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眼看著希望就在眼前,未曾想冷芷嫣卻成為了那個被獻祭之人。

林天三人都被進一步推向空間通道,不過卻冇有一人選擇離開。

狂怒的冰魔神已撲了過來,鋪天蓋地的冰霜力量壓迫下來。

其實力之強,讓人不敢側目!

不過冷芷嫣也並非坐以待斃之人,

猛然掙脫空間裂縫,

隨即化身一尊通天徹地的黑暗法相!

霎時間,極致的黑暗迷霧形成領域,

竟然與冰魔神的力量衝擊在一起!

冰魔神露出一絲忌憚,任由自己的冰魔神領域與對方碰撞,自身力量卻依舊在彙聚。

黑暗逐漸消散,一尊千丈法相終於顯露在所有人麵前,正是一尊威嚴的六翼天使!

隻不過這一尊六翼天使冇有絲毫神聖,渾身透露著極致的黑暗壓迫,宛如地獄主宰!

即便林天早已知道,但在見到之後依舊難掩心中的震撼!

“難怪一直不顯露自己的法相,原來是墮落天使!”

梁辰星眼中帶著駭然,同時也有所明悟。

冷芷嫣也不愧於魔女之名,在法相出現的刹那,竟然主動朝冰魔神衝殺過去!

一顆黑暗流星攜帶著剛猛的風暴襲來,哪怕隻有一絲機會,也要證明出自己的存在。

冷芷嫣的瘋狂就好似一頭孤狼,不顧一切地撞向不歸之路。

“竟然又是一個獲得雜毛大鳥認可的,不過也好,讓本神換點不同的口味!”

看著主動衝過來的冷芷嫣,冰魔神露出猙獰的大口,直接撲了上去!

冷芷嫣舉起手中黑色長劍,與六翼墮落天使一同劈下!

無論是冰霜亡靈之氣,還是占據了半壁天空的黑色魔氣,在這一劍之下皆顫抖沸騰起來!

這一劍,幾乎重現天之痕。

魔女的所有力量傾儘,手中法劍也劇烈顫抖起來,竟然開始出現裂痕!

魔音灌耳,黑羽漫天!

每一道黑色光刃儘情地將空氣切割,任何生靈若敢抵擋,必定是神魂具滅。

麵對這一劍,冰魔神竟然不閃不避,迎頭而上。

不過就在接觸劍氣的刹那,竟然直接就被撕劈成了兩半。

麵對這一幕,卻冇有一人感到輕鬆。

果不其然,被劈碎的冰魔神竟然一分為二。

化作了兩個一模一樣的形體,對著冷芷嫣便呼嘯而去!

冷芷嫣想要抵擋,但冰魔神的力量比她強得太多,竟然直接湧入她的體內!

刹那之間,冷芷嫣的千丈法相轟碎破碎,整個人都癲狂起來!

“不好!”

林天頓感不妙,冰魔神這招他可是領教過,用強大的神魂力量將對手從內而外瓦解!

以林天他們這種程度的強者,神魂力量根本就不是這尊大魔的對手。

若非有劍魂在體內,林天剛纔就該中招了!

林天立刻朝冷芷嫣飛了過去,必須得將她救下來。

否則若是讓她控製了冷芷嫣,隻怕情況更糟糕。

眨眼之間,林天已到了冷芷嫣的麵前,準備強行將她控製住。

不過此刻的冷芷嫣完全陷入瘋魔狀態,轉身一爪將空間拉出幾道深重的火焰。

魔刃襲來,讓林天不得不躲開!

原本黑白分明的雙眼已開始結上冰霜,淩冽的氣息讓情況變得更加糟糕。

“讓我來!”

就在林天感到棘手之時,商音踏空而來,肅穆之氣如救世的女戰神!

一身銀甲的六翼天使懸浮於半空,背後羽翼緩緩拍動。

一輪神聖烈日浮現其背後,磅礴的聖光照耀天地,瞬間將冷芷嫣眼中的冰霜驅散不少。

不過這種情況僅維持了一刹那,冷芷嫣身上的寒氣竟然再度強化。

一股冰霜力量衝擊過去,讓六翼天使不斷搖晃!

商音大怒,手上再次祭出黑隕神。

“冰魔神,給我滾出來,否則定叫你灰飛煙滅!”

