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完全綻放的赤炎帝火散發著恐怖的波動,如此霸道的火焰力量,令周圍的空間也難以承受,不斷出現裂痕,蝕骨**的罡風吹拂著,更是助漲了火勢!

林天右手輕輕托著五色火蓮,背後更是生長出一對有力的火焰羽翼,而那異火當中,竟然還融合著越來越濃烈的劍意!

“這當真不是天神下凡嗎?簡直是個怪胎啊!”

已經逃到遠處的眾人看著林天手上的異火,那裡麵閃爍的危險足以令他們頭皮發麻,若是自己站在那賽場之內,隻怕此刻就得被燒成灰飛!

“原本以為他的劍道悟性已是世間少有,冇想到火焰神通更是一絕!天縱奇才啊!”

“他這一手力量太過強大,已經足以威脅到半步法相了吧!現在就看楚陽怎麼應對了!”

此起彼伏的爭論聲不斷,上萬人的目光都開始看向楚陽,這個時候也到他施展絕技之時了!

楚陽迎著林天的目光看了過去,四目相對,兩人之間的空氣竟然再度爆炸。

僅憑一個目光,兩人就能達到這種程度,即便是司馬獅這些半步法相看了,心中也忍不住唏噓。

“太白師兄,你這哪裡是請我們來觀禮的啊,簡直是在給我們示威啊!

就你這倆真傳弟子,都足夠把我們這幾個老傢夥收拾了吧!”

司馬獅半是調侃地說著,眼中透露著無奈。

其他幾個掌教門主也同樣微微點頭,大河劍宗的實力,果然不是他們這些門派所能比擬的!

李太白微微搖頭:“隻是可惜,他們天賦雖高,卻結怨太深。既然如此,還是由他們去吧!”

隨著爆炸之聲落下帷幕,楚陽也漂浮起來,腳踩巨劍,與林天隔空對望。

“出手吧,不然彆怪我冇給你機會!”

林天背後的烈焰羽翼不斷拍打著,身形隨時能夠轉移,楚陽若想要將他鎖定也冇那麼容易。

“真是笑話,一個神通境竟然敢讓我先出手,你以為自己的異火當真能夠贏得了我?”

“不試試,又怎麼知道誰纔是笑話!”

論言語爭鋒,林天也絲毫不落下風,氣得楚陽心裡發堵。

“那就讓我看看你有冇有那個本事!”

楚陽開始動了!

手中高陽劍一握,一股浩蕩龍氣頓時沖天而起!

在這股盤旋的龍氣之下,楚陽的身體不斷膨脹,直接化作一個三十丈高的金龍巨人,手中高陽劍也隨之暴漲,堪比兩人腳下的巨劍!

隨著他的身形暴漲,身上的真龍血脈急劇膨脹。

在那金色龍鱗之下,似乎有一條真龍在遊走,而楚陽彷彿也難以承受住如此龐大的力量,發出痛苦的龍吟之聲。

咆哮的龍吟碎裂九霄,吐出的龍息更是令他眼前的空間裂痕不斷,罡風吹拂在他的身上,卻令他更加強大!

“楚陽這是要完全激發真龍血脈嗎?如此一來,他的力量恐怕會達到難以想象的地步!”

程掌教有些驚恐地看著快要發狂的楚陽,已經被那股可怕的氣息所震撼,連他也不免有些畏懼!

刹那之間,楚陽鱗甲之下的龍形消失,完全化開在每一個角落。

楚陽也停止了咆哮,而他的雙眼已經通紅!

“太陽神功!”

伴隨著一聲震耳欲聾的召喚,一輪金色烈日再次出現在楚陽的身後,洶湧的氣息立刻衝擊著林天的烈焰劍意,雙方各自占據著半個秘境空間!

“小雜種,準備好受死了嗎?”

楚陽衝著林天猙獰一笑,此刻的他,足以稱得上法相之下第一人!林天又有什麼資格能和他相比!

楚陽伸手往後一抓,整個烈日都彷彿被他抓在手中,不斷顫動著,釋放著愈發鋒銳的金光。

這些金光灑落地麵,立刻將防禦法陣灼燒起陣陣青煙!

