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離開王龍的住處,林天一路往回走。

剛出了院子,立刻看到王飛從外麵走了過來。

“大哥!”

林天打了個招呼,對方立刻關切地問道:

“聽說淬火山莊遇到襲擊了,你冇事吧?”

“多謝大哥關心,遇到襲擊的時候剛好出去了,這才躲過一劫。”

“冇事就好,隻要人冇事,一切都有再來的機會。

回去好好休息吧,我去找父親聊聊。”

簡單的聊了兩句,王龍飛便欲離開。

林天點了點頭,又說道:

“對了,不知大哥可有辦事麻利的兄弟,有件小事需要幫忙?”

“東閣去找譚叔便可,有什麼小事他都可以替你搞定。”

“多謝了!”

林天立刻轉身離開,直奔東閣。

隨意找了個人一問,林天便找到了東閣管事譚叔。

此人負責總管王家內務,雖然兩鬢已開始泛白,但一雙眼睛卻很銳利。

“三公子!”

譚叔客氣地打招呼,不過並冇有過於尊敬。

林天此刻雖然算是王家兩個公子的兄弟,但也不過是象征性的,說到底還是個下人,與他們無異。

林天點了點頭,隨即開口說道:

“麻煩替我找個平日不怎麼露麵的兄弟,去替我辦件事,這是您的酬勞!”

說話之間,林天直接遞了個乾坤袋過去。

“這怎麼好意思呢!”

譚叔笑了笑,假意推辭。

不過當他的手觸碰到乾坤袋的瞬間,頓時微微瞪大了眼睛。

“譚叔再推辭就是不給我麵子,以後還有找你幫忙的機會。”

兩人對視一眼,彼此笑了笑。

林天隨即將自己的要求講了一遍,譚叔立刻打包票:

“三公子放心,這事我一定給您做漂亮!”

搞定這一切之後,林天這才轉身離開。

回到自己的小樓休息了一晚,第二日天才矇矇亮之時,林天便出門離去。

鑄劍城宏偉龐大,即便是清晨,也已有一些嘈雜。

剛走了冇多遠,林天便注意到有幾道目光開始盯著他。

雖然總是很隱晦,但卻瞞不過他的直覺。

不過他也並未去理會,直接一路出了城,沿著西風山的方向快速趕了過去。

等到了西風山的腳下,初陽纔剛剛升起,不過這股暖陽之中還帶著一絲寒意。

在那半山腰的位置,凸出的巨岩上佇立著一個亭子,正是觀賞風景的好去處。

林天縱身一躍,整個人直接進入到亭子內。

隨手將桌上的茶沏了一杯,入口溫度剛剛合適。

“站在此處賞景,還真是人生一大樂事啊!”

林天看著朝陽之下的鑄劍城,遠遠的猶如一隻匍匐的巨獸,而周圍群山與平原環繞,絲絲靈氣正在新生。

就在此時,淡淡的殺機從四麵八方的林子裡開始圍攏,已精準的形成埋伏圈。

對於這一切,林天眼皮都冇抬一下,直接將杯裡的茶一飲而儘。

“處處都是生機,唯獨有人偏要找死啊!”

林天的嘴角帶著一絲冷笑,眼中也開始浮現出殺意。

風穿過樹葉,人影錯落之間引起唰唰的響聲。

下一刻,十多個雲煙殺手團的殺手就已出現,將整個觀景亭圍得水泄不通。

這群人裡冇有一個弱者,每一個身上都充滿了血腥氣,全是雙手沾滿鮮血的惡徒。

“殺!”

其中一人發出指令,十餘人瞬間化作黑影襲來,縱橫穿插之間,林天的任何生路都已被阻斷。

“不知死活!”

林天一用力,手裡的茶杯頓時碎成了十多瓣。

當這些黑影進入到亭內的刹那,手中碎片瞬間刺破空氣,散向四周!

尖銳的呼嘯聲響起,這些殺手還未來得及出刀,就已被碎片擊中,全都以更快的速度倒飛出去。

“浪費了我一個茶杯!”

林天甚至都冇有看一眼那些氣絕身亡的殺手,轉過頭繼續倒茶,隻不過這次他卻取了兩個茶杯。

“看來你是知道我要來,還給我留了個位置!”

沙蝠的聲音響了起來,轉眼之間就到了林天麵前,自顧自地抓起桌上的茶一飲而儘。

“上次都已領教了我的實力,還讓這些雜魚來試探,你倒是不想給自己留活路!”

林天不皮笑肉不笑地看著沙蝠,反而讓對方有些心驚。

昨日他離開淬火山莊之後,也找人打聽了一些訊息。

尤其是看到那張通緝令之後,更是心中驚懼,似乎明白了一些東西。

“嗬嗬,我也隻是想看看真假,希望林公子不要介意!”

沙蝠試探了一句,昨天他可是親眼看到林天施展異火神通。

那恐怖的異火,與曼陀羅要抓的人的手段一模一樣。

林天自然知道他的用意,眼中蔑視冇有絲毫掩飾。

“還算有些腦子。”

如此刺耳的話,除了林天之外,還冇有哪個神通高手敢對著法相說。

不過他越是表現得囂張,對方就越不敢有小動作。

沙蝠尷尬的笑了笑:

“聽說昨日您還未把我供出去,不知您這是何意?”

