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很快鑄劍城的訊息就像長了翅膀一樣,被瘋傳到東土各個角落,就連不少大門大派都聽說了這件事。

以高超的鑄造手法聞名的鑄劍城,現在幾乎是一夜崩塌。

白家被滅,剩下兩家同樣元氣大傷,而且直接被封魔門的鎮魂接管。

最離奇的是,東土世界霸主一樣存在的封魔門已發了封魔令,要對一個神通境高手進行高額懸賞。

比起之前雲煙殺手團的懸賞獎勵,封魔門的要高得多,僅僅是極品法器就拿出來兩件。

隻要是提供關鍵線索或者擊殺林天的,更是可以成為封魔門的內門弟子,好處無窮。

不過這些自然都與林天冇有絲毫關係,在脫離鎮魂的攔截之後,

劍魂直接帶著他穿越了半個東土,在一片雲霧繚繞的山林內停了下來。

“跑了這麼遠,那老傢夥應該不會追過來了吧?”

林天環顧四周,十裡範圍內冇有一個人類氣息,靈氣更是濃鬱成薄霧飄蕩在四周。

“此地距離鑄劍城三十萬裡,短期內你應該有什麼麻煩。

修煉五行劍意得材料儘快湊齊吧,拖得越久對你越不利!”

劍魂叮囑了兩句,便沉寂了下來。

林天尋了一塊岩石坐下,經過一個時辰的修煉之後,一身法力再度恢複,頓時充滿了底氣。

“靈氣如此充裕的寶地,即便是用來建立宗門也足夠了。

竟然冇有什麼人跡,真是奇怪!”

林天微微感歎了一句,然後便將碎裂古劍取了出來。

這件寶貝屬性極為特殊,使用起來無聲無息,很難被察覺,讓林天十分歡喜。

不過古劍已經破碎,想要修複卻是不太可能。

既然如此,還是直接融入進飛仙劍的好。

以自己現在麵對對手的層次,再使用飛仙劍已有些不太適應。

即便這等法器並不差,不少法相境強者依舊在使用。

但對於林天這種強敵環繞的生活,還是得依靠更好的法器才行。

想到此處,林天已將飛仙劍取了出來。

這柄法劍一直陪伴在自己身邊征戰四方,也是時候讓它更進一步了。

赤炎帝火出現的瞬間,立刻拔高了周圍空間的溫度。

林天直接將兩把法劍丟進火裡,細細地鍛造起來。

憑藉著強橫的神魂念力,想要將二者融合也不過隻是時間問題。

隨著時間的推進,原本的古劍逐漸解體,其中的屬性也開始轉移到飛仙劍中。

在重新鍛造法器的空隙,林天更是一心二用,將大河圖取了出來。

之前得到這件寶貝之後就被鎮魂盯上,現在纔有機會好好研究研究。

隨手將大河圖攤開,卻發現這上麵什麼都冇有。

不過林天絲毫不灰心,反而有種理所當然的平靜。

將神魂念力融入進去之後,林天依舊能夠感受到此物的不凡。

就像是自己站在了懸崖之上,而腳下則是無儘洶湧的波濤。

林天凝視著波濤下的大海,似乎是有一隻無形的深淵之眼在看著他,令人心神盪漾。

不過這隻巨眼並冇有像大河古卷一樣攻擊他,反而是像一道門鎖,等待著林天去開啟!

林天知道開啟這道門鎖的鑰匙就是大河古卷,古捲上的文字常人看不懂,

但卻能與這裡的特殊法則相契合,從而讓人能讀懂那些文字。

“雖然這東西現在冇啥用,還因此得罪了封魔門和鎮魂,不過也不算虧。

接下來就想辦法打聽其餘兩張殘卷的下落,待我將三式天之痕全都掌握,這東土世界也就無人能拿我怎麼樣了!”

林天信心滿滿,此刻他在這裡無牽無掛,就如同龍入大海,天下之大任由自己馳騁!

經過兩個時辰的細細熔鍊之後,林天已將破碎古劍完整地融入進飛仙劍中。

又加了一點其他材料,使飛仙劍的品質已完全不在青陽古劍之下。

在成劍的最後一刻,伴隨著劇烈的顫抖,一股浩蕩的氣息頓時從飛仙劍從傳了出來。

一時間劍光沖天,周圍幾十米內的古樹瞬間被劍氣衝擊得粉碎。

而恐怖的劍光直衝雲霄,攪散了層層白雲。

一股大風驟然聚攏過來,好似有一頭大妖要誕生一般。

飛仙劍瞬間從異火中騰飛,翱翔在九天之上,在方圓數十裡內來迴轉了好幾圈才肯停下來。

王級法劍的氣息肆意盪漾,山林內的不少猛獸被嚇得瑟瑟發抖,一轉頭就跑冇影了。

經過這次的錘鍊,飛仙劍的靈智也得到了不小的提升,等到它適應之後,這纔回到林天的手裡。

林天握著這柄法劍,隻需要隨意一個念頭,便能做到劍雖意動,爆發出讓自己滿意的力量。

“好兄弟,日後繼續隨我一起征戰四方,也讓你成為一柄蓋世神劍!”

林天撫摸著法劍的劍鋒,正準備重舞一式天外飛仙,

卻忽然發現神念範圍內竟然出現了人影,並且他們都在朝自己的方向靠近。

“怎麼突然來了這麼多人?而且看樣子還是一夥的,莫非是封魔門的人?”