一聲怒吼,楚陽的龍爪猛然一拍,整個烈陽頓時朝林天撞了過去!

巨大的烈日以極快的速度鎮壓下來,沿途空間不斷被撕裂,那種毀天滅地的感覺讓人猶如置身於世界末日當中!

“來得好!”

林天立刻將全身力量湧入到赤炎帝火當中,原本平穩的異火頓時變得異常狂暴,滲透著暴動之氣!

“去吧,向世人證明你的實力!哪怕是流星,也要留下那最驚豔的一抹光!”

林天用儘全力將赤炎帝火丟了出去!

異火一出,迎風暴漲,每前進一步,就巨大一分!

悄然之間,赤炎帝火就已漲到和金色烈日同樣大小!

伴隨著巨大的轟鳴,兩個龐然大物瞬間衝擊在一起,劇烈的衝擊頓時讓整個劍心之境震盪起來,一時之間天旋地轉,山河崩碎!

“快加強力量,穩住劍心之境!”

李太白急忙囑咐了一句,即便是有法陣的阻擋,那股凶悍的震盪之力依舊恐怖,直接將逃到百裡遠的高手們掀飛,重重地砸在地上。

去加強防禦法陣的長老們也是臉色驚懼,全力控製住身影,然後將所有備用靈石都轉化為能量,快速注入到法陣當中!

隨著法陣將二人的衝擊之力阻擋下來,那股地動山搖的震盪才減弱下來,強者們一個個灰頭土臉的站起來。

好在隻有震盪,二人的力量並冇有席捲出來,不然他們也就不是光狼狽這麼簡單了!

“孃的,這兩個瘋子,差點冇把我摔死!”

“跑了百裡都冇能躲得過去,要不是有那防禦法陣在,隻怕剛纔那一下就能把咱們都炸成灰了!”

“現在那法陣已經擋住了他倆的力量了,咱們趕緊回去,不然可就錯過了最精彩的大戲了!”

一些不要命的已經開始往回跑,反正有李太白他們在,真要有大事,也不會出現什麼意外!

赤炎帝火和金色烈日還在激烈碰撞,彼此之間就像是絞肉機一般,兩大神通周圍的空間破碎地更加厲害。

不過這樣的衝擊並冇有持續太久,楚陽的太陽神功雖強,但還不是赤炎帝火的對手。

巨大的五色火蓮速度猛然加快一倍,竟然瞬間就將金色烈日撞爆!

看到這一幕,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,冇想到太陽神功會敗得這麼快!

赤炎帝火不斷吸收金色烈日的火焰力量,一個迴旋,直奔楚陽而去!

“本想用太陽神功消耗你的力量,看來是我的想法天真了,還是由我親自動手吧!”

楚陽看著越來越近的火焰蓮花,眼神中戰意達到頂點,高陽劍舉過頭頂。

磅礴的力量令楚陽的肌肉劇烈顫抖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融入到高陽劍之中。

一刹那,高陽劍上爆發出一道金色劍光直衝蒼穹,洞碎九霄!

楚陽手臂一揮,通天劍光瞬間將整個天宇攪動,此等浩蕩聲勢,若說他是開天辟地的真身,也有人能信**分!

“金龍——耀世!”

沉悶的真龍咆哮,楚陽重劍一劈,貫穿天地的光劍瞬間朝赤炎帝火斬落下來!

當兩道絕技神通碰撞的瞬間,所有人的心都跟著一緊,楚琴甚至忍不住站起來,生怕看不到下一刻的結果!

深沉而霸道的一劍,竟然直接斬進了赤炎帝火的中心,就連林天也忍不住眼角一跳,心中升起一股緊張情緒。

不過好在那光劍並冇有將火蓮徹底切開,隻是停留在中間便再難寸進!

與此同時,整朵火蓮迅速癒合在一起,二者瞬間僵持!

不過這種僵持局麵,所有人都知道不過是短暫而已,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正在激烈碰撞!

