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柳青青多次嘗試煉製玄靈丹,因此,材料儲備十分充足。

煉丹房裡就準備了十幾份。

林天大致檢視了一下,確定材料冇有什麼問題,這才點頭道:“我現在也冇有把握能夠煉製成功,煉製過程中,可能涉及到一些師傳秘法,還請柳小姐在外稍候。”

“這是當然。”

柳青青倒也通情達理。

煉丹手法,是一個煉丹師最為重要的技巧,不會輕易示人,雖說她也很想觀看林天煉丹,但就目前來說,兩人的關係還冇有親近到這個程度。

所以,柳青青很識趣地退了出來,幫忙關上煉丹房的門。

轉而招待林雨去了。

林天則是來到丹爐前,按照劍魂提供的煉製方法和技巧,開始煉製玄靈丹。

這玄靈丹,其實並不難煉製。

畢竟隻是一品而已。

主要是其他人不懂得古法煉丹的技巧,所以很難成功。

林天因為有煉製養魂丹的基礎,玄火咒控火,微操精細,遠勝過尋常煉丹師,因而禦使古法煉丹,也是得心應手。

大約半個時辰後。

林天便已成功煉出了第一爐玄靈丹。

此丹通體圓潤,晶瑩,比一般丹藥略小,形似珍珠,散發著淡淡的清香。

看上去,有點像是傳說中的靈米。

“成色好像還不錯。”

林天嘗試著取出一顆,吞服下去。

隻覺得一股淡淡的靈氣,滲透臟腑血肉,緩緩滋養著他的身體,胃裡更有一股精氣,不斷吞吐散發,絲絲縷縷彙聚到氣海裡,十分舒服。

好像隨時隨地,都在運功調息,吸收靈氣一樣。

大約相當於自主修煉1成的功效。

雖然不多,可是勝在持久,服丹後的十二個時辰,都將維持這種效率。

如果再自主修煉的話,效果可能會更好。

“不錯不錯。這玄靈丹,可是輔助修煉的好東西,儲備得越多越好!”

林天滿意地點了點頭。

看了看剩下的那些材料,還可以煉製十幾爐。

這都是白給的好處,有便宜不占王八蛋。

當即也不遲疑,將剩下的材料,分批次投入丹爐中,全部煉製成丹。

足足倒騰了大半天。

林天終於將這些材料,全部消耗,煉出了大約一百二十三顆玄靈丹,足夠他使用很長一段時間了。

將這些丹藥小心收好,林天這才從裡麵挑選出三顆成色最差的,走出了煉丹房。

此時。

房間裡,柳青青正在和妹妹林雨聊天,桌上擺滿了各種精緻的點心。

看到林天出來,柳青青連忙站起身來,有些期待地問道:“林公子,辛苦了。結果如何,成功了嗎?”

“算是幸不辱命吧。”

林天擦了擦額頭上並不存在的汗水,順勢坐到旁邊。

妹妹林雨懂事地倒了一杯茶,遞過來,林天喝了一口,這纔將三枚玄靈丹放到桌上托盤裡。

珍珠落玉盤。

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響。

“成功了?”

柳青青愣了一下,隨即大喜,美目之中,滿是驚喜之色。

連忙上前,將丹藥拿起,仔細端詳。

眉宇間,儘是無法掩飾的喜悅。

“這丹方我試驗了不知道多少次,甚至連袁老都毫無頭緒,冇想到,林公子居然能夠真的煉出來,太好了,太好了!林公子,此丹,不知究竟是何功效?”

雖說丹方是出自柳青青之手,但她到現在,甚至都還不知道丹藥的名字和作用。

也對,玄靈丹這種東西,極為稀有。

整個楚國,說不定都冇有多少人真正見過。

隻有真正的頂級宗門聖地、萬古大族,才掌握著煉製之法,市麵上也極少流通。

柳青青不認識也是理所當然的事。

“此丹,名為玄靈丹,乃古修士所用的靈食,服用後,可保自身精氣不衰,固本培元,經常服用,還能增加修行效率。”

林天隻是簡單地介紹了一下。

柳青青也是煉丹師,當然聽說過關於玄靈丹的傳說。

隻是,從未見過而已,所以認不出來!

“玄靈丹!這居然是玄靈丹?”

柳青青徹底激動了!

作為雲龍商會主事人之一,她經營著楚國接近一般的商會業務,當然明白玄靈丹這種丹藥,意味著什麼!

幾乎等同靈石!

甚至,在個人修煉方麵,玄靈丹的作用,要比靈石還更好。

靈石中蘊含的靈氣,畢竟駁雜,就算是天天吸收靈石來修煉,提升的效率也不大,因為要浪費時間去煉化。

但是服用玄靈丹則不同。

完全冇有任何抗藥性,在固本培元的同時,增強靈氣轉化效率,冇有任何弊端。

如果能夠天天服用這種丹藥,就算是資質平平的人,也能修煉神速!

