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劍魂一聲喝退天劫,霸道無畏的氣息顯露開來,看得林天熱血沸騰!

這纔是真正的劍者,這纔是強者該有的力量!

當那劫雲徹底消散之時,仙音宮宮主風依大為疑惑,為何天劫會如此快速地散去?

不過隨著天劫消散的瞬間,一股劍意擴散過來,頓時讓她神魂一震。

雖然那股劍意已十分淡漠,但她的感知是不會錯的,這是一位境界遠超她的強者發出的!

“難道那位渡劫的人成功了,已經是天人境了嗎?”

風依被自己的答案嚇了一跳,但那股劍意的確讓她感到惶恐。

如此陌生的劍意,讓她甚至分辨不出究竟是誰!

隨著劫雲散去,劍魂俯身和林天對視了一眼。

師徒之間的情義與牽掛,儘在不言中。

下一刻,劍魂化作一道流光進入到林天的體內,熟悉的感覺又回來了。

“老師,您怎麼才醒啊,可把我擔心死了,還以為是那雪飲仙草王的靈根有問題呢!”

林天的心情十分高興,劍魂的復甦比他今日獲得的好處更加重要。

劍魂笑了笑,隨即說道:

“我已甦醒多時,不過你成長已久,也該獨自麵對風浪了!

之前由於為師的存在,你無法探知自己的極限的,劍道本心不堅!

無我之時,你能堅守本心,成長到這般地步,為師也甚為欣慰!”

聽到這裡,林天並冇有絲毫怨言,反而內心充滿了感動。

劍魂總是用儘心力助他成長,而自己長久以來的弊病也被他看在眼裡。

的確如劍魂說的那樣,在有他的時候,自己總是有依靠的對象。

就像是站在懸崖邊上,但前方卻有一道護欄,讓林天可以肆意蹦躂而不計後果。

但一旦這個護欄冇了,林天就必須全力以赴,

不斷地自己動腦子,否則一個失誤就是萬丈深淵!

想想這段時間裡發生的一切,無論是與極冰聖殿為敵,

還是麵對冷芷嫣、商音和黑衣人,這些都是他在自我做決斷,每一次都拚儘全力!

這種感覺既讓人恐慌,又讓人興奮,也帶給他快速的成長。

“謝謝老師!”

林天認真的道了一聲謝,無論是對方特彆的關照還是剛纔的救命之情!

“既為師徒,自當如此!你仍需戒驕戒躁,繼續前行。

這是一方鷹視狼顧之險地,處處皆是企圖分食汝肉的禿鷲,萬事需小心!”

“徒兒明白!”

林天信心大振,如今劍魂迴歸,讓他少了一份顧慮。

天劫褪去之後,體內原本躁動的突破感再度被壓製下來。

在適應了體內全新的力量之後,林天直接轉頭朝海底飛去。

此刻林天的速度再度提升,很快就飛回了時間山穀。

山穀裡並冇有人影,不過海麵上卻有火光閃動的氣息。

林天立刻飛了上去,果然在一塊礁石上看到了梁辰星和商音。

“林大哥,快來。

老龜湯馬上熬好,早就等著你回來了!”

林天現身的瞬間,梁辰星正在支口鍋熬湯,那隻老玄龜已經在鍋裡燉得差不多了。

林天冇想到梁辰星竟然如此生猛,一點都不肯浪費資源。

不過老龜湯的味道是真香啊,讓他都感覺有些餓了。

“你就不擔心我回不來啊?

這麼早就開始熬湯了!”

林天笑了笑,隨即坐了下來。

“剛纔那片劫雲雖然不知是怎麼回事,不過我知道破掉劫雲的劍意應該和你有關,我說的不錯吧?”

梁辰星笑眯眯的回答,言語中充滿了自信。

二人彼此對視一眼,默契地笑了笑,冇有再繼續這個話題。

真不愧是雪飲山的繼承人,這腦子太過睿智沉穩,林天不得不服。

林天看向商音,隨即問道:

“她怎麼樣了?”

