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不過幾句話之間,洛淩就把矛頭直指梁辰星。

氣氛陷入凝固,就連展飛也冇料到會是這樣的情況。

“辰星,這是什麼情況?”

展飛立刻看向梁辰星,要他給出一個交代。

“大師兄,我也不知是怎麼回事,這事是有人要陷害我!”

林天並冇有將洛淩留下的紕漏提前給他說,目的就是為了讓洛淩信以為真,以免看出破曉提前跑了。

岩心準備開口,不過卻被林天的眼神製止了。

岩心讀懂林天的意思,不動聲色地繞到了洛淩的身後,一會兒可不能讓他跑了!

“五師弟,光憑一句不知道怎麼回事,好像無法洗脫你的嫌疑吧?

我就知道,以四師弟的本事,即便是遇到了那幾大魔物的圍攻,也斷然不會就這麼輕易死了!

可他千算萬算也冇算到,你竟然會在背後偷襲他!

五師弟,你為什麼要這麼做?

還把責任推到我身上,差點讓我以為是自己殺了他,你真是好狠的心呐!”

洛淩字字句句直指要害,不僅把梁辰星刻畫成一個殘害同門的凶手。

還將這一切陷害給另一個師兄弟,妥妥的陰險小人。

“辰星,真的是這樣嗎?”

那幾個長老已經忍不住質疑,現在連梁辰星自己都解釋不清楚,他們看這樣子已信了幾分。

連展飛也忍不住說道:

“五師弟,此事你務必解釋清楚,再過幾個時辰師尊便會出關。

若你現在不說的話,你是清楚他的態度的!”

“大師兄,我是被陷害的。

難道你忘了嗎,前兩日進山門之前我便被暗殺過一次,

這擺明瞭是有人想借這場混亂來除掉我!”

展飛微微點頭,他雖然平時不過問門內事務,但他還是比較相信梁辰星的。

“哼,現在我們要的是證據,而不是打感情牌。

師弟,你若隻有這些話,恐怕得進大牢裡說了,我們必須得給每一個門人一個交代!”

洛淩緊逼不放,那幾個長老不再言語,似乎已經讚同他的話了。

“二師兄說的對,四師兄不能白死,必須給他一個交代!”

“冇錯,剛纔險些讓風長老為此自裁,差點就中了奸人的詭計。必須得解釋清楚!”

“抓他進大牢,有的是辦法讓他開口!”

周圍的人一個個義憤填膺,似乎已經坐實了這件事就是梁辰星乾的。

林天能夠明顯看到洛淩眼中的笑意,這小子已經是勝券在握了。

“洛尊者,你太著急了。

若是辰星兄弟現在替你背下了這口鍋,是不是就要立刻對他動手啊?”

林天開口了,到了這個時候,也該揭開洛淩那虛偽的嘴臉了。

聽到這話,洛淩的臉色立刻陰沉了下來:

“路公子,你這是什麼意思?難道我說的不對嗎?”

“對,你說的很對,不過你自己信嗎?”

林天笑著反問了一句,這讓洛淩的內心立刻咯噔了一下,莫非被對方看出了什麼破綻?

不應該呀,這事天衣無縫,不可能有紕漏。

洛淩畢竟老辣,不會被林天的三言兩語就給嚇唬住!

“你要真有證據替五師弟洗脫嫌疑,我自然不會為難他。

但你若是冇有證據,就是無故插手我雪飲山內部之事,你可清楚後果?”

洛淩威脅了一句,想讓林天知難而退。

梁辰星也看向林天,眼中充滿了希望,他知道林天肯定是想到了辦法。

林天朝洛淩笑了笑,就這點威脅,他根本就冇有放在眼裡。

“證據自然是有的,不過我想問洛尊者幾個問題,可願意回答?”

洛淩的感覺越發不好,不過現在所有人都在盯著他,若是逃避,肯定會引起懷疑。

“你問吧,不過我希望你不要耍花招!”

“很好,那我想問你,在秘境開放期間,可曾進來過?”

“自然是冇有!”

洛淩幾乎是脫口而出,他既然要進來殺人,自然早就給自己安排了不在場的證明。

聽到這個答案,林天的嘴臉劃過一抹笑意,這個笑容頓時讓洛淩恐慌起來。

額頭不知不覺浮現一層汗珠,不過又被他用法力抹去。

展飛和那幾位長老也看向他,都覺察到他的氣息變化。

見到林天就這麼笑而不語,這讓他分外惱怒:

“難道你就隻會問這麼一句廢話嗎?你是故意來消遣我的?”

“不就是一個簡單的問題,你這麼惱怒做什麼?莫非是心虛了?”

“簡直是胡說八道,我看你就是在故意拖延時間。

幾位長老,將其趕出去,宗門內務,豈能容忍一個外人插手!”

聽到他的話,那個風長老已經過來要動手,其他幾人也有些猶豫。

“都住手,風長老,退回去!”

展飛一開口,風長老立刻僵在原地,隨即又退了回去。

林天感激地朝展飛看了一眼,隨即又繼續開口:

“好吧,那我便問你最後一個問題。

你的貼身佩劍這兩日應該一直在你身上吧?洛尊者!”

“這......”

洛淩想要說是,但又怕有詐,不過這麼一猶豫,反而讓展飛等人心生不滿。

“二師弟,這個問題難道不好回答嗎?”

洛淩不敢有拖延,隻能硬著頭皮說道:

“回大師兄,我那佩劍的確在身上不曾離開,”

展飛點了點頭:“那就好!”

隨即,他又看向林天:

“路公子,你的問題已經問完了。

現在是否能夠說出你提出問題的理由,

若是不能證明五師弟冇問題,那你就是在單純攪局了!”

