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說起洛城拍賣會,林天的確有點印象。

當時有一塊神秘的殘缺玉簡,傳說其中涉及一處洞府遺蹟的線索。

但因為其中語焉不詳,線索十分有限,很多人都冇有拍賣的**,最後被幽梅所得。

難道說,她已經破譯出了玉簡裡的內容?

要真是如此,那可是一次不小的機遇。

“洞府遺蹟,師姐已經破譯出了玉簡裡的內容嗎?”

“那玉簡殘缺不全,蘊含的資訊有限,其中蘊含奇門遁甲之術。單憑我一人根本無法破解。不過好在,宗門裡有一位精通此道的師兄,得他相助,這才破解了玉簡裡的資訊。”

幽梅笑著說道。

“而今,我們已得到了關於遺蹟的線索,不日便準備前往探索,但還缺少人手,需要實力強橫並且值得信賴的人,所以我來問問師弟,是否有興趣?”

林天聽到這話,有些意外。

說實話。

像是這種遺蹟洞府,往往代表著極大的機緣。

各種神功秘法、法寶丹藥,那都不是外麵能夠買到的東西,隨便得到一樣,都能讓人提升很大。

因此,即便明知道遺蹟裡會有危險,也會有無數人願意拚命前往。

所以根本不會存在什麼缺少人手的說法。

而且這玉簡裡的資訊,都是幽梅自己找關係破解出來的,跟林天冇有任何關係,她今日專程前來邀請,完全是在示好。

想將進入遺蹟的名額,分給自己一個。

也算是報答他在昆吾山時的相助之情。

“月盟的人,還算不錯,起碼懂得知恩圖報,和她們交好,看來是做對了。”

林天心中感歎著。

不過也冇有直接答應。

而是問道:“師姐抬愛了,隻是不知道,那究竟是一座什麼樣的遺蹟?我怕自己實力不濟,去了反而給你們添麻煩。”

幽梅倒也冇有多想。

解釋道:“根據年代判斷,這座遺蹟,應該是三百年前一位大能的洞府,號稱南海劍仙,曾以一招天外飛仙神通絕藝名動楚國。當時還曾和青陽劍尊有過一戰,雖然落敗,但也雖敗猶榮!”

南海劍仙?

天外飛仙?

還曾和青陽劍尊有過一戰?

光是這些名頭,就已經分量十足了。

相信任何一個劍宗弟子得知之後,都會心馳神往,恨不得進入其中一探究竟。

若能得到那天外飛仙的傳承,未來絕對不可限量!

林天當然也不例外。

他是如今的青陽劍主,若是有幸能夠進入那飛仙遺蹟,見識一下當年劍尊敵手的風采,也是一件幸事。

當即也不再遲疑。

點頭拱手道:“師姐此番情誼,林天明白。如果這些遺蹟之行能有收穫,絕不會虧待幾位姐姐!”

說完,從儲物袋裡取出了幾瓶玄靈丹,遞了過去。

一人一瓶,也就十顆玄靈丹。

這對林天如今來說,並不算什麼,隻是表達一下心意。

但梅蘭竹菊四姐妹,可是參加過洛城拍賣行的人,也不是冇見過世麵,當然知道這玄靈丹的價值,可謂千金難求。

她們當時都捨不得買。

劍宗內部雖然也有類似於這樣的靈食丹藥,但很珍貴,也隻有潛龍榜前十的弟子,每個月才能獲得少量作為獎勵。

林天這一出手,就是十顆,太豪氣了。

讓她們都有些捨不得拒絕。

“師弟,你這禮太重了。當初昆吾山之行,我們和月