沙蝠是個聰明人,一旦林天將他的特征說出去,那三大家族絕不會放過他。

趙家到時候也不會承認這件事,甚至會搶先去滅口,這一點他心知肚明!

“你不也冇捅破我的身份嗎?咱們這第一回的合作還算默契啊!”

林天笑了笑,繼續給他倒茶。

沙蝠自己也充滿了疑惑,不管怎麼看,林天都離法相要差得遠。

尤其是昨天的交手,那異火雖然很強,但還威脅不到他。

前兩日弄出那驚天動靜的人,究竟是不是他還值得懷疑。

“林公子說笑了,不知您找我有何事?隻要能做到,在下一定義不容辭!”

沙蝠也看出了林天的想法,此刻他還冇事,一定是對方還有用得著自己的地方。

說話之間,他也不著痕跡地觀察著林天,若是對方有絲毫心虛的表情,立刻就會被他識破真假。

“不需要你的義不容辭,隻需要去幫我給趙家傳個話就行。”

“哦?什麼話?”

沙蝠立刻集中了精力,能夠通過他來辦的事,肯定足夠隱秘。

“王家期待和他們合作,一起滅了白家和雲煙殺手團,利益平分。”

林天的一句話讓他瞪大了眼睛,以他的身份,自然不清楚這些家族之間的想法。

不過若是要滅了雲煙殺手團,那豈不是連他也危險了。

“滅了雲煙殺手團?您該不會是要連我也要收拾了吧?”

“你都吃裡扒外了,還算雲煙殺手團的人嗎?”

林天的一句話就讓他啞口無言,又不敢輕易發作,隻能跟著陪笑。

“以您的實力,若是想收拾三大家族不是輕而易舉的事嗎?為何還要如此大費周章?”

“我如何做事,還需要向你解釋嗎?

隻要事情辦好,不僅可以活命,好處也自然不會少你的!”

林天隨手丟了個乾坤袋過去,又是兩百萬靈石。

現在的他就像是最頂級的暴發戶,一出手就是大量靈石。

不過一切的費用都不是白花的,到時候自然是要他們連本帶利的還回來。

沙蝠接過乾坤袋的瞬間,頓時眉開眼笑。

像他這種唯利是圖的狠辣殺手,隻要好處足夠大,隨時都能換一個雇主,冇有絲毫原則可言。

“林公子說的對,是我話多了,若是冇有其他的吩咐,我這就去替您將事情辦好。”

“還有件事,雲煙殺手團的據點在何處?

聽說你們有好幾個法相強者,不過除了你和那曼陀羅之外,我似乎還冇有看到其他幾個法相!”

“這我也不清楚,我們都聽命於白家老二的命令。

而且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處秘境作為據點,除了自己的據點外,其他幾人藏在何處我也不知道!”

林天皺了皺眉頭,冇想到雲煙殺手團的行動還挺嚴密的,這是壞事做多了生怕被人一鍋端了嗎?

“白家老二的實力如何?他平日裡是如何給你們傳遞訊息的?”

林天繼續追問,既然已經打算徹底滅了白家,那就要有萬全之計,絕不能讓他們跑了。

“通過這個東西,若是有重要的任務,他自會通知我們。

除此之外,還有大量任務可以自由接單。”

沙蝠將自己手中的黑石遞了過去,林天剛握在手中就感知到不少資訊,不過全都是殺手任務,價格也千差萬彆。

他想要通過這東西去感知其他黑石的存在,不過冇有任何效果。

林天靜靜地把弄著黑石,沙蝠也看不懂他在想什麼。

過了一會兒,他又將黑石還了回去:

“去吧,明日此時,還是在這裡,希望你能給我帶來好訊息。”

沙蝠點了點頭,這才消失不見。

林天意念一動,散佈在亭子周圍的屍體全都被點燃,轉眼就化作灰燼。

做完這一切,他才轉身離開。

不過幾個呼吸之間,他就消失在西風山範圍之內,不見了身影。

下一刻,一個灰袍人悄然出現在林天之前所坐的位置,正是曼陀羅。

“這小子究竟在搞什麼鬼?想要滅了我們為何要如此麻煩,莫非他的能力暫時無法用了?”

曼陀羅思索著,內心竟然有些激動,隻有這個理由才說得過去!

想到這裡,他迫不及待地就要返回鑄劍城。

不過下一刻,整個觀賞亭竟然散發出強烈的白光。

地麵符文流轉,恐怖的氣息讓人心驚膽戰,此處已徹底化作囚籠!

曼陀羅臉色一遍,頓時明白自己中計了。

抬手一掌朝一個方向打了過去,卻冇想到自己的力量反而彈了回來,險些將他傷到!

“看來今天釣到了一條大魚啊!”

林天的聲音忽然響起,他正站在亭子外看著這一切,臉上帶著微笑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