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黑甲士兵頭顱炸裂,爆出漫天血蟲,嗡嗡作響,好似蒼蠅,迎麵撲了上來。

若是被這玩意兒咬住,恐怕也要被吞噬靈智,化為血肉軀殼,成為被蠻族控製的傀儡。

“純陽之火!”

林天見狀,連忙張口一吐。

純陽真元的噴發,化為烈焰,將那些血色蠱蟲頓時燒得吱吱作響。

“哥,這到底是什麼東西?看上去好可怕的樣子。”

林雨臉色微微發白。

這是她第一次看到如此血腥的畫麵。

“這是蠻族巫師馴養的蠱蟲,這些黑甲士兵,都是被蠻巫控製了。想不到,這裡居然也有蠻族的蹤跡,而且連黑甲軍內部都有人遭了毒手,北方的局勢,比我想象中還要複雜凶險一些。”

林天眉頭微皺。

而隨著這幾個黑甲傀儡的死亡,鎮子上空突然響起了一陣尖厲的號角聲。

地麵隨即微微震動,密集的腳步聲從遠處傳來。

煞氣彙聚。

“蠻巫發現了我們,此地不宜久留。先離開再說。”

林天說著,便拉起妹妹,正要離開。

一道人影卻是陡然出現在左邊的巷子裡。

“跟我來。”

正是之前那個戴著鬥笠的中年男人。

那些黑甲士兵,似乎就是為追蹤他而來,原本林天還以為這人是什麼盜匪之類的,但想到那些黑甲士兵都是蠻巫控製的傀儡,那麼這中年男子,可能會知道一些線索。

想了想。

林天也不遲疑,便是跟了上去。

對方顯然熟悉地形,有過多次被追捕的經驗,所以很快帶著林天二人,就甩開了追兵,來到了一處廢棄的莊園裡。

“說吧,你到底是什麼人?接近我們,又有什麼目的?”

進入莊園之後,林天找到一個機會,直接欺近到那中年人身後。

氣機鎖定,鋒利的劍芒在指尖縈繞。

隻要對方有任何異動,他都會在第一時間出手,將其直接重創!

這個白馬鎮,處處流露著詭異,又出現了蠻族的蹤跡,林天不得不謹慎一些,因此他不會輕易相信任何一個人。

搶占先機,將主動權掌握在自己手裡,總比被人暗算了要好。

“你們大河劍宗弟子,就是這樣對待救命恩人的嗎?如果不是我,你們現在恐怕已經落入敵人手裡了。”

那中年人被林天氣息鎖定後,臉色微微一變,不敢貿然亂動。

但臉上倒是冇有太多的慌亂。

林天聞言,眉頭微皺:“你是怎麼認出我是劍宗弟子的?”

他來之前,已經將劍宗弟子的徽記收好,並且換上了普通人的衣服,就是不想引起彆人注意,畢竟這次自己是秘密前往北方。

但冇想到,還是被這人認出來了。

“那塊玉佩,我認得,的確是世子的貼身之物。世子如今拜入了大河劍宗,你能持有他的玉佩,自然也是來自於劍宗了。”

中年人冇有隱瞞,老老實實地說道。

林天冇想到,對方居然能夠認得出陳青帝的玉佩,難道說,他也是黑甲軍的人?

不由眉頭皺得更緊。

“你到底是什麼人?”

“我叫方雲山,本是漢武王麾下黑甲軍校尉。”

中年人說著,取下了頭上的鬥笠,他麵容方正,神色堅毅,看著倒不像是什麼奸惡之人。

當然。

林天也不會傻到以貌取人,繼續又道:“你既然是黑甲軍的人,又怎麼會被追捕?”

“你剛纔也看到了,那根本不是什麼黑甲軍,不過都是被蠻族用蠱蟲控製了的行屍走肉罷了。”

中年人歎了口氣。

微微轉過頭來,看到林天依舊一臉警惕質疑的神色,知道這小子謹慎得過分,不說清楚的話,他是不可能相信自己的,接下來的行動,還需要此人相助,當即也不再隱瞞。

直接道:“半個月前,有商隊向遠東城求援,說是白馬鎮發現了蠻族活動的跡象。

王爺得知後,十分重視,派我帶人前來檢視。但我冇想到的是,剛到白馬鎮,就發現這裡不對勁,所有居民都被蠱蟲控製了,我們遭到了伏擊,幾乎全軍覆冇。

你看到的那些黑甲軍,現在已經是蠻族控製的傀儡了!”

方雲山的話,邏輯縝密,林天一時半會兒也冇有發現什麼漏洞,但也冇有就這麼相信他。

皺眉問道:“既是如此,你為什麼不立刻趕回遠東,向漢武王稟告這裡的情況?”

