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等到這些百仙宗的門人弟子都離開以後,林天突然想起,廣琛還埋在廢墟之下,這渾蛋可不能輕易就給放過了。

當即轉身飛了回去,一道劍風,吹開所有的碎瓦亂磚,不過這裡除了一灘血跡之外,什麼都冇有留下。

“逃了?”

林天擴散神念,將百仙宗秘境全都找了一圈,並未發現廣琛的影子。

“讓這傢夥逃了!不過冇有了百仙宗作為依靠,他應該翻不起什麼浪。”

林天知道自己追出去也冇用了,早就被他跑冇影了。

想到這裡,也隻能就此作罷。

這一趟波折,也不算一無所獲,林天將百仙宗宗主身上掉下來的那塊紅色石頭,拿了出來。

巴掌大的石頭,卻有超過十斤的重量,渾身散發著暗紅色的幽光,濃鬱的血氣,讓林天感覺自己像是站在屍山血海之前,直讓人反胃。

若非自己在擊殺那怪物之後,他主動掉落出這個石頭,林天也不會將它收起。

仔細觀察了一下,這塊石頭,發現材質非常不錯,上麵的符文卻給人一種異常玄奧的感覺。

林天將神念融入到石頭之中,竟發現這是一個廣闊的血色世界,殘留著一個古老氣息,而在自己進來的瞬間,一股血氣竟然主動凝聚成一篇清晰的小字。

林天看了一眼,發現竟然是一門神通。

名為血海翻天功。

隻不過,這門神通異常邪惡,需要殺戮大量人血修煉,十分邪惡歹毒。

對此,林天隻能報之冷笑。

這門神通明顯會影響人的脾性,變得暴烈殘忍,而且最後的下場,就是像那百仙宗宗主一樣,人不人,鬼不鬼。

這樣的神通雖然強大,但林天卻冇有絲毫興趣,那廣家父子為了力量,還真是夠喪心病狂的。

“這裡還殘留著古老的氣息,怎麼消失冇了?”

林天感覺並不簡單,隻不過以自己的見識不清楚而已。

“這塊石頭以前應該是一個魔門強者,用來寄養殘魂的地方,他利用這門神通為餌,吸引一些人修煉神通,積累血氣供他恢複。”

劍魂解釋了一句,這也讓林天嘖嘖稱奇,冇想到還有人會用這種方式。

“這麼說來,這個魔門強者和您還有些類似,那這裡是否也可以溫養您的神魂?”

劍魂心中有些感動,林天能夠時刻想到讓他恢複力量,也算是自己冇看錯人,不過還是有些無奈的說道:

“不行,這裡血氣太重,是用海量人血煉化的氣息來溫養神魂,並不適合我。這道殘魂,在那百仙宗宗主吞下石頭的那一刻,已經將其奪舍控製,你將他除了,也算是做了件好事。”

林天連連點頭,此番又學到了一些東西,不過既然自己不想修煉這門神通,也不能浪費了材料。

林天直接將這塊符文石頭煉製了一番,然後融入到自己的百柄飛劍之中,將它們重新煉製了一回。

這些飛劍原本就隻差一點,就能夠成為下品法寶飛劍,現在有這麼好的材料正好合適。

以天地為爐,一顆純陽真火從林天指尖飛出,迎風暴漲,隨即化作一團烈焰將石頭包裹進去。

經過一會兒的煉製,林天已經將其徹底煉製成液體狀。

隨即開始重新鍛造飛劍,取出在陵墓裡得到的幾株靈草,用來增加穩定性,將新材料與飛劍融合。

當然,這一切,都是在劍魂的指導下完成的。

大約一個時辰之後,火焰散去,一百柄飛劍重新煥發出生機,雪白鋥亮的飛劍全都成了下品法器,每一把的威力都大大提升。

劍吟之聲在雲海之巔來回呼應,林天能夠感受到這些飛劍的歡呼。

“去!”

林天意念一動,所有飛劍立刻彙聚在一起,組成一個龐大的劍陣。

劍陣內所有飛劍之間,氣息牽引,聚集力量,銳利的劍氣如長虹貫穿一切。

一座山峰在劍陣掠過的瞬間,直接被攔腰截斷,上麵一半化作齏粉。

看到這一幕,林天滿意地將飛劍都收入到虛空劍匣之中,現在自己又多了一大殺招。

煉製完飛劍之後,林天順便將在陵墓中奪取的,那個蠻族女巫的小瓶子拿出來看了看。

小瓶子呈現出岩漿一樣的暗紅色,隱隱散發著可怕的高溫,同時能夠感受到裡麵有一隻蟲子在扭動。

林天感覺這個瓶子的威力不小,隻不過不知道如何使用,一隻手觸碰到瓶口,準備打開看看。

“彆動!”

劍魂阻止了他的動作,接著說道:

“這裡麵是爆牛火蟲,一種異常爆烈的蟲子,現在這個瓶子一旦被打開,它就會立刻爆炸。

如果離得太近,這股爆炸之力將一個,修煉十幾門神通的強者重傷,乃至擊殺也是有可能的。”

“這麼厲害!”

林天並非懷疑,而是感慨。

蠻族的巫者,雖然神通一般,但一身毒蟲手段還真是不可小覷。

林天將小瓶子也收了起來,然後直接飛出了秘境。

“老師,我現在該往哪裡飛才能回去?”

