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這些狼蛛,實力都不算強,單體實力,最多也就淬體境神力階段的樣子。

不過群起而攻,還是很麻煩。

它們的蛛絲,堅韌無比,可以捆縛敵人,口器中還能噴吐毒液。

如果是一般人,落入這巢穴中,恐怕很難對付。

好在,林天擁有青陽古劍,配合純陽劍氣,根本無懼蛛絲困擾,收拾起來自然輕鬆了許多。

劍光閃爍間。

林天在狼蛛巢穴裡大開殺戒。

每一道劍光落下,都會有一隻狼蛛被切成碎片。

轉眼間,已是屍骸遍地,腥臭的膿血四下飛濺,慘叫連連。

“轟隆!”

忽然。

一聲巨響。

地動山搖。

巢穴深處,一隻巨大的蜘蛛腿伸了出來,如同鍘刀,腥風大作。

林天微驚,連忙腳步踏動,往後退去。

隻見那蛛腿橫掃而過,巨大的石柱就像是豆腐一樣,被輕鬆切開,石壁坍塌,亂石飛濺,一頭通體漆黑的巨大狼蛛,從下麵洞窟裡爬了出來。

複眼閃爍,口器鋒利。

龐大的身軀高高聳立,肚子上花紋密佈,好似圖騰一般。

屁股一扭,便是噴出一片濃稠的蛛絲,宛若鋼筋,瞬間將石壁洞穿!

“好傢夥!這畜生應該就是狼蛛巢穴裡的王!”

林天眼神微凜。

這狼蛛王,體型巨大,一身甲殼覆蓋,長滿倒刺,肢節都是如同鍘刀,還會噴吐帶毒的蛛絲,非常難纏。

林天如今還有傷勢在身,外麵又有追兵,根本不敢浪費時間。

當即狠心咬牙。

也不跟它周旋拖延,直接持劍迎麵衝了上去。

轟!

純陽劍氣如火炸開,先是將蛛絲焚燬,林天一步踏出,高高躍起,在半空中扭身躲過蛛王鋒利的前肢,而後落在其身上。

直接一劍,狠狠插入蛛王背部!

“吱吱吱!”

鮮血迸濺,蛛王發出淒厲慘叫,龐大的身軀瘋狂抖動,在洞穴裡橫衝直撞,踩死了不知道多少小蜘蛛。

林天隻能狠狠握緊劍柄,任憑蛛王如何掙紮,也不放手。

同時不斷催發純陽劍氣的,順著劍身轟入對方體內,將它體內臟腑全部焚燬。

很快。

蛛王的速度慢了下來,變得越來越虛弱,終於堅持不住,轟隆一聲跌倒在地。

終於死了!

林天鬆了口氣。

蛛王一死,那些剩下的狼蛛,全都跟瘋了一樣,恐懼無比地往外逃去。

林天也懶得追趕。

此時的他,連番大戰,傷勢也快壓製不住了。

連忙拿出儲物袋,往嘴裡餵了一顆療傷恢複的聚氣丹藥。

隨即看了一眼蛛王的屍體,這畜生實力強橫,身上的甲殼堅硬,肢節鋒銳,都是用來煉製兵器和盔甲的好材料,收拾起來,回頭應該可以賣個好價錢。

或者留著自己以後煉器,也不錯。

還有蛛王體內的毒腺和絲囊,更是稀有。

林天將這些材料收刮放入儲物袋,這纔來到巢穴深處的洞窟裡。

隻見一片密密麻麻的白繭堆積在角落中,應該都是蛛王儲藏的食物,除此之外,還有一塊黑乎乎的木頭,像是被雷劈過一樣,隱隱散發著奇異的光芒。

林天好奇地走過去,拿起來看了下。

這木頭入手極沉,有點像是金屬,有些冰涼,握在手中後,隱約有淡淡的香味傳來,聞到之後,頓覺得頭腦清明,精神大振,似乎連身上的傷勢,都冇有那麼疼痛了。

“老師,這塊木頭好像不尋常,您看看這是什麼?”

“居然是一塊養魂木,難怪之前會形成幻象,差點將你迷惑。小子,你運氣不錯。”

劍魂的聲音響起。

“養魂木,是什麼?”

“傳說槐樹千年通靈,引來鬼神寄居,天降雷劫,會將槐樹劈死,毀滅妖邪之物,這剩下的木頭,就是養魂木,能夠滋養人的神魂,非常難得!

你之前看到的幻象,就是因為這養魂木置放於此多年,散發出的魂力所致,能夠影響人的精神,形成幻境,狼蛛以此盤踞在這裡,也是在利用養魂木作為誘敵的陷阱。”

聽完劍魂的解釋,林天眼前一亮。

滋養神魂的寶物?

這的確很難得。

武者修煉,前期煉體,中期煉氣,後期便要修煉神魂,從而達到精氣神渾然一體,三花聚頂,纔是成神之道。

這三者,煉體最容易入門,煉氣次之,大多都有相應的功法、丹藥等等。

唯有這神魂修煉,最是神妙不可測。

極少有相關的功法流傳世間。

至於能增長神唸的寶物,那更是少有,萬金難買,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東西。

“這塊養魂木體積不小,你好好收藏,回頭可以給青陽古劍做一個劍鞘,隨身攜帶,可以讓你的神魂日夜得到滋養,對以後修煉,有莫大的好處!”

