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在林天即將被烈焰魔掌擊殺的刹那,通天黑氣湧入到商音的體內,瞬間將她的力量提升數倍!

商音雙手按住琴絃,隨即用力一撥,琴音之下,幾道黑氣瞬間切開空間。

恐怖的氣息遠超龐大的炎魔,甚至達到了將它秒殺的程度!

這一刻火雲軒驚恐地看了過來,來不及任何的阻擋,黑色便冇入到他的體內!

整個炎魔平靜了一刹,但下一刻,它那龐大的身軀卻直接爆炸。

那碩大的惡魔頭顱直接從脖子上掉了下來,如此厲害的法相瞬間飛灰湮滅!

周圍無儘的火海響起巨大的爆炸,隨即如潮水般消退!

整個第三層空間都被炸得天翻地覆,而那些冰霜魔氣則迅速消散,遠遠的退走了!

纏著爆炸衝擊未臨近,梁辰星迅速將林天脫離了戰場!

那滾滾的衝擊波將大地直接炸出千米深坑,以極快的速度朝眾人追了過來。

商音不急不緩地站了起來,此刻她的手指上已滿是鮮血,緩緩細流似乎不會停止!

不過這每一滴鮮血都被黑隕神吸收,讓這架古琴散發著奇異的微光。

就在爆炸衝擊到達麵前之時,商音再次劃動琴絃!

一道清麗的聲音響起,所有毀滅性的力量如煙塵般消散!

“停下來吧,冇事了!”

林天拍了拍還在奔跑的梁辰星,這個小兄弟已經有些不適應這樣的場麵了,尋常法相在這裡也脆弱如螻蟻!

聽到林天的話,梁辰星這才停了下來。

而身後的一切都已煙消雲散,如同冇有發生過一樣。

不過激戰之後的爆烈氣息依舊還在,整個空氣中都帶著一股燒焦味。

而大地卻已漆黑破碎,完全看不出之前的冰雪世界。

“不會是商音師姐擋下來的吧?”

二人看著屹立在遠方的商音,那道絕美的背影此刻竟顯得偉岸!

不過林天還是看出了她體內氣息的紊亂,那纖細白皙的手指上不斷滴落著鮮血。

林天立刻飛了回去,毫不猶豫地抓起商音的手,將一道青木之氣渡進她的體內。

不過到這時他才發現,商音體內的氣息竟然已經徹底紊亂。

“師姐撐住,我為你化解這股力量!”

林天立刻將體內的五行力量調動起來,絕不能讓商音死在這裡,畢竟她可是救了自己的命!

商音吐出一口鮮血,卻強做鎮定地說道:

“不用管我,我並無大恙。”

林天卻看得出她的故作堅強,動用如此強大的力量,

冇直接死在這就算萬幸了,怎麼可能冇事!

“辰星,你去宰了那小子,我先為師姐療傷!”

林天將梁辰星打發走,隨即全力為商音療傷。

本來商音都已準備放棄了,這種程度的反噬混亂,她知道自己的結果。

以她此刻的力量,根本就不適合動用黑隕神這樣的寶物。

即便動用,也隻能彈個一兩下就差不多了。

但這次她幾乎是傾儘了自己的力量,傷勢已經讓她無法癒合自己的傷口!

“冇用的,今日註定是我的劫難,

你還是彆費這個心思了,替我把黑隕神送回去便足夠了!”

商音的語氣裡帶著幾分淒然,若非困在這裡,火雲軒又怎麼會是她的對手。

不過林天卻冇聽她的話,不斷將五行力量湧入到她的體內。

原本商音並未放在心上,但很快她就發現自己的傷口竟然癒合了!

不僅如此,她體內紊亂的力量也絲毫不見威風,在林天的奇特劍意之下溫順得如同綿羊。

而她也覺察到一絲異常波動,那是林天這股力量蘊含的偉岸氣息。

“你這是什麼力量,為何會如此厲害?”

商音滿眼的駭然,眼神裡帶著激動。

就在她以為自己要死在這裡之時,林天卻給了她一條活下去的道路。

“五行劍意,一點小手段而已!”

林天謙虛了一句,一心一意地為商音穩定體內紊亂的力量。

剛剛她那超然的力量已經超越法相層次,恐怕也隻有半步天人級強者才能施展吧!

林天心中依舊帶著震撼,那種差點毀掉第三層的力量,的確是讓人歎服不已。

不過他卻冇注意到,商音卻對他的力量感到驚豔。

這五行劍意裡蘊含的力量層次之高級,完全超越了她的理解。

感受著體內力量開始趨於穩定,她卻已不再激動。

因為她已看到了林天的未來,這必將是一位真正能踏上天途的天才!

不過就在林天進行到一半之時,意外再度發生。

已經倒在地上“死”掉的火雲軒突然甦醒,對著梁辰星發動劇烈的攻擊。

即便梁辰星早有準備,但他的力量已衰弱太多,在這股衝擊之下,直接被打飛了回來!

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林天一驚,但他此刻正在救治商音,已行至關鍵階段!

一旦收手,那麼商音體內的傷勢將迅速惡化!

林天的神魂在梁辰星身上掃了一瞬,還好他隻是昏死過去,並不會致命!

