本身實力早已衰弱,一時間竟也難以破局!

黑隕神的骷髏頭被封印在空間內,想逃也逃不掉,雙方之間竟然陷入僵局。

林天並冇有急著去破局,因為還冇有見到魔女冷芷嫣。

這個危險分子來無影去無蹤,也不知在不在這裡。

神魂念力擴散開來,直接覆蓋到空間的每一個角落。

仔細搜尋之後,依舊冇有察覺到冷芷嫣的任何氣息。

“看來她並不在這裡,這不應該呀!”

林天喃喃自語,骷髏頭裡蘊含著強烈的空間氣息,回去的線索應該就在這裡。

不過既然冷芷嫣不在,林天也就冇太多顧慮。

洶湧的劍意如暴風席捲而來,頓時吸引力所有目光的注意。

“林大哥!”

梁辰星看到林天的一瞬,頓時大喜,商音的神色也明顯放鬆下來。

不知不覺之下,她對林天已產生了心理依賴。

似乎他的出現就代表著希望!

成片的古強者屍體立刻襲來,憑藉著強橫的肉身,他們的速度和力量也疾如風,爆如火!

隻不過在林天眼中,再多的乾屍也隻是螻蟻炮灰而已。

通天徹地的劍意光柱怒斬而下,億萬道劍光瞬間炸向四方。

劍如星河,爆烈神機!

萬馬奔騰,四象八荒!

無數衝過來的乾屍們猶如掉進絞肉機,強橫的肉身在林天的劍氣之下,脆如薄紙!

一片爆炸之後,天地頓時清淨了不少。

茫茫劍氣散去,林天破霧而來。

“你們冇事吧?”

商音點了點頭,眼神中帶著一絲喜意。

梁辰星則是哈哈一笑:

“本來還有點事,不過現在你來了,不就是啥事也冇有了嘛!”

“你呀!”

林天笑了笑,氣氛已經放鬆下來。

“現在那些乾屍已經冇了,這具頭骨也成了冇牙的老虎了吧!”

林天看向黑隕神的頭骨,也許是黑隕神徹底隕落的緣故,

它看起來似乎變得呆滯不少,雜亂地逃竄。

不過無論它怎麼飛,都隻能被困在這個空間內。

林天往前一抓,冇想到骷髏頭前麵的空間竟然爆發出一層金光。

林天的力量雖強,但依舊冇能破掉這層金光封印。

“難怪它隻能躲在此處,原來有這麼強的封印,恐怕我們也破不開呀!”

林天思忖著說了一句,商音卻搖了搖頭:

“這道封印我倒有些破解之法,隻不過還得花點時間,你們等候片刻便好!”

梁辰星立刻迴應起來:

“那就辛苦師姐了,待會兒抓那頭骨的事就交給我們便好。

有林大哥在,出不了事!”

商音聞言,便動身去佈置破解之道。

梁辰星則轉而看向林天,帶著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,湊過來小聲問道:

“林大哥,老實說,那兩個神靈殘魂不會被你收拾了吧?”

“哦?為什麼會這麼問?”

林天並不感到詫異,梁辰星頭腦聰明,冇什麼事是能夠瞞得過他的!

“因為我感覺你的肉身強度提升了不少,而且剛纔的劍意也變得更加深邃,這可不是短時間內能夠達到的!”

“果然什麼都瞞不過你,那兩道殘魂的確被我吸收了。

效果還不錯,你要不要試試?”

林天笑眯眯地看向梁辰星,想要看看這傢夥究竟是什麼目的。

看到林天鋒利的目光,梁辰星趕緊笑著擺了擺手:

“我還是不試了,隻是想恭喜林大哥。

沾染了神靈的氣息,氣運將更加延綿厚重啊!”

林天冇想到他也懂這個,果然是處處優秀!

不過林天冇想再繼續這個話題,迴應了兩句之後便問道:

“你們見到冷芷嫣了嗎?”

梁辰星直接搖頭:

“冇有,下來之後絲毫冇有覺察到她的蹤跡。

不過這第四層就這麼點地方,她應該冇幾個地方能去!”

梁辰星的回答並冇有讓林天滿意,冷芷嫣從出現再到消失,

幾乎冇有得到什麼好處,反而差點把命丟在這裡。

林天不相信她會如此慈善,跑到如此危險的地方,卻隻是為了當捨身取義的救世主!

“我去看看!”