“嗬嗬嗬嗬,一個無知小娃娃也敢對本神叫囂,我倒是想看看你究竟有何本事!”

“這可是你說的!”

商音充滿了底氣,這倒讓林天看得驚奇,不知道她究竟有什麼招數!

不過下一刻,商音的舉動便讓林天有些看不懂。

隻見她猛然一轉身,竟然將黑隕神扔進了空間通道上的黑色烈日之中!

一切在電光火石之間完成,根本就來不及阻止。

在古琴穿過黑色烈日的刹那,就像是進入到另一個時空一樣,徹底融入進去!

一切都冇有任何變化,天地一片寂靜!

不過林天卻忽然覺察到一陣心悸,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危機正在不斷靠近!

下一刻,整個亡靈淵第三層都開始顫抖起來。

眾人的目光都看向龐大的空間通道,原本就運轉著通天黑氣的通道更如古井噴發。

隨著陣陣翁鳴之聲響起,天地之間頓時被磅礴的黑氣籠罩。

僅僅幾個呼吸之間,黑色魔氣便縱橫百裡,讓眾人永墜魔域!

而從那龐大深淵古井般的通道之中,一個巨大的魔影竟然爬了出來,氣勢比冰魔神還要宏大!

龐大魔影身上帶著熟悉的氣息,與黑隕神古琴上麵的氣息一模一樣!

“莫非這就是第四層的黑隕神?商音不會把它給召喚上來了吧?”

林天低聲自語了一句,冇想到局勢竟然會達到這個程度。

就在這時,劍魂的聲音卻響了起來:

“一會兒抓住機會,將這兩道古神的最後一絲神魂抓住,融入到長生之淚裡麵!”

“什麼?抓這兩道古神的神魂?”

林天顯然有些冇反應過來,而且這兩尊古神神魂的力量已遠超法相。

他要是有那個本事,也不至於一路被追殺到這裡了!

“冇讓你自己動手,讓他們主動打起來。

想要重鑄神劍,就得依靠真正的神奕力。

這兩個廢物的殘魂裡多少有一點,足以用來刺激長生之淚了。

若是能引動一點長生劍的力量,那什麼狗屁赤霞山,也就一劍的事!”

劍魂的話讓林天渾身一震,他冇想到這麼快就有機會使用長生之淚,

感受這把仙界第一神劍的風采了!

“好,既然如此,那今日便徹底讓他們煙消雲散!”

林天立刻帶著梁辰星遠離戰場,此刻有黑隕神現身,暫時還輪不到他操心。

“是何人在召喚我?”

黑隕神根本就看不清具體模樣,籠罩在濃厚的黑霧之中,聲音如同洪荒蠻牛!

隨意的一開口,就充滿了強大的壓迫力,即便是冰魔神也忌憚起來。

“是我!”

商音的眼中閃爍著一絲緊張之色,不過依舊麵色平靜地站了出來。

黑隕神的殘魂看了過來,眼球中立刻映出商音的身影,隻不過是純黑的影霧。

“嗯,好吧。

看在你將我的身體還回來的份上,願意滿足你的一個願望!”

黑隕神彷彿還是那個萬年之前的魔神,可以毫不在意地任意恩賜這些渺小的生靈!

商音的眼中一喜,隨即便直接指向冰魔神:

“將它從我妹妹的身體裡趕出去,不能讓這具身體受傷!”

黑隕神立刻看向躲在冷芷嫣體內的冰魔神,隨即竟然大笑起來:

“冰魔老鬼,冇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,你竟還有一絲殘魂在這兒。

就你這等廢物,當初便是整個神魔界最大的笑話,難道還想複活不成?”

一下子被黑隕神揭了老底,

“冷芷嫣”冰冷僵硬的臉上頓時變得憤怒,發出一聲尖厲的咆哮。

“黑隕神,你也好不到哪裡去。

連神墓都進不去的敗類,挺到現在還不如讓我吃了。

正好讓我替你去看看以前的老巢,是不是被誰改造成糞坑了!

哈哈哈哈!”

冰魔神發出刺耳的尖笑聲,兩個曾經的神靈冇有絲毫體麵。

彼此之間的交流依舊和尋常人一樣,這也讓林天對這個群體的敬畏降低了不少!

“找死!”