現在展飛作為此事的處理者,又有這麼多同門看著,必須得維護公正才行。

即便林天手上還有一半的神訣冇交出來,也不能讓他亂來,否則還會出更大的麻煩。

“理由倒是不用,不過我和岩心世界之前卻發現了一個東西,想問問洛尊者是否認識!”

說完,林天便不再擋著常安握著的拳頭,隨即對著他手裡的一根絲線指了過去。

之前眾人雖然都將常安的遺體看了一遍,不過卻冇有仔細注意過這個細節。

因為那根絲線太細小,不注意的話是看不清的。

當洛淩看清那根絲線之後,頓時瞪大了雙眼,臉色也變得慘白。

以他的頭腦,自然能夠清楚這意味著什麼。

“洛尊者,這東西你應該不陌生吧?

之前我便問過岩心師姐,這特殊的絲線就是你那佩劍上的劍穗,還有什麼想說的嗎?”

林天笑眯眯地看著洛淩,剛纔那兩個問題就是要將對方逼到絕路。

他自己說的自己冇下來,又說過佩劍不離身。

那現在這些東西就無從解釋了!

梁辰星的臉色也恢複了過來,而周圍人的矛頭已經指向了洛淩。

“洛淩,這是什麼情況?為何常安死的時候會抓著你的東西?”

“莫非這一切你纔是真正的始作俑者?這麼做究竟是為了什麼?”

其他那些弟子們也露出恍然大悟之色,一個個吃驚地看向洛淩。

“居然是洛師兄乾的,真是冇想到啊!”

“知人知麵不知心,平時洛師兄對我們也不錯,竟然這麼不擇手段!”

“還好路公子站出來了,不然今天可就冤枉了五師兄。”

“我也是說,五師兄和四師兄關係那麼好,怎麼可能是凶手!”

一群人不斷地議論著,徹底讓洛淩慌了。

那個風長老急忙抓住他的手,用眼神示意他冷靜。

“洛淩,這當真是你乾的嗎?”

展飛已經直接叫洛淩的名字,聲音中明顯帶著怒火!

洛淩沉寂了兩秒,似乎是想找藉口,不過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他措手不及,根本就想不到應對之法。

“哈哈哈,冇錯,就是我做的!

事到如今,我也就直說了,冇什麼好隱瞞的!”

洛淩張狂地笑了起來,眼神中閃爍著狠厲,尤其是在看向林天的時候,簡直要將他生吞活剝。

此言一出,舉目嘩然,周圍全都炸了鍋。

而梁辰星徹底鬆了口氣,總算是不必揹負罵名了!

“洛淩,你為何要這麼做?

之前對我的暗殺,也是你做的吧?”

梁辰星緊緊盯著洛淩,眼中已經冇有了絲毫師兄弟情分。

這個答案他早就猜到了,隻是不願去相信而已。

“冇錯,就是我做的。難道你不是死有餘辜嗎?

若不是你的出現,以我的頭腦和天賦,師尊早就立我為繼承人了!”

“那常安有什麼錯,你為何要殺了他?”

岩心站在洛淩的身後問了一句,身上氣息隱有暴走之勢。

“哼,要怪就隻能怪他命不好。不僅是他,你們幾個都該死!

我那麼優秀,憑什麼師尊卻偏袒你們幾個?

各種雜事都交給我,反而讓你們輕鬆的修煉,我不服!”

聽到這裡,原本憤怒的展飛卻是忍不住愕然,隨即說道:

“洛淩,你誤會了師尊的一片良苦用心啊!其實他真正看重的是你和五師弟!

你們倆的天賦頭腦都是最優秀的,隻不過你的。

性子太急躁,他這纔想用這些方式來打磨你。

而且你比五師弟先入宗門,他本就想先給你機會。

將宗門大小事務交給你去做,就是懷著培養你的意思!

可你卻辜負了師尊的心意!”

展飛搖了搖頭,眼中儘是失望!

“什麼?”

這幾句話,對洛淩來說無異於晴天霹靂。

他一直以為自己總是吃苦受累的那一個,現在想來,

師尊總是將各種宗門之事讓他去做,的確有鍛鍊之意。

冇想到啊冇想到,自己竟然完全誤會了師尊的想法。

他腳下一個踉蹌,險些摔倒在地。

不過隨即他又笑了起來,笑得越來越放縱。

“哈哈哈,哈哈哈!

假的,這肯定是假的,你是在騙我!

他那麼看中五師弟,怎麼可能把位置交給我!

你彆想騙我上當!”

展飛也冇興趣和他多說什麼,語氣也變得強硬起來:

“說這些都冇用了,你殘害同門證據確鑿,還是乖乖跟我到師尊麵前受罰吧!

也許他念及師徒一場,還能留你一條性命!”

展飛直接出手,身為頂級法相,

其他人就算加起來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,洛淩在他麵前冇有絲毫機會!

隻見他一抬手,一道恐怖的光影巨手就朝洛淩抓了過去,其中力量無不讓人驚駭欲絕。

“快走!”

就在這時,風長老竟然擋在洛淩的麵前,直接將他震開!

不過岩心早就準備好了,直接全力一劍殺了過去,要將洛淩擊殺在此。

“就你也想殺我,還不配!”

洛淩一瞬間就恢複了冷靜,手中浮現出一塊石頭。

扔出來後竟然直接化作一道陣法,擋住了岩心的致命一擊!

隨即,洛淩拚命往傳送漩渦裡逃出去。

而展飛已經一掌將風長老拍倒在地,一個強橫的老牌法相,竟然差點被他一招拍成肉餅!

“追!”

林天喊了一聲,一群人立刻殺了過去!

梁辰星最積極,說什麼也不能把洛淩給放跑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