劍魂建議道。

林天聞言,點了點頭。

隨即問道:“老師,既然養魂木可以滋養神魂,是不是說,此物對你也有用?”

劍魂沉默了一瞬。

似乎冇想到,林天會這麼問,隨即才道:“的確是有一些用處。不過,你除非將它送入體內,否則我暫時還無法吸收其中的力量。”

“送入體內?”

林天想了想,忽然笑了起來:“這還不簡單,這養魂木,應該也可以煉丹的吧?回頭老師教我煉丹之法,我將剩下的養魂木直接練成養魂丹服用,您便也能吸收魂丹之力,恢複力量!”

聽到這裡。

劍魂有些感動。

林天在得到寶物後,還能夠想到自己,這讓他非常欣慰。

此子心性純良,恩怨分明。

當初收他作為傳人,也有無奈的原因,但如今看來,似乎還不錯。

當然。

劍魂並不是那種喜歡婆婆媽媽的人,有些話,並不會說出口。

隻是淡淡地道:“煉丹的事,回頭再說吧。你現在體內傷勢不輕,需要儘快恢複,否則,能不能活著從這裡出去都是個問題。這地方比較隱蔽,養魂木殘留的魂力還能維持幻境一段時間,正好可以讓你在這裡暫時落腳。”

“好。”

林天也不囉嗦。

雖說這蜘蛛巢穴裡,環境不算太好,但暫時還算安全。

這種時候,也顧不上那麼挑剔了。

於是找了一個乾淨的角落坐下,然後拿出儲物袋裡的藥材,這些都是趙四海之前送來的,大多都是滋補氣血元氣的藥材,此時煉化吸收,也能用來療傷。

不過見效應該不會很快。

“你手裡不是有現成的療傷寶物嗎?何必捨本逐末。這些藥材都太尋常,用來煉丹還有些用處,直接服用,收效甚微。”

劍魂看他拿出這些藥材,忍不住提醒了一句。

林天聞言,有些不解。

療傷寶物?

我哪來什麼療傷寶物啊!

“那血魂珠,其中蘊含精純氣血之力,既能用來催發神通,同樣也可以吸收,用來滋補自身。不然你以為,之前那個血魂宗的人,區區真元境界,怎麼可能活著從月如霜手下逃生?”

“血魂珠?”

林天聽到這話,將那血珠取了出來,看著裡麵縈繞的血光。

不由眉頭微皺。

“可這畢竟是殘害其他生靈而煉成的魔寶,吸收裡麵的精血,豈不是等於是在吞食他人血肉一樣?說實話,我心裡有些無法接受,不想自己變成那種魔頭。”

林天從來不認為自己是個什麼爛好人。

但也不是那種為了實力就不顧一切的凶惡之輩,所以他本能地排斥使用血魂珠。

劍魂知道他心地善良,所以耐心地解釋道:“這血魂珠的確是殺生煉製而成,不過裡麵的精血之氣,都早就被煉化提純了,是一種純粹的氣血生命力量,吸收後不會讓你變成嗜血的魔頭。

再說了,這魔寶並非你殺生煉製,那些死難的人,已經死了,無論如何也無法複生。寶物力量本身,並無好壞邪惡,要看你怎麼去使用。

你想要變強,就要學會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資源,等你以後有了實力,滅了那血魂宗,等於也是為這些死難者報仇了。”

聽完劍魂的話,林天若有所悟。

的確,血魂珠雖是魔寶,但並非自己殺生煉製。

就算自己不使用,彆人也會使用。

既然已經有這麼多人因此而遭難,自己更不應該讓他們白白喪命。

魔寶也好,神器也罷。

最終還要看是誰來用,怎麼使用。

想通這一層後,林天也就釋然了。

“多謝老師教誨,我明白了。還請老師,教我使用這血魂珠的方法。”

“孺子可教。”

劍魂滿意地道,“至於這使用血魂珠之法,也簡單,隻需用你鮮血祭煉,便可認主,隨時調用其中氣血之力。”

“好!”

按照劍魂的指導,林天割破手指,將鮮血滴在血魂珠上,開始祭煉。

很快,祭煉成功。

林天握住血魂珠,心神沉入其中,隻看到一片血海汪洋。

純淨氣血,不斷逸散而出,彙聚到他體內,滋養肉身臟腑。

體內的傷勢,很快得到了修複。

不僅如此。

純淨氣血灌入體內,就像是吞服了大量補藥似的,使他體內氣血湧動,狂湃激昂,甚至有種快要撐爆身體的感覺。

林天知道,這是因為一次性攝入了太多精血之氣所致。

當即也不敢遲疑,連忙閉上眼睛。

運轉玄火咒,配合純陽之火,打熬身軀,將這些純淨氣血全部煉化吸收,轉變成真正屬於自身的力量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