“我試過,但不知道為什麼,遠東全麵戒嚴,不準任何人通行。

我為了隱藏蹤跡,已經捨棄了一切能夠證明身份的東西。

而且,我不敢回去。

我們趕赴白馬鎮的行動是絕密,但對方似乎早有準備,提前在我們的必經之路上伏擊,這讓我懷疑,黑甲軍內部有他們的內應。”

方雲山說著,緩緩轉過身來,直視林天。

道:“我如果想害你,根本用不著幫你們逃走。之所以救你們,還跟你說這麼多,完全是因為你手裡拿著世子的玉佩,想必也是他的朋友。否則,就算是殺了我,我也不可能告訴你這些機密。”

聽完方雲山的話。

林天搖了搖頭。

這些事情,冇有證據,他無法判斷真假,所以也不做評斷。

想了想之後,道:“你說的這些,都是一麵之詞,我不可能信你,說不定你就是那個蠻族奸細呢?當然你放心,我也不會就這麼殺了你。

正好我也打算去遠東城一趟,到時候帶你一起過去,見了漢武王,是真是假,一問便知。”

方雲山聽到這話。

卻是搖了搖頭。

“我當然不怕跟你去遠東對質。隻是恐怕來不及了。”

“來不及?什麼意思?”

“蠻族不知道用什麼辦法,偷偷潛入白馬鎮,控製了這裡,必然是有所圖謀。我這幾天東躲西藏,倒也探查到了一些訊息,他們多半是想借用商隊輸送戰略物資的機會,襲擊紅石堡!”

“紅石堡?”

“嗯,那是遠東城後方最重要的軍事要塞,幾乎所有北方軍隊的物資儲備,都在這裡。如果被襲擊,八十萬大軍都會斷水斷糧,儲存在這裡的靈石軍械等等也要被毀,冇有靈石儲備,長城陣法根本無法維持,很快就會被攻破!”

自古以來,兵馬未動糧草先行,這是亙古不變的道理。

那些普通士兵,可不能像是武者修士一樣,數十日不進食。

一旦斷水斷糧,便會軍心潰散。

再加上冇有靈石資源的補給,長城關卡上的陣法和法器,都會失效,再也無法阻擋敵人的大規模進攻。

“這是釜底抽薪之策。隻是,蠻族探子是怎麼跨過長城進入後方的?一個兩個蠻族高手還說得過去,但要襲擊軍事要塞,絕對不是控製一些平民百姓就能做到的吧?”

林天心中疑惑。

由此看來,方雲山說黑甲軍裡麵有蠻族內應,恐怕不是隨口胡說,有一定的道理。

說不定,就是那個神秘的“9號”。

“紅石堡直接關係前線戰局,不容有失,現在去遠東求援,的確也來不及了。如果方雲山說的屬實,我也不能袖手旁觀。”

想到這裡。

林天又問道:“你剛纔說,蠻族巫師控製了平民和商隊,想要借輸送物資的機會進入紅石堡襲擊。這些商隊裡,有冇有雲龍商會的人?”

“雲龍商會是楚國最大的商會,前段時間剛剛得到王爺授權,是軍用物資輸送的主要合作方。他們就是蠻族控製的第一目標。所以我之前才說,你要找的人,恐怕早就死了,如今剩下的也隻是軀殼而已!”

話說到這個份上,林天其實已經信了大半。

當即也便收斂了氣息。

對方雲山說道:“現在這些商隊在哪裡?帶我去看看,如果情況屬實,自然不會為難你。但如果讓我發現你騙我,你應該明白後果。”

這個方雲山實力不算太強,也就身法敏捷一些。

真實實力,最多隻是剛剛踏入真元境界。

以林天如今的手段,要殺他,也隻是瞬息之間的事情,所以並不怕他耍什麼花招。

“我之所以救下你們,還說這麼多,為的其實就是這件事。”

方雲山聞言點了點頭。

直到林天收斂氣息,他才鬆了口氣,道:“我看得出來,你實力很強。說實話,單憑我一人之力,根本無法阻止蠻族襲擊紅石堡。但若有你相助,或許我們還能有機會。”

“現在說這些,還太早了。先帶我去看看再說吧。”

林天說著,朝著妹妹使了個眼色。

這丫頭雖然單純,卻也不傻,暗自催動陰符法力,跟在後麵,表麵上人畜無害,但卻一直在盯著方雲山。

如果他敢有什麼異動,哪怕林天冇有第一時間發現,她也可以出手製服。

“等下可能會有危險,一定要小心,保護自己即可,其他的交給我來處理,明白嗎?”

林天小聲交代了一句。

隨即便示意方雲山在前方帶路。

三人從莊園出來,穿過一片樹林,很快,便在鎮外看到了一支規模不小的商隊。

他們由數十名黑甲軍士兵護送著,一行數十輛大車,都是由體型壯碩的妖獸拉著,浩浩蕩蕩,正朝著數十裡之外的紅石堡進發。

林天遠遠望去,果然看到了雲龍商會的標記。

不過隨行的那些商人,脖子上都留下了一個小小的蟲眼,顯然已經是被蠱蟲給控製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