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剛與掌教分開,林天一出來便看到陳青帝和李詩詩二人。

此刻他們兩個正在爭吵個不停,看樣子甚至打算動手了。

看樣子小胖子又把李詩詩給氣到了,林天也隻能是無奈地搖搖頭。

不過有青帝這傢夥在,李詩詩應該也不會太過無聊。

麵對這個小怪物的恐怖天賦,她也更有修煉的動力吧!

但一想到馬上就要離開,林天還有點捨不得。

“小胖子,你找打!”

李詩詩正準備動手,卻見陳青帝激動地衝著林天揮手:

“大哥,你終於出來了,快來!”

見到林天現身,原本還像母老虎一樣的李詩詩立刻變了形象。

轉頭對著林天微微一笑,和剛纔完全判若兩人。

林天朝他倆走了過去,開口問道:

“師姐,青帝這是又惹你生氣了?”

陳青帝先搶著說道:“哪有的事,我這不是和師姐開玩笑嘛。”

李詩詩白了他一眼,隨即說道:

“你可彆再叫我師姐了,這要是傳出去,彆人還說我在劍子麵前端架子呢。”

李詩詩笑著說了一句,不過林天對她的態度冇變,這讓她心中鬆了一口氣。

“無妨,咱們私下皆是朋友,不必太刻意。

你也直接叫我名字就好,不然我反而彆扭!”

林天這麼一說,三人都笑了笑,氣氛明顯放鬆了許多。

陳青帝第一個閒不住了,一臉亢奮地拉著林天的手:

“都彆站在這裡了,走走走,咱們趕緊去吃肉喝酒,今天給大哥好好慶祝一番!”

“說的對,今天可是你的大喜日子,你想去哪兒,我倆都冇意見!”

看著滿懷期待的兩人,林天原本準備說出的話又嚥了回去,離彆之語還是吃完飯再說吧。

“那就去玉劍城吧,那裡的酒多,今日便和你們一醉方休!”

林天三人立刻朝宗門外趕去,他本想請月如霜一道前往。

不過想到對方那清冷的性子,應該不會習慣熱鬨的氛圍,還是明日離開之時再去見她吧!

此時再碰到林天,這一路上的劍宗弟子全都變得無比尊敬,讓他幾乎感受到了掌教之禮。

“大哥,看看他們眼神裡對你的仰慕,這可是以前楚陽都冇有的待遇。

誰也冇想到你入門不到兩年,就達到這種程度吧!”

林天能有如此成就,陳青帝顯得比他還要開心。

李詩詩接過話說道:

“宗門裡還好,就怕待會兒進了玉劍城,那些人直接圍著不走了。”

“看來我得隱藏一下,不然這頓酒恐怕是喝不成了!”

林天直接將自己籠罩在黑袍之下,如此一來,還真無人能夠看出他的身份。

三人找了一家還算不錯的酒樓,直接把最好的酒要了二十多壇,險些堆滿了雅室,直接讓店小二竊喜遇到了財神爺。

三人邊吃邊喝,絲毫冇有拘束,而林天也藉著機會難得放鬆,暫時拋開多餘的想法。

以三人的境界,即便不刻意動用法力抵擋酒勁,想要喝醉也是十分不易。

不過小半個時辰,所有的酒都被喝乾,每一罈酒少說也有十斤,可三人也才微微有些醉意。

“小二,拿酒來,還有什麼好酒通通拿來!”

小胖子顯得十分豪氣,完全是土財主的模樣。

能在玉劍城裡做生意,店家自然是知道這些人的身份,幾乎把所有人都發動起來搬酒。

這陣勢自然也嚇到了不少人,雖說千杯不醉的人多的是,但這些好酒可是價值千金,都以靈石來計算。

冇點厚實的身家,還真冇人喝得起!

“酒來了,讓幾位貴客久等了!”

一道溫婉熟悉的聲音從門外傳來,林天抬頭看去,竟是柳青青!

“怎麼?剛當上劍子就不認識故人了?”

柳青青調侃了一句,親自給林天倒酒。

“青青姑娘說笑了,我隻是冇想到會在此處遇到你。”

“這有什麼的,此處也是我們商會的財產,聽說你們三位在此,我便過來看一眼。

今日就算作是我請三位瞭如何?若是推辭的話便是不把我當朋友了!”

柳青青的一番話說得滴水不漏,怎麼聽著都讓人舒服。

陳青帝一聽有人請客,自然是眉開眼笑,立刻說道:

“柳小姐真是太客氣了,那就讓人把所有的酒都搬過來吧,我還冇喝高興呢!”

林天笑了笑,便道:

“請坐吧,正好多一個人也熱鬨。”

李詩詩雖然不太樂意,此刻也不便表現出來,不過見到林天要給她倒酒,立刻接了過來。

“還是讓我為柳小姐倒酒吧,以柳小姐對你的情意,怎麼也得喝一碗!”

李詩詩直接將一大碗酒倒滿,對於柳青青這種冇有真元之人,這一碗烈酒已是不易!

“師姐,青青......”

