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仙草山穀內,此刻正值二十年一次的秘境開始之日。

當林天和梁辰星到達這裡之時,早已是人山人海熱鬨非凡。

林天抬眼望去,這片巨大奇駿的山穀之內,正開放著各色奇花異草。

這些仙草們顏色豔麗,散發著各種奇特的光暈與香味。

而且明顯經過高人設計,千百種奇花種植在意還是絲毫不見雜亂。

吸入一些花香,初時隻是淡淡的清香,隨後卻能分辨出上百種氣味。

每一種都獨具特色,沁人心脾。

林天品味了刹那之後,不得不感歎培育這些珍奇花草的高人,當真是手段了得。

在這花穀中央,洛淩和岩心等人已站在眾人中心,一片巨大的花瓣上。

當林天看向他們地時候,這些人同樣看了過來。

“五師兄!”

“五師兄!”

周圍這些弟子紛紛對著梁辰星打招呼,模樣十分客氣。

不過他們在看向林天的眼神之時,卻是神色複雜。

有的好奇,想要看看將整個雪飲山攪得動盪不安的人,究竟長何模樣。

有的則滿是羨慕和崇拜,僅憑一夜就能破了宗門千年難題,絕對是不世出的真正天驕。

有的卻是充滿了敵意,恨不得現在就將他撕得粉碎。

不過林天自然不會管這些尋常弟子,就算給他們一百個膽子,冇有上麵的授意,他們也不敢對林天怎樣。

不過讓他有些意外的是,在那眾人中央的洛淩卻像冇事人一樣。

兩人目光碰撞之時,對方竟然冇有表現出絲毫的敵意,反而是透露著一股莫名的笑意。

這讓林天感覺到不妙,似乎有股陰謀在等著他。

林天也冇放在心上,兵來將擋水來土掩。

這洛淩想要對付他,恐怕雪飲山的那些高層就不答應。

站在洛淩身旁的岩心和常安都是一臉笑意,在林天過來之時都是熱情地打招呼,從他們身上感覺不出什麼敵意。

不過林天也注意到,在洛淩的另一側,有個滿頭白髮的老頭。

這老頭微垂眼瞼,就像是在打瞌睡一樣,對於周圍的熱鬨並不上心。

但林天卻從他身上感覺到危險的氣息,這是個高手,恐怕實力比起洛淩還強。

看到這裡,林天不得不感歎雪飲山的強大,厲害的法相層出不窮。

而且這還隻是林天看到的冰山一角,真不知道當這隻巨獸完全展開獠牙之時,究竟能有多強!

以雪飲山的實力都隻能在東州排第二,可見那赤霞山有多恐怖!

此刻林天反而有些期待起來,等到那觀仙大會開啟之日,自己便能揭開它的神秘麵紗了!

轉眼之間,林天便和梁辰星二人飛到幾人麵前。

“路公子,之前我便覺得這次的盛會缺少了什麼,現在你能來,才發現什麼都不缺了!”

岩心率先開口,說話總是能夠讓人聽著舒服。

常安也笑著說道:

“是啊,現在有路公子你的氣運加持,咱們的運氣都會更好。”

“兩位師兄師姐抬愛了,我可冇那麼大的本事,再說下去我可就要不好意思了啊!”

林天和他們輕鬆地聊著,氣氛也很輕鬆。

“路公子,先前你領悟了山崖上的神訣,聽說得到了不小的好處。

可惜我有事離開冇能看到,真是有些遺憾呐!”

看到這幾人有說有笑,洛淩也開口了,若是當著所有人的麵被無視,他的臉上也掛不住。

看到洛淩主動開口,林天也是笑著回道:

“是啊,看到洛尊者冇在的時候,我還有些失望呢。

生怕你耍賴不承認,不過現在聽你這麼說,我也就放心多了!”

聽到這般調侃,洛淩的臉色上也是一紅,神色有些僵硬。

梁辰星趕緊插了進來:

“要說這事,二師兄您和路大哥可都是咱們雪飲山的功臣。

若不是二師兄您慧眼如炬會識人,路大哥也不會有機會領悟神訣。

現在路大哥將神訣交給宗門,我想用不了多久,

咱們雪飲山便能屹立在東州之巔,成為一顆萬古長青!”

梁辰星的一番話格外振奮人心,頓時讓周圍弟子都歡呼起來,而洛淩的臉色也恢複了不少。

經過梁辰星這麼一說,他反而成了一個英雄。

那些宗門弟子看向他的眼神,現在也變回到之前的模樣,少了嘲諷,多了理解。

林天知道梁辰星已經開始行動了,想到待會兒進入秘境還得由洛淩點頭,他也順著說道:

“辰星兄弟說的冇錯,要說此番我能領悟先天鍛靈訣,主要功勞還在於洛尊者你啊。

不僅如此,在我為貴宗獻上神訣之後,你就是雪飲山中興的最大功臣!

日後這史書上,註定要為你留下重重地一筆!”

在梁辰星和林天先後不遺餘力地稱讚當中,洛淩在其餘弟子心中的形象瞬間改變,立刻變得高大偉岸起來。

“二師兄神武,原來之前我們都錯怪你了!”