不過眾人的處境瞬間回到起點,冇人能想到火雲軒的命竟如此頑強。

而火雲軒似乎也看穿了這一點,臉上帶著張狂的笑容,大搖大擺地走了過來。

“嗬嗬嗬嗬,看來天意還是站到了我這邊啊!”

火雲軒的氣息已衰弱了大半,不過現在依舊成為這裡的最強者!

“你還真是隻王八呀,命這麼硬!”

林天嘲諷了一句,不斷加快力量,不過想要保住商音的命,至少也還需要一炷香的時間。

“過獎了,我也很意外你還能活到現在。

是不是感覺左右為難?

我也想問問商音師妹,你是願意自己死呢,還是讓他逃命?”

火雲軒笑得格外陰險,看著這些天才的垂死掙紮,還真是件有趣的事啊!

“無恥!”

商音大罵了一句,冇想到這傢夥竟然算得如此精準,已快將她的信念徹底擊潰!

“哈哈哈哈!”

火雲軒大笑起來,看到商音越急,他就越是興奮。

不過他還是不敢太大意,手上彙聚出一柄火雲刀,對著林天便一刀斬了過去。

這一刀的威勢並冇有多麼恐怖,甚至隻達到法相級水準。

但隻要林天想要抵擋,就必定得停止對商音的救治,到時候商音必死無疑!

那些被壓製的反噬有多強大,他心中十分清楚!

林天也被這個赤果果的小人激怒,到了這一刻,他根本就冇法再救商音。

但就這麼放棄,連他自己都覺得絕望!

“放棄吧,彆中了他的奸計!”

商音主動開口,與其兩個人都死在這,

不如讓林天保住命去抵抗,也許還有為她報仇的機會!

“該死!”

林天看著越來越近的火焰力量,內心終究是動搖了一瞬!

不過就在他準備抽手之時,天空中竟然傳來另一股波動。

一股冷風忽然襲來,讓林天感到絲絲涼意。

但轉瞬之間,火雲軒的烈焰刀氣竟然凍結起來。

突如其來的變化,讓火雲軒猛然睜大了雙眼,顯然冇有意料到會有如此變化。

林天抬頭感受到那股熟悉的氣息,臉上卻露出了笑容。

“你終於捨得露麵了,我還以為你要躲到一切結束。為我收屍呢!”

“你的屍體我可冇興趣收,剛纔有點小事耽誤了,險些錯過了這麼一場精彩的大戲!”

冷芷嫣忽然從空間中走了出來,臉上帶著掌控一切地輕傲,宛如高高在上的女王。

隻不過林天看到她之後卻忍不住想笑,

這傢夥竟然穿著一身熊皮大衣,看起來呆萌呆萌的,和她此刻的氣質完全相反!

冷芷嫣和商音的目光接觸了瞬間,不過彼此都冇有說話。

遠處的火雲軒卻是皺起眉頭,目光冷冽地看著冷芷嫣:

“魔女,你為何要壞我的事?

莫非是想要搶我的功勞?”

聽到魔女二字,冷芷嫣的臉色立刻陰沉不下,一股磅礴的氣勢朝火雲軒鎮壓下來:

“邀功請賞這種事,隻有你這樣的狗腿子纔會做。

還有,若是再喊叫我魔女,我就讓你骨頭都不剩!”

冷芷嫣的聲音裡充滿了寒意,濃重的壓迫感也讓火雲軒忌憚不已。

此刻他已是重傷之身,又被黑隕神阻斷了與冰魔神性的聯絡,

完全冇有和冷芷嫣叫板的資格。

“好,既然你不想搶我的功勞,那就彆再阻攔!”

火雲軒再度出手,對著林天又是一刀斬了過來。

隻不過這一刀他卻冇有絲毫留手,刀光浮影,力動星辰!

厚重的刀氣一出,整個大地都開始撕裂,瞬間到了林天的頭頂。

不過林天卻冇有絲毫慌亂,他知道魔女既然現身了,就不會不管!

果不其然,一道無形的光幕浮現在他麵前,瞬間就將這股刀氣彈了回去。

火雲軒毫無防備,直接就被這股刀光斬飛出去。

隨著一聲慘叫傳來,這傢夥身上濺起大團血水!

不過這種程度的力量還不會要了他的命,火雲軒掙紮著站了起來,怒視著冷芷嫣:

“冷芷嫣,你竟然敢對我出手!

難道就不怕素問怪罪於你?

他的怒火,你還承受不起!”

被人威脅,冷芷嫣卻看不出絲毫怒意,反而一步步朝火雲軒走了過去。

她每走一步,強大的氣息就增強一分,像走在眾人的心上。

如此強大的力量不可想象!

“你那隻眼睛看到是我出手了?

既然眼睛不想要,那就不用要了!”

冷芷嫣悍然出手,魔環瞬間脫手。

這道法器穿過空間,黑光一閃,直接在火雲軒麵前一晃。

一道血光飛濺,下一刻,火雲軒發出尖厲而痛苦的哀嚎!

而林天也是倒吸一口涼氣,冷芷嫣真的將她的雙眼打瞎了!

一股冰涼的寒意讓他渾身一顫,冇見過如此無常的瘋子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