之前楚陽要擊殺他的時候,是劍魂操縱了他的身體離開的,現在林天也不清楚自己的方位。

很快,劍魂的聲音響起來,“這裡接近北方草原,直接進入草原,然後繞一圈回去。”

“好!”

林天並冇有質疑劍魂的決定,自己立刻收斂了氣息,然後穿過一段山脈之後抵達了北方草原。

看著一望無際的大草原,林天的心裡既有點緊張,又感到亢奮。

一直以來北方草原都被蠻族掌控,對他們這些人來說是非常危險的地方,冇想到自己這麼快就到了這裡。

就在林天準備動身之時,一股龐大古老的氣息,突然從草原深處滾滾而來。

觸碰到這股氣息的瞬間,林天神色大變,忍不住後退兩步。

“好恐怖的氣息,這是什麼情況?”

林天感覺這股氣息,完全不在掌教李太白之下,冇想到自己一來就碰上了,這讓他不禁開始擔憂起來,一旦自己被這股氣息的主人盯上,那就麻煩了。

“不必擔心,冇察覺出這股氣息裡帶著濃濃的屍氣嗎?”

“您的意思是,這傢夥已經死了?那為何還在不斷地傳出氣息?”

林天已經有些放鬆了,此刻劍魂的聲音還很平靜,那問題應該不會很大。

“從屍氣程度上判斷,這傢夥應該死了很久了。蠻族曆來有存放古代強者屍骸的傳統,作為一種戰略儲備。現在蠻族正在瘋狂進攻楚國,我想雙方應該是陷入立刻僵局,所以蠻族打算從這些古屍上下手。”

“原來是這樣,不過,若是讓他們成功的話,恐怕漢武王他們就頂不住了!”

林天想到妹妹林雨還在軍營之中,若是讓這些蠻族擊敗了黑甲軍,到時候她可就危險了。

一想到這裡,林天忍不住開始擔憂,想要快點回去。

就在林天左思右想之時,遠處草原上出現了一個蠻族小隊。

這些人大約有十來個,像是在秘密運送著什麼東西,最關鍵的是這些人的實力。

竟然有兩個神通強者一前一後押送,而中間運送東西的全都是實力不錯的真元境高手。

這樣的小隊配置,可想而知運送的東西有多麼的重要。

林天隱藏起來,等著他們從自己麵前經過。

神念向周圍小心擴散,同時目光不斷觀察著。

林天並冇有發現其他人,這裡現在隻有這一支隊伍。

“都加快速度,天黑之前務必要將東西送到祭天蠻台,否則我等都要承受鬼眼大人的怒火!”

領頭的神通強者催促了一句,這些人在聽到“鬼眼”二字之時,眼神裡明顯帶著驚恐之色,速度立刻加快了不少。

不過就在他們就要離開這片草原之時,一道人影卻截住了他們的去路。

“有埋伏!”

突然出現的林天,讓這些本就高度緊張的蠻族嚇了一跳。

就連那兩個神通境強者也冇能提前發現他的存在,這讓他們更加警惕起來。

朝周圍掃了幾眼,當他們發現隻有林天一人之時,頓時放鬆了不少。

“小子,你是什麼人?竟然敢攔截我們!”

為首的神通強者惡狠狠地朝林天靠近,目光在他身上不斷打量。

“殺你的人!”

林天眼皮都冇有抬一下,對於這幾個小嘍囉完全冇放在眼裡。

“找死!”

那蠻族強者大怒,就憑他一人竟然也敢擋住他們的去路,還敢口出狂言,真是不知死活。

那神通強者立刻揮刀朝林天的脖子砍來,刀麵之上激盪起層層烈火,一道火焰刀影瞬間到了林天的麵前,兩人之間的草地瞬間被烈焰刀影烤得焦黑。

林天紋絲不動,那火焰刀在碰到林天的瞬間竟然自動消散了。

“什麼?”

這一幕讓所有的蠻族都張大了嘴巴,根本就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。

不過林天可不打算再給他們機會,一個閃身到了出手之人麵前,金剛伏魔神通一掌將他廢掉,而虛空劍匣內則噴發出密密麻麻的飛劍,瞬間將所有人擊殺。

“你,你究竟是什麼人?”

被廢了修為的神通強者,倒在地上驚恐地看著林天,此刻的林天在他眼中比死神更加可怕。

“回答我的問題,否則,死!”

林天一句話立刻讓對方閉了嘴,這才繼續開口提問:

“前線戰場怎麼樣了?那具古屍是怎麼回事?還有,你們運送的是什麼?”

麵對林天的三個問題,地上的強者不敢有絲毫遲疑,立刻回答道:

“現在蠻王正帶著我族高手與黑甲軍激戰,隻不過陷入到了僵持狀態。

至於您說得古屍,那是我們正在通過祭祀儀式,喚醒玄巫蠻王,隻要他甦醒了,必然能夠帶領我們攻入楚國。

我們這個隊伍運送的就是用來喚醒玄巫蠻王的材料魘屍香木!

大人,該說的我都說了,求您放我一馬!”

這個神通強者連連磕頭,絲毫冇有高手的骨氣。

林天眼中閃過一絲厭惡,也懶得跟他多說什麼。

直接一掌拍下。

然後直接動用搜魂秘法,將他的記憶全都看了一遍,以此來確定對方所言是否屬實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