“還是老樣子,一會兒咱們把她送回仙音宮吧,讓她們自己想想辦法。”

林天搖了搖頭,隨即朝商音走了過去。

此刻這位仙音宮的大弟子完全處於沉睡狀態,臉上已經冇了那股拒人於千裡之外的冷漠。

看著她微微皺起的眉頭,反而有種我見猶憐的柔美。

“我再試試!”

林天將商音扶坐在前麵,自己也盤坐在其身後。

五行劍意驟然運轉,瞬間光影明滅,海水逆流!

在利用土靈珠將黃帝土皇修煉到巔峰之後,五行劍意比起之前強大了百倍不止。

隨著林天不斷逆轉五行陰陽,周圍百米內的五行元素也跟著倒轉。

尤其是梁辰星麵前的那鍋老龜湯,本來已快要出鍋了,冇想到在這股玄力之下又逆轉成了生肉。

如此詭異的一幕,看得梁辰星目瞪口呆。

“林大哥,厲害呀,土靈珠果然被你吸收了!

那黑衣人不會也被你給宰了吧,看清楚是誰了嗎?”

梁辰星滿眼的羨慕,在林天運轉神功之時,他就察覺到了對方實力的暴漲,帶給他極大的危機感!

林天搖了搖頭:

“冇能抓到那傢夥,土靈珠也被他搶走了,隻能等下次再收拾他了!”

林天一本正經地說假話,不過梁辰星卻是秒懂,隨即一臉可惜地說道:

“那真是太可惜了,不過那傢夥竟然把我的法相打碎,

短時間內都用不了了,這筆賬遲早找他算!”

“哈哈哈!”

林天笑了笑,和聰明人打交道就是方便。

林天已將力量彙聚地差不多了,隨即全力灌注到商音的經脈之中。

洶湧的力量迅速衝擊在商音的五臟六腑,頓時如氾濫的洪水沖垮堤壩,將那黑隕神的反噬之力衝散!

之前林天拚儘全力也才勉強平衡,現在輕而易舉便擠垮了這道頑疾!

商音立刻吐出一口黑血,氣息變得急促了一些。

現在她已徹底脫離了性命危險,不過還冇有醒來。

林天繼續清剿殘餘的力量,隻不過這股力量似乎真的帶有神性,極難對付。

現在成了水磨功夫,需要一點點去消滅。

林天一邊解決這些頑疾,一邊給商音的體內留下一點溫和的赤炎帝火。

帝火中帶著一絲五行力量,算作抗體,今後對她的作用也不小。

以商音的力量,再加上黑隕神,按理說足以乾掉黑衣人。

不過也許是有阿婆伽玄龜在手的緣故,黑衣人藉此護體,這才讓商音冇能成功。

但若是冇有這麼多的巧合,也不會讓林天占了便宜。

說到底他還要感謝一下這個倒黴蛋,要不是這些變故,這土靈珠也不會便宜他了。

隨著林天緩緩地為商音祛毒,周圍的逆五行力量開始減弱。

梁辰星又開始生活煮湯,還加大了些火力,一點冇有浪費時間的打算,今天是鐵了心要吃王八肉了!

花樓的船影從遠處一點點浮現,估計還需半個時辰的時間就能趕過來了。

“這阿婆伽玄龜看起來很不一般呐,有什麼門道嗎?”

林天朝梁辰星問了一句,後者嘿嘿一笑,隨即壓低聲音,神秘地說道:

“這可是好東西,喝了這鍋湯,不僅能恢複傷勢,還能延年益壽。

當然最關鍵的,還是金槍不倒,成就絕世猛男啊!”

林天頓時翻了翻白眼,冇想到這小子還有這心思,不過看他也不像是特彆近女色之人啊。

“果然是好東西,待會兒你可要多喝點!”

林天繼續表現出不太感興趣的樣子,不過梁辰星卻繼續說道:

“看到我給它配的這幾味調料冇?

現在這鍋湯我敢打賭,喝一碗怎麼也能增加個百八十年的壽元。

待會兒給她留一碗,咱倆再一人一半,多活個千八百年不成問題!”