林天停下了手裡的動作,不過又覺得不太可能。

自己纔到這裡幾個時辰,那封魔門就算勢力再大,也不應該有如此高效,畢竟這裡可是深山密林。

不過現在已經來不及多想,離開纔是最正確的選擇。

林天收起飛仙劍,幾個閃身就消失在原地。

很快,十多道人影就出現在他剛纔的位置。

一個半步法相強者環顧四周,眼神格外銳利。

“纔剛剛離開,看這劍意波動,應該是雪飲山那小子搞出的動靜。”

一個強者有些不解地說道:

“我看有問題,那小子正在突破法相,這個時候搞出這麼大的動靜,實屬不應該。”

又有一人迴應道:

“說不定是遇上了什麼妖獸之類的,在這片密林裡發生這種事可不新鮮。”

眾人皆是點頭,為首那半步法相則開口道:

“以此為中心,繼續搜捕,一旦發現他的蹤跡立刻報信,絕對不能讓他跑了!”

一群人立刻朝四周散去,轉眼之間就化整為零消失不見。

不過這時候在這半步法相的背後樹上,林天卻悄無聲息地出現。

剛纔他並冇有真的離去,而是看看這些人是不是來抓他的。

聽到這些人提及雪飲山,他就知道事情和他猜的差不多,自己暫時並冇有被抓捕。

既然不是來抓他的,那他自然也不願摻和其他人的事,當即就準備離開。

不過就在他要離去的時候,樹下那人竟然似有感應,猛然轉身,二人直接來了個四目相對。

林天也是驚詫,以此人僅僅半步法相的實力,不應該能夠察覺到他纔對。

但他也從不小瞧天下人,說不定對方直覺敏銳,或者有其他長處。

看到林天的瞬間,這位強者立刻麵露凶光:

“人在這,抓住他!”

話音一落,四周再次傳來人影聚攏的聲音,而這個半步法相更是直接殺了過來。

“土皇輪!”

半步法相直接祭出一件轉輪法器,猶如兩柄圓月彎刀契合在一起的東西。

中間不少圓珠瘋狂轉動,爆發出驚人的力量。

轉輪轉眼就到了林天的麵前,極速的旋轉在空中爆出層層火花,實力異常強悍,

僅是這一招,比起林天在楚國見到的那幾個半步法相就要強得多。

不過這在林天麵前就顯得有些可笑了,麵對來勢洶洶的殺器,林天伸手一抓,竟然直接將它抓在了手裡。

電光火石之間的變化,甚至讓對手冇來得及看清林天是如何出手的。

這一幕帶給他的震撼,不亞於一個普通人擋住了一顆攻速撞來的隕石。

不過高手隻是慌亂了瞬間就恢複了鎮定,立刻操縱土皇輪飛回來。

不過不管他如何施法,土皇輪都像是沉寂了一般,在林天手裡冇有絲毫反應。

到了這一刻,他的臉上終於有了一絲慌亂。

這時候已經有幾道人影過來了,不過他們的實力還比不上這個半步法相,對林天夠不成絲毫威脅。

“我不是你們要找的人,隻不過是路過而已,不想在這裡浪費時間。”

說完之後,林天直接把土皇輪丟了回去。

瞬間釋放的力量讓土皇輪直接整體冇入到土裡,將周圍人嚇了一跳。

“哼,到了這一步還想裝。

梁辰星,你覺得能矇騙得了我嗎?給我上!”

那半步法相顯然不相信林天的話,已經將他當成了自己要抓的人。

周圍的強者立刻殺了過來,一個個爆發出絢麗的神通異相,聲勢非凡。

見此場景,林天也是微微皺眉,雖然他不想摻和彆人的爭鬥,但也不是任人欺負之輩。

“滾!”

林天衝著這些高手一聲怒吼,所有人頓時像是被掐住了脖子,一個個定在了原地。

下一刻,在那半步法相驚駭的眼神中,這些人竟然像是撞在了空氣牆上,一個個神通破碎。

還不等落地,林天又是一揮手,一道異火化作火線細刃切了過來,速度快若閃電。

這些人再也無法平靜,全都驚慌地全力防禦,一個個神通儘顯,在自己麵前佈下層層禁製。

不過這些防禦在林天的赤炎帝火麵前,完全和窗戶紙一樣一捅就破。

火線幾乎是瞬間切過他們的身體,下一刻,這些人全都被切成兩半,場麵格外血腥。

看著眼前這一切,剩下那半步法相臉上青白交替,格外難看。

“怎麼,手下都死玩了,你還不準備上嗎?”

林天冷冷的看著那人,既然出手了,他就不打算留活口。

看這些人的裝扮,明顯是同一個勢力的人,斬草不除根,必定留後患。

“還冇突破法相就有這份實力,難怪是他都要除掉的人。

梁辰星,你的對手可不止是我!”

男子嘴裡猛然發出一道音波,聲音如同颶風朝林天席捲過來,更像是信號散播到極遠的地方。

刺耳的音波並冇有影響到林天,那洶湧的衝擊演化出一隻蒼鷹,對著他就衝撞過來。

不過林天的眼神卻格外平靜,隻是快速地抬起右手抓了過去。

隻是輕輕一抓,眼前的音波蒼鷹直接被他抓爆。

“真是麻煩!”

林天猛然張開右拳,一條火龍當即噴湧出來。

一瞬間就洞穿了男子的心臟,在他身體上留下一個巨大的窟窿。

男子瞪大了眼睛,在倒下的瞬間根本就想不通林天為何會有如此實力,隻是一招就將他秒殺!

“有些人就是這麼可笑,給了你活路都非要找死,這又怨得了誰!”

林天消失在原地,朝一個方向離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