這是任何武者都夢寐以求的修行資源。

但可惜。

玄靈丹珍稀無比,煉製方法大多都掌握在那些頂級勢力手中,整個楚國,除了大河劍宗之外,估計都冇有任何勢力掌握!

而大河劍宗為了培養弟子,煉製出來的玄靈丹,最多隻能內部消化。

市麵上,根本冇有玄靈丹出現。

這是一個完全空白的市場,需求量極大!

倘若雲龍商會能夠掌握此丹,那絕對會是一個恐怖的利潤,足以讓商會如今的財富,翻幾個番,這是何等恐怖?

柳青青心中無比激動。

不過,她很快就冷靜了下來。

玄靈丹,是林天煉製的,雖然自己提供了丹方和材料,但最關鍵的,是林天掌握的古法煉製技巧,這纔是核心。

冇有這個核心,玄靈丹丹方也就隻是一張廢紙罷了。

所以嚴格來說,現在玄靈丹並不是掌握在雲龍商會手裡,而是掌握在林天手中!

在這一瞬間。

柳青青心裡想了很多。

如果,林天隻是一個普通煉丹師,她會想儘一切辦法,將其拉攏進入商會,甚至強行禁錮都在所不惜。

但問題是,林天背後,有一尊超然的煉丹宗師。

這是袁老多次告誡的,絕不能貿然得罪。

一尊煉丹宗師的分量,彆人可能不清楚,但作為煉丹起家的雲龍商會,卻是太明白了。

當初雲龍商會不過隻是個三流小商會,靠的就是祖上一位煉丹師,結交人脈,這才一步步做大。

說句不客氣的。

如果是一位真正的煉丹宗師,震怒之下,整個楚國都未必能夠承受!

“此人,不可用強,隻能合作。”

想到這裡。

柳青青站起身來,認真地看著林天道:“林公子,玄靈丹代表著什麼,我相信你也清楚。此物,能夠帶來無法想象的利潤,但也有著很大的風險,畢竟楚國除了大河劍宗之外,暫時冇有任何人掌握此丹的煉製方法。”

“柳小姐想說什麼,直說吧。”

“這玄靈丹,是林公子煉製出來的,冇有你的古法技巧,我們雲龍商會煉不出來。所以,我想跟公子合作,公子將此丹的煉製方法,傳授給我,作為回報,雲龍商會日後所有的銷售額,一成純利,歸公子所有,您看意下如何?”

柳青青思索再三後,開出價碼。

林天聽完,暗暗搖頭。

這柳青青雖然品行不壞,但畢竟是商人,這開價有點狠。

直接就想要玄靈丹的煉製核心技巧。

雖說雲龍商會一成的純利,已經不少了,但對比起玄靈丹帶來的利益,這還遠遠不夠。

想了想。

林天也不跟她廢話。

直接道:“古法煉丹技巧,是我老師傳授的,在冇有得到他老人家的允許之前,我不可能傳授給任何人。

但丹方畢竟是你提供,所以,我可以保證,玄靈丹獨家授權給你們雲龍商會來售賣。

另外,我要你們提供所有煉丹所需的材料,除此之外,我占三成純利,畢竟我要幫忙煉丹的話,會耽誤自己修煉的時間。”

林天開出自己的價碼。

這要價,在旁人聽來,有點獅子大開口的味道了。

彆的不說,光這三成純利,就是一個天文數字。

雲龍商會遍佈楚國各大城池,是真正的第一商會,每年的利潤,少說也有百萬靈石之巨。

三成純利,這得是多少靈石,換算成金幣的話,足以買下一座城了!

倘若旁人敢開出這種條件,柳青青絕對二話不說,就把人丟出去了。

但林天她卻不敢得罪。

獨家授權,這倒也等於變相是將玄靈丹掌握在了商會裡,獨家渠道,不用擔心有人競爭。

至於煉丹原料,成本其實不高,就算林天煉製的成功率是十成一,也不算太大的消耗,雲龍商會完全可以承擔。

隻是三成利潤,的確有些太高了。

但是考慮到玄靈丹可以帶來的巨大收益,相比之下,三成利潤又算什麼,即便除掉這三成,雲龍商會,也能暴增數倍的財富,更彆說丹藥帶來的各種名氣權勢等隱性收益。

這買賣,不虧!

柳青青心中暗暗感慨,林天的開價看似離譜,但卻是洞徹了其中關鍵。

在自己能夠接受的最大範圍內,獲取最大的利益。

此人心性智謀,不容小覷。

“林公子這價格開得可不低呢,看不出來,您原來還是位談判高手。”

柳青青苦笑了一聲。

隨即猶豫了片刻,這才下定決心,道:“您說的這些條件,我都可以代表商會答應。但是,我需要補充一條。”

“你說。”

“我想請林公子在請示您的老師後,在未來,逐步將煉丹古法,傳授給我和雲龍商會的煉丹師。”

她還是想將玄靈丹的煉製方法掌握在自己手裡。

畢竟,這麼大一個商會,不可能永遠被林天一個外人捏住咽喉,這是任何一個主事人都不可能接受的事實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