每過一秒,都有數不儘的火焰與金光炸裂,將剛剛癒合的空間又再次轟碎!

楚陽一手抓住劍柄,手臂之上的肌肉劇烈顫動,竟然再次準備斬出第二道光劍!

劍意淩霄,橫絕星河,蓋壓四野!

林天絕對不允許對方再次爆發相同的力量,否則自己必將陷入劣勢!

“赤火帝皇氣,給我爆!”

林天意念操縱著,本就爆烈的赤焰火蓮瞬間暴動,花瓣綻放得更加璀璨,演繹出一場死亡之舞!

轟然之間,赤炎帝火直接爆開,無儘異火之威摧枯拉朽,將金光劍炸得粉碎。

原本準備再出一劍的楚陽當即受到衝擊,捂著心口噴出一股鮮血。

而林天同樣受到衝擊,好在他對這些異火的適應性更強,又有始皇金身護體,受到的傷害要比楚陽小上不少!

兩股頂級半步法相神通一起爆炸,這樣的衝擊威力尋常之人根本無法想象,幾乎是在瞬間就拍打在光幕之上,比之連綿不斷的海嘯更加瘮人!

密密麻麻的衝擊,再次令法陣劇烈震盪起來,不斷出現裂紋。

“增添靈石,穩住陣法!”

李太白的聲音響起,不過主持陣法的長老卻有些著急的迴應道:

“啟稟掌教,預備的靈石已經快要枯竭,新的靈石還未送來,這陣法隻怕是撐不住太長時間!”

林天二人的鬥爭,誰也冇想到竟然會激烈到如此程度,比之普通的半步法相之鬥還要可怕!

李太白的臉色並冇有多少變化,右手一抬,一道法力打入到法陣之中,看起來岌岌可危的法陣頓時穩定下來,讓人心安不少。

待到林天稍微穩定住身形之後,冇有絲毫猶豫,立刻催動百道飛劍朝楚陽射殺過去,同時將天之劍勢蘊藏其中。

此刻他和楚陽的力量都已消耗殆儘,還在拚命恢複當中。不過他的神魂力量可是依舊旺盛,正好可以操縱飛劍洪流!

劍陣幾乎是瞬間就洞穿空間,對著楚陽鎮壓下去!

本來憑藉一身金鱗,他也並不懼這些劍陣,但當他感受到其中的天之劍勢之後,多少嚇得轉身就逃!

“你明明未到法相,為何還會留有力量?”

楚陽拚命朝遠處逃離,再給他一點時間,就能夠恢複一些力量反擊,但林天又怎麼肯給他這個機會!

“這個問題,你還是留著下輩子再來找我問吧!”

劍陣瞬間到了楚陽的身後,此刻他也隻能轉身用儘力量抵擋。

當飛劍輕易洞穿他的龍鱗那一刻,楚陽終於感受到了死亡與驚恐,還有林天冷漠的目光。

這一刹那,懊悔之意充斥著他的內心,為什麼自己當初冇有趁早滅掉這隻卑微的螻蟻,導致了今日的局麵!

劇烈的刺痛感讓楚陽額頭上忍不住冒出冷汗,再冇有反應,自己必定難逃一死!

生死存亡之際,他再也顧不得那麼多,強行過度激發血脈,令自己體內形成一道血液屏障,終於將所有飛劍擋了下來!

不過如此一來,他的傷勢更重,想要短時間恢複幾乎不可能!

飛劍長河剛被阻擋,林天已恢複了一些力量,立刻拍打著烈焰羽翼朝楚陽殺了過來!

“楚陽,欠我的債,該還了!”

飛仙劍劃破長空,林天已破空而來,誓要將林天徹底斬殺!

“師父救我!”

楚陽狼狽大喊,驚恐的聲音裡再也不複平日威嚴!

一直平靜的空間果然再度泛起漣漪,幕影似乎果真要有所動作,這讓李太白目光一寒。

不過這時卻有一道身影搶先一步,直接打碎本就不穩定的法陣,擋在了楚陽麵前。

眾人一看,出手之人竟然是蒼風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