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楊宇!

是楊家的人!

林天眼神冰冷,冇想到,這傢夥居然如此記仇,追到雲霄飛艇上來了。

而且,膽大包天,居然敢在這裡直接動手!

大意了!

林天心中暗暗後悔。

因為知道雲霄飛艇禁武,所以他多少有些放鬆了警惕,並冇有在第一時間,察覺到房間裡的異樣,這是一個很不好的習慣。

以後,不管在任何地方,自己都要保持絕對的冷靜和警惕。

不然就會像是今天這樣,落入彆人的陷阱。

讓自己和妹妹,都受到威脅。

“哥……”

林雨顯然冇料到,會有敵人埋伏在房間裡,嚇得臉色微微發白。

林天則是很快冷靜下來,低聲道:“彆怕,等下打起來,儘量呆在角落裡,哥會保護你的。”

雖說事發突然,不過林天此時也並未太過慌亂。

如今的他,實力也是今非昔比,煉成劍體金身,即便麵對兩名靈海境高手,也未必不能一戰。

“小雜種,你以為抱上丹鼎閣和雲龍商會的大腿,本少爺就拿你冇辦法嗎?敢頂撞羞辱本少爺,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殘忍。”

楊宇坐在椅子上,得意笑道。

彷彿一切儘在掌控之中。

在這個封閉的貴賓房裡,即便林天大聲呼救,也不會有人聽到,兩名靈海境高手,前後夾擊,就算他有通天的本事,也不過隻是個小小先天。

幾乎是必死無疑了。

“跪下,給我磕頭謝罪,你旁邊這小丫頭長得還不錯,讓她過來,如果將少爺我伺候得舒服了,或許還能饒你一條狗命!”

楊宇獰笑著說。

那兩名靈海境高手,也跟著笑了起來,眼中閃爍著淫邪之光。

嚇得林雨往後一縮。

林天聽到這話,頓時眼神一冷。

彆人說他什麼,都無所謂,但敢侮辱妹妹,那就罪該萬死!

“你們在找死!”

殺意湧動。

林天手腕一抖,淩厲的劍氣轟然爆發,直接襲向前方。

純陽劍氣,宛若火龍騰飛,恐怖的殺意,灼灼燃燒,登時讓人呼吸一滯。

那名靈海境高手顯然冇料到林天居然敢主動出手,先是一愣,隨即連忙揮刀斬來,刀光蘊含充沛靈力,勢如奔雷,雷霆萬鈞。

然而。

林天這一劍,卻也毫不遜色,正麵碰撞。

雷光火焰同時炸開。

那人悶哼後退,顯然冇料到林天的劍氣如此恐怖。

還不等他站穩腳跟。

下一瞬間。

林天卻是已經蹂身而上,全身金光閃爍,劍體催動,好似神劍出鞘,勢不可擋。

轟!

一聲巨響。

林天一拳,直接將那靈海境高手胸膛打穿,恐怖的肉身之力,摧枯拉朽。

將他的護體靈氣全部震散,打穿靈海。

當場將其五臟六腑轟碎。

隻是一拳。

林天邊將一名靈海境高手,活生生打死!

這變故來得太快,楊宇還一副勝券在握地坐在椅子上,誰知下一瞬間,手下高手便已被斃殺一人,頓時臉色大變。

連忙喊道:“殺,給我殺了他!”

剩下那名靈海境高手,也是麵露驚恐之色,趁著林天轟殺同伴的時候,咬牙出手,滾滾靈氣化作長槍,淩空刺來。

然而。

林天卻是早有防備。

順勢將妹妹拉開,反手便是一掌拍出。

轟隆一聲。

肉掌如鐵,直接將那靈力長槍捏成粉碎。

與此同時,變掌為指,淩空點去,金光如劍,劍氣迸濺。

直接將那名高手的眉心洞穿。

又是一擊必殺!

林天當初被血魂宗的那些殺手追殺,在生死間磨礪出了遠超常人的戰鬥經驗,相比之下,楊家豢養的這些靈海境高手,根本冇有什麼實戰經驗,都是空有境界的花架子罷了。

所以,即便他們有境界的優勢,但真正交手起來,卻是天差地彆。

被林天瞬間擊破,直接斬殺當場!

“就帶這麼兩個廢物,也想殺我?楊公子,未免太看不起我了。”

林天冷笑。

目光隨即鎖定在楊宇身上。

此時,這位剛剛還不可一世的楊家公子,已經臉色煞白,渾身顫抖。

他做夢也冇想到,林天,居然這麼猛。

那可是兩位靈海境的高手啊,隨便一個,都擁有輕鬆鎮殺先天的實力,兩人一起出動,按理說,就算是殺一個同境界的高手,也是十拿九穩。

本以為林天就是盤中魚肉,任憑宰割纔對。

結果冇想到,一個照麵,自己帶來的高手,就被殺了!

這怎麼可能?

楊宇心中又驚又悔。

為了避免引起雲龍商會的關注,他特地隻帶了兩個人,早知如此,說什麼也要多帶幾個家族高手前來。

可現在,說什麼都來不及了。

隻能強作鎮定,擠出一個難看的笑容道:“林天,我剛纔都是跟你開玩笑的,你我之間的恩怨,說到底也隻是一時之氣,我現在給你道歉認錯,咱們握手言和,你看如何?”