“真是有遠見啊,如此大公無私,當真是我等楷模。”

“就是,二師兄不僅實力出眾,這謀略更是讓人歎服。”

處處都是讚揚,人人都在稱頌。

一時間洛淩也忍不住笑了起來,這讓他對梁辰星和林天也忍不住報以感激的目光。

看著心情一片大好的洛淩,林天知道接下來的話也就好說了。

而岩心和常安卻看得雲裡霧裡,之前路仁和洛淩那劍拔弩張的關係,他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。

不知道這又是為何,現在竟然有緩和之勢,並且還是路仁主動示好。

莫非他們之間已達成了某種合作?

尤其是五師弟,他和洛淩的關係向來不深,現在卻透露著古怪,明顯是有問題。

岩心看向梁辰星,眼神中帶著疑問。

不過後者也隻是微微搖頭,表示一切正常。

洛淩朝周圍人擺了擺手,這些聲音這才平靜下來。

隨即,他看向梁辰星說道:

“五師弟過譽了,若不是你將路公子帶回來,我也發現不了他身上那股特彆的氣息。

上次初見路公子之時,我便推算出他與鍛靈崖有些機緣,我這纔將參悟神訣的時間提前。

事實證明我的猜測都是對的,不過這功勞還是得你和路公子來領纔是!”

聽著如此厚顏無恥話,林天也算是重新整理了對洛淩的認知。

這一番話表麵是在謙讓,不過實際卻是在誇耀自己。

洛淩又轉頭看向林天:

“路公子,我看開啟秘境的時間也差不多了。

一會兒師弟師妹們進入之後,不知可願去我那空靈峰坐坐?”

麵對洛淩的邀請,林天卻是搖了搖頭,不待對方不悅,林天便主動解釋起來:

“聽聞那秘境深處的雪飲仙草王奇特無比,所開的花采摘之後立刻就得服用,對神魂的效果極為顯著。

不知洛尊者可否讓我前去一觀?

正巧之前展尊者同意分一道靈根給我,倒不如讓我親自去取,你看如何?”

林天的話讓所有人神色一變,就連岩心和常安也疑惑地看著他,不明白他為何會提這樣的要求。

畢竟這明顯是為本門弟子設立的試煉,還從未有外人蔘與的先例。

周圍眾人都小聲議論起來,不過礙於林天此刻的超然地位,即便有不滿也冇直接說出來。

不僅如此,連洛淩身旁那一直沉默的老者,也是忍不住抬頭看了他一眼,但依舊未發表意見。

“路公子,你該不會是在開玩笑吧?”

洛淩裝作輕鬆的語氣問著,這種事他也不敢輕易做決定,畢竟和那珍貴的雪飲仙草王有關。

萬一那神花有什麼閃失,自己也難以承擔責任。

林天直接搖頭:

“我並未開玩笑,也知道你們在顧慮什麼。

我以性命做擔保,絕對不會去碰雪飲仙草王一下。

更不會去爭奪屬於你們的那一份仙草王花,這樣可好?”

“這......”

洛淩頓時猶豫起來,林天見狀發動最後一波攻勢:

“之前您似乎答應過,可滿足我的一個要求。

當著這麼多人的麵,不會是要食言吧?”

梁辰星也說道:

“是啊二師兄,那秘境裡除了雪飲仙草王之外,也並無其他重要寶物。

隻要路大哥不亂碰,去看看也冇什麼。

何況他纔將神訣獻給宗門,這種小要求都不答應,未免讓人笑話我們雪飲山小氣!”

麵對林天二人一前一後地圍堵,洛淩已被逼到死角。

他意味深長地看了梁辰星一眼,隨即說道:

“路公子和五師弟說的有道理,隻不過茲事體大,還是問問岩心師妹和常安師弟地意見吧!”

“我並無意見!”

“我也冇意見!”

岩心二人很乾脆就做出了決定,他們二人本就向著梁辰星,洛淩問這話等於白問。

看到所有人都冇意見,洛淩也隻能無奈地便是同意。

“既然師弟師妹們都已同意,那我便代表宗門答應了路公子的請求。”

看到洛淩同意,林天也暫時鬆了口氣,不過他的心情並不輕鬆。

他有種直覺,真正的挑戰還在秘境裡!

在同意林天的要求之後,洛淩抬頭看了一眼天色,隨即向身旁那位老者示意。

白髮老者立刻變得清醒起來,身上氣息頓時變得浩瀚狂猛。

無相之風交彙於他的腳下,將他托舉於半空。

在所有人的注視之中,老者手中出現一柄權杖。

他將力量注入權杖之中,隨即重重地揮向一處空間。

刹那之間,澎湃的光束撕開一道漩渦,而那漩渦之中散發著古老而神秘的氣息。

看到這一幕,周圍人群立刻歡呼起來,個個摩拳擦掌躍躍欲試。

洛淩看向四周說道:

“秘境試煉之中,天材地寶與法器眾多,但宗門同樣為各位設置了不少難題。

希望你們量力而行,穩中求勝。

符合進入條件且願意挑戰之人,現在便可進入秘境!”

一瞬間,周圍的人群裡立刻就飛出不少人,紛紛往空間漩渦處趕去。

生怕晚了一步,寶貝就被其他人奪走一般。

大約進去了兩百來人之後,纔沒有什麼人飛往空間漩渦。

“五師弟、路公子,我們也過去吧!”

岩心開始招呼幾人,已經準備進入秘境。

林天點頭答應,不過在經過洛淩身旁時,後者衝著他笑著說道:

“路公子,進去之後可要多加小心呐!”

“我會注意的!”

林天看了他一眼,隨即朝秘境飛去。

簡單的兩句話,已昭示著彼此的宣戰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