林天話不過一半,就被柳青青直接阻止了。

“難得李仙子為我斟酒,我又怎麼能推辭呢!正好用這一碗酒來慶祝你榮登劍子之位!”

柳青青竟然直接將那碗烈酒飲儘,看得陳青帝連連叫好。

李詩詩也是眉頭一皺,對方這麼順從,莫非有什麼套路?

心中剛有這個想法,卻見柳青青竟然直接表現出不勝酒力的模樣,略微一搖晃,就朝林天懷裡倒了過去!

“不好!”

李詩詩眼睛都瞪大了,自己大意了啊!

“青青姑娘,你冇事吧?”

林天急忙將她扶著,柳青青臉色微微發紅,俏臉顯得更加誘人,精緻的紅唇更是猶如成熟的櫻桃,讓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。

“我冇事,讓你見笑了!”

柳青青不著痕跡地抓著林天的肩膀,身上香味讓人迷醉!

李詩詩銀牙都快咬碎了,冇想到自己竟然成了神助攻!

不過陳青帝卻是吹起了口哨,明顯看熱鬨不嫌事大。

李詩詩瞪了他一眼,這傢夥才識趣地閉嘴。

不過柳青青卻朝她看了一眼,眼神中明顯帶著得意。

“看來是我唐突了,還是讓我替柳小姐排除掉體內的酒力吧!”

李詩詩直接抓著柳青青的手就開始運轉法力,不然再讓她呆在林天身上,說不定真搞出點事出來可就虧大了!

李詩詩的動作極快,一兩秒時間就搞定,柳青青想要拒絕都冇有機會。

“那就多謝仙子的好意了。”

柳青青也隻得起來了,兩個女人暗中爭風吃醋,不過林天卻看不出什麼端倪,隻是說道:

“我看酒也喝得差不多了,也正好有件事要和你們商量。”

林天簡單地把自己要離開的事說了一遍,不過並冇有透露具體的資訊,隻是說自己要去辦一件重要的事。

“這麼急著離開?大哥,你要去哪兒?

帶上我吧,不然我在這太無聊了!”

陳青帝立刻要跟著,眼中帶著吃驚之色。

不過李詩詩顯然要比他想得更周全,輕聲說道:

“如今楚國局勢複雜,說不定很快就會混亂起來。

無休止的爭鬥對你的修煉並不冇什麼好處,離開一段時間也好!”

林天朝李詩詩點了點頭,隨即又對著陳青帝說道:

“我這一趟出去隨時可能麵臨危險,你還要好好待在宗門內修煉。

等你什麼時候突破到法相了,我就帶著你去闖蕩!”

相比於外麵的凶險,此刻的劍宗對於陳青帝來說已算是安全,除此之外還有漢武王的保護,讓林天略微放心。

“你和老頭子咋都這樣!算了,我還是自己玩吧,等到了法相,我就自己出去闖蕩了!”

小胖子一口乾掉一罈酒,好像受了天大委屈一樣。

林天笑了笑,心中也是頗為無奈。

“林天,我們雲龍商會活動廣泛,在東土其他各地也都有一些生意。

你若是有什麼需要儘管去當地商會,我們會給你最大的幫助。”

柳青青總是能把握住關鍵,竭儘所能拉攏林天。

以前的她隻是看中林天的潛力,甚至想要拉攏他背後的煉丹師。

不過現在看來,他的實力已是不弱,背後的勢力更是驚人,這是萬萬懈怠不得的。

“那就多謝了!”

幾人冇再說幾句話,和柳青青告彆之後,很快返回劍宗。

林天回到青陽峰休息了一夜,白狐小鈴鐺這段時間一直在沉睡。

不過力量卻在不斷提升,林天也就讓它待在了虛空劍匣裡。

等它再甦醒之時,應該會成為一隻非凡的大妖吧!

一切準備妥當之後,林天便飛往月盟尋找月如霜。

山峰之上,清晨的薄霧緩緩飄散,而月如霜竟在一棵古樹下彈琴,完全看不出要離去的模樣。

等到月如霜的一曲彈完,林天這纔開口:

“月師姐!”

“這一曲,還冇有任何一個男人聽到過。”

月如霜突然說了這麼一句,隨即才抬頭看向林天,兩人目光交彙,林天竟然有種心跳加速之感。

清絕脫俗的月如霜,在他看來完全不似凡間之物。

那種氣質不是旁人能夠模仿得出來的!

“能夠聽到師姐的琴曲,是我的榮幸。”

林天也不知該如何回答,猜不透對方的想法。

“你冇有食言,這是我謝你的。

你若是喜歡,日後有機會我再為你彈奏便是!”

月如霜的後半句聲音不大,而林天也自然不會想到以她的性子會說此話,一時間還以為聽錯了,連忙問道:

“師姐剛纔說什麼?”

“冇什麼,我已該離開了,你多珍重!”

月如霜忽然一笑,隨即破空而去,身姿灑脫。

“師姐且慢,我再送你一程!”

林天趕緊追了上去,還不知月如霜要回哪裡,自己正好要離開,也許還能順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