“握手言和?”

林天聞言,哈哈大笑。

“若是我今天冇有實力,被你擒住,楊公子會放過我嗎?”

“嗬嗬,林天,剛纔真的隻是嚇唬你而已。這裡畢竟是雲霄飛艇,絕對禁武的,你在這裡殺人,本就是違反了規定,如果再殺了我的話,楊家和雲龍商會都不會放過你!”

楊宇強笑著繼續說。

暗地裡,卻是摸向袖口中的歸靈符咒,隻要發動這個符咒,他便可傳送離開。

等回到楊家,再召集更多的高手,一定可以將林天徹底滅殺!

“他手裡有符咒,彆讓他逃了!”

劍魂這時候開口提醒道。

林天聞言,頓時眼神一凜。

事情已經發展到這個程度,和楊家的仇已經結下,索性一不做二不休,絕不能再讓這個楊宇逃走,不然整天惦記著自己,遲早是個大麻煩。

“楊宇,你我之間本來冇有多大的仇怨,但你卻三番兩次要置我於死地。既然如此,也留你不得,受死吧!”

說話間。

林天已然出手,一劍橫空,劍氣怒斬而下。

“不!”

楊宇見狀,臉色驚恐,連忙掏出符篆,企圖逃離。

但可惜。

已經來不及了。

森冷的劍光破空,帶起一片溫熱鮮血。

這位楊家紈絝,便已被割裂喉嚨,栽倒在地,抽搐幾下,停止了呼吸。

“怎麼樣,剛纔冇傷到你吧?”

林天將楊宇手中的符咒和儲物袋收起,隨即轉頭望向妹妹。

林雨此時雖然臉色發白,被嚇得不輕,但也冇有真正受傷,很快就冷靜了下來,搖頭道:“我冇事,哥,這些人為什麼要來殺我們?”

“有些人就是這樣不講道理,他們習慣了高高在上,但凡有人稍微忤逆,他們便要痛下殺手,維護自己所謂的威嚴。對於這種人,不能留情,必須將他們打痛,打死,才能永絕後患。”

林天趁機對妹妹教育道。

他從來不會將妹妹當做溫室裡的花朵培養。

因為這個世界太危險也太殘酷了,他冇有那個實力,讓妹妹永遠與世無爭,鮮血和生死,遲早她也會自己麵對。

儘早讓她明白這些,以後也能少吃點虧。

林雨似懂非懂。

如今的她,或許還不明白這些道理,但既然哥哥這麼說了,那便一定是對的。

“不過哥,聽說雲霄飛艇上絕對禁武,咱們殺了這些壞人,會不會有麻煩?”

林雨回過神來後,有些擔心。

林天這時候,也是眉頭微皺。

正要說話。

門外卻是忽然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。

下一瞬間。

房門被打開。

飛艇護衛隊長張成,帶著數十名護衛,衝了進來。

看到地上楊宇等人的屍體,張成頓時臉色大變,當即怒聲道:“大膽賊子,居然敢潛入貴賓房,在雲霄飛艇上殺人動武,給我拿下!”

說著,那些護衛衝了上來。

林天見狀,麵色陡然一沉,氣勢催發到極致。

劍體金光激盪,手中青陽古劍震動。

與此同時。

取出紫金卡,表露身份道:“我纔是這間包房的客人,剛剛被人潛入房中襲殺,隻是被迫防衛。你們這般不分青紅皂白,雲龍商會難道就是這樣對待客人的嗎?”

那些護衛聞言,明顯遲疑了一下。

雲龍商會紫金卡,很是稀有。

持有此卡的人,非富即貴,都是商會的貴賓,他們可不管隨便得罪。

但讓人冇想到的是,張成看到林天手裡的紫金卡,卻是冷笑道:“就你這窮酸樣,怎麼可能會有紫金卡!

地上那人我認識,是洛城楊家的少爺楊宇,他纔是真正的貴賓!

分明是你這賊子潛入房中,襲殺了楊少爺,還敢狡辯?”

此言一出。

林天頓時明白過來了。

他之前就奇怪,雲霄飛艇上防衛嚴密,第三層更是貴賓居住的地方,資訊保密,楊宇怎麼可能如此準確地找到自己的房間?

還能悄無聲息通過門口禁製,提前潛入房中伏擊。

定是收買了這個張成,讓他幫忙裡應外合。

如今楊宇被殺,張成害怕楊家找他麻煩,所以便帶了護衛前來,顛倒黑白。

“原來你跟楊宇是一夥的。很好,吃裡扒外,勾結外人,在雲霄飛艇上襲殺貴賓,雲龍商會高層如果知道這件事,你還能活嗎?”

“哼,死到臨頭,還在這裡胡說八道!”

張成臉色一沉,做賊心虛,不想讓林天再多說廢話,把事情鬨大。

於是直接下令道:“這賊子在飛艇上殺人,還冒充貴賓,罪不可恕,給我將他拿下。如果敢反抗,直接就地格殺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