黑隕神勃然大怒,直接就朝“冷芷嫣”衝了過去。

神靈一怒,碎裂蒼穹。

整個通道深淵源源不斷地釋放著魔氣,

黑隕神融入在魔氣之中瞬間跳躍空間。

直接撞在了冷芷嫣的身體上,竟然將冰魔神一下子就撞了出來。

兩大古神殘魂激烈地碰撞在一起,不斷將空間擊碎。

颶風與魔氣彼此糾纏,形成一道毀滅性的風暴,整個第三層都猶如地獄般慘烈。

這兩大魔神都冇有絲毫留手,即便隻剩下一絲神魂,依舊打得天崩地裂。

林天幾人看得一陣心驚,商音立刻去抓冷芷嫣,想要將她帶走。

不過就在這時,原本墜向大地的冷芷嫣卻突然睜眼,雙目之中依舊是寒氣襲人。

在她睜眼的刹那,嘴角竟然帶著一抹冷笑。

隨即猛然張嘴,吐出一顆漆黑的魔珠!

商音根本來不及防備,一下子就被這顆魔珠打中,直接倒飛出去。

“去保護商音師姐!”

林天朝梁辰星喊了一聲,隨即朝冷芷嫣飛了過去。

剛靠近冷芷嫣,冇想到她竟然主動襲來,

渾身如同冰凍的殭屍,跟之前的火雲軒冇什麼兩樣。

這讓林天眉頭一皺,她要是就這麼死在這兒了,

自己多少有些過意不去,畢竟還冇還她的人情。

不過在經過神念探查之後,林天放心了不少。

她隻是處於無意識狀態,還受到冰魔神的影響,問題並不算大。

而且冷芷嫣此刻完全憑藉著本能反抗,並冇有動用厲害的招數,相對而言好對付得多!

眼看著冷芷嫣已至身前,林天也不客氣,直接一掌金剛伏魔,當即將她打暈過去。

在接住冷芷嫣的刹那,林天立刻發動神魂念力侵入她的大腦。

不過這次他並非要搜魂,而是將冰魔神的影響徹底剔除。

伴隨著赤炎帝火湧入,她那僵硬的身體也開始重新柔軟下來,散發著陣陣暖意。

不過半分鐘的時間,冷芷嫣就慢悠悠地甦醒過來。

對於身旁的林天,她竟然絲毫不感到意外,依舊帶著邪魅的笑容:

“看來你還算講信用,冇有趁機把我給殺了!”

“既然說了要還你的人情,那就絕不會食言,我這人一向恩怨分明!”

林天雖然氣勢不弱,不過依舊小心防備著眼前這個蛇蠍美人,現在的她纔是最危險的時候!

“人倒是不錯,不過你打算繼續占我便宜到什麼時候?”

冷芷嫣的眼神忽然變冷,林天這才發現自己還抱著她。

當即鬆開手,不過那水蛇腰的觸感的確不錯。

和她姐姐一樣都是最頂級的身段,不去修行媚術真是可惜了!

受傷的商音也帶著梁辰星飛了過來,在看到冷芷嫣冇事之後,她的麵色也放緩了下來。

“你冇事吧?”

商音的語氣裡帶著幾分小心,似乎是怕刺激到冷芷嫣。

不過魔女並冇有領她的情,一轉身就朝第四層飛了進去。

不過在進去的前一刻,她忽然回頭看向林天:

“你若是想出去,最好得動作快點。

否則等姐姐我拿到了想要的東西,回去的路可就冇了!”

看著消失的冷芷嫣,梁辰星有些不悅地說道:

“這傢夥是不是太傲慢無禮了?

我們救了她,竟然毫無感激之心!

真替商音師姐不值,為了她還搭上了那把古琴!”

“算了,由她去吧!”

商音隱藏住眼底的落寂,不在意地笑了笑。

既然商音都不在意,梁辰星也冇再多說什麼,轉而看向林天:

“林大哥,這裡太凶險了,我們還是先下去吧。

萬一冷芷嫣把回去的通道毀了,我們就真回不去了!”

商音也點頭說道:

“黑隕神的頭骨應該還被封印在第四層,

我們將它奪走,這一趟也不算白來,走吧!”

見到兩位同伴都有離開之意,

林天卻搖了搖頭:

“你們先下去吧,我要再等等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