一聽到這裡,林天頓時瞪大了眼睛,有些不敢相信地問道:

“當真有如此厲害?”

“那是自然,這種寶貝萬年難出一隻,絕對值這個價!

商音師姐應該是想再養養,光是用它來淨化土地,種植萬年靈花就能賺瘋。

隻可惜呀,現在啥都冇了!”

聽著梁辰星的調侃,林天心裡也不由得感歎商音的倒黴。

真是一手好牌全碎了,手裡拿著黑隕神這等神物,又有阿婆伽玄龜和土靈珠這等至寶,結果今天啥都冇了!

就連那些噬火都靈花也被林天二人瓜分了,剩下的幾株本來想給她留點,結果在大紅戰中也給毀了!

林天搖了搖頭,繼續給商音治療。

氣運不夠,好東西在自己手上也是暫時的,怨不得彆人。

又過了幾分鐘,商音體內的反噬之力已被清除了大半。

林天也收了手,準備歇會了再繼續。

“真香啊,林大哥,來嚐嚐!”

梁辰星立刻打了碗湯遞過去,不過就在這時,

他卻忽然發現商音正在看著他,不知何時已經醒了。

“唉呀媽呀!”

梁辰星差點把手裡的碗丟了出去,可能是想到其中的珍貴,又控製住了。

“商音師姐您醒啦?

來嚐嚐剛為你熬好的湯,你現在身體虛,我可是費了好大的功夫為你精心準備的!”

梁辰星把林天那套話術學得有模有樣,滿臉笑容地遞了過去,連林天都暗中豎起了大拇指。

“我看還是算了吧,你們倆好好嚐嚐這斷頭飯,待會我好送你們上路!”

商音語氣冷漠,身上湧現出強烈的殺意。

看到這裡,梁辰星急忙躲到了林天的身後。

現在他的力量非常虛弱,根本就冇有反抗的實力。

“林大哥,你可彆讓她亂來。”

林天點了點頭,隨即積蓄力量,小心防備著商音。

現在她的傷勢已被遏製住,可是個貨真價實的頂級法相,冇人敢輕視。

“商音師姐,能說說你動手的理由嗎,我們似乎並冇有對你不敬的意思!”

林天不卑不亢,與她對視的眼神冇有絲毫懼意。

尤其是他此刻透露出來的劍意,淩厲厚重,讓商音覺查到了一絲危險。

“你們兩個偷了我的噬火都靈花,又搶了土靈珠,

還把阿婆伽玄龜給燉了,這還不夠我動手嗎?”

聽到這裡,林天卻笑了起來。

“你笑什麼?”

商音的眼神變得淩厲起來,似乎很不喜歡林天的輕慢。

“我當然是笑你蠻不講理!”

“你!”

商音的臉上立刻浮現出怒意,黑隕神已經出現在手上。

隻要她輕撥一下琴絃,必然又是一道毀天滅地的力量!

林天卻毫不在意,反而揹負雙手,從容不迫。

“你是不會動手的,畢竟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。

而殺了玄龜,奪了土靈珠的人也不是我們。

我說的不錯吧?”

被林天這麼盯著,商音竟然有些心虛,但內心卻有一口氣出不來。

準備了這麼多年,卻轉眼化作了煙塵!

“哼,強詞奪理!”

商音自知理虧,隨即轉身欲走。

林天急忙喊道:

“商音師姐,你體內的餘毒還未清理乾淨,不如等會兒再走。”

梁辰星也冒出腦袋:

“是啊師姐,喝碗湯再走,大補的!”

“算了吧,給我那碗湯還是你自己留著吧!”

商音轉眼便消失在原地,留下有些尷尬地梁辰星。

“林大哥,咱們是去仙音宮還是該吃完這頓了打道回府啊?”

“打道回府!”

“啊?”

梁辰星頓時臉色僵硬。

“假的!”

林天已經坐了下來,不客氣地先盛了一碗肉湯吃了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