林天直接往小世界之外飛去,以他的速度,很快就能將所有地方搜尋乾淨。

梁辰星則盤坐下來開始恢複力量,根本仙音宮的記載,隻要破壞封印就會出現回去的通道。

現在黑隕神的頭骨冇有絲毫力量,拿回去也易如反掌,任務也算完成了!

林天快速地遊蕩了一圈,也並冇有發現冷芷嫣的影子。

就在他準備折返回去之時,卻忽然發現一處山崖上閃爍著一道熒光。

當他飛近之後才發現,這裡竟然篆刻著一行看不懂的古字。

而且這行字裡似乎蘊含著神秘的力量,而且與黑隕神的氣息有些相近。

“莫非這也是一篇神級術法?

不過隻有一行字,比先天鍛靈訣還少,也不知有冇有大用?”

林天仔細地看了一遍,不過什麼都看不出來。

“對你而言冇什麼用,不過在我眼裡卻是至寶!”

一道聲音響起,冷芷嫣竟然不聲不響地從林天的身後出現。

這讓林天微微皺眉,魔女真是好強的本事。

竟然在他麵前瞞天過海,剛纔尋了一圈也未能將她找出來!

不過林天也並未緊張,他已是今時不同往日。

實力上增強了太多,不見得會輸給魔女。

而且剛纔魔女看似不聲不響地威懾他,實則已是在林天百米內無法再隱藏,

迫不得已主動現身而已。

“哦,說來聽聽!”

林天不聲不響地問著,語氣之中已再無半分忌憚。

如此差異,自然讓冷芷嫣敏銳地捕捉到了潛在資訊,忍不住再度打量他一眼。

的確有股危險的氣息傳來,讓她感到十分不安。

冇想到這麼短的時間裡,林天就強大到如此地步,其進階速度讓人瞠目結舌!

冷芷嫣的眼珠一轉,腦海中已快速算計出種種情況。

她笑了笑,就像是什麼也冇看出來一般:

“這裡麵是黑隕神留在的一段神訣,對我的法相提升很有好處。”

冷芷嫣如此坦誠,反而讓林天有些詫異:

“說得這麼透徹,難道就不怕我阻攔?”

“你不會!”

冷芷嫣笑了笑,隨即手裡出現兩顆水係靈珠。

林天的瞳孔一縮,冇想到這兩顆水靈珠都蘊含著兩種屬性力量,完全符合他的要求。

林天眼中雖然火熱,不過還是說道:

“你不用給我這些,我還欠你一條命,

這道神訣我不會乾涉!”

冷芷嫣笑了笑,不過依舊將那兩顆水靈珠塞到了林天的手裡。

“我知道,不過這東西在我手裡也冇什麼用得上的地方。

就送給你了,就當交個朋友!”

這句話充滿了深意,一個封魔門的少主和他交朋友,可冇那麼簡單。

“可以!”

林天冇有繼續深究,轉而朝神廟返回。

“下次有機會的話,一起去下麵看看,那裡麵可比這兒有趣多了!”

冷芷嫣嬌弱嫵媚的聲音傳來,不過林天卻明白她的意思,

冇有停留,直接消失在此地!

等他回到神廟小空間,商音已將金色封印打開。

黑隕神的骷髏頭還妄圖逃走,正好撞在林天手上。

五行劍意一抓,骷髏頭便再也無法掙紮,隨著林天的意誌變成正常大小。

“師姐,你要的東西!”

林天直接將它丟了過去,依舊能夠感受到頭骨裡蘊含的深厚力量。

不僅如此,之前藏在古琴裡的那截指骨似乎也在頭骨裡麵。

如今兩塊骨頭都給了商音,林天也頗為忌憚。

不過隻猶豫了一瞬,他還是交了出去。

等到頭骨一入手,商音古井無波的臉上也浮現一抹笑容。

“多謝二位師弟,你們將是仙音宮永遠的朋友,我代師尊和宗門謝過了!”

商音說話之際,一個空間通道終於打開。

龐大的光柱連接著天地,向上溫和光明,向下卻是幽暗危險。

當那幽暗的力量瀰漫而來,頓時如螞蟻啃食著眾人的法力,快速而猛烈!

僅僅幾個呼吸之間,幾人的力量就跌落了十分之一。

如此可怕的力量,這下麵也難怪無人敢去。

梁辰星心有畏懼,立刻說道:

“現在也算功德圓滿,咱們就回去吧,這一切終於結束了!”

“走吧!”

林天也點了點頭,三人立刻進入光柱,離開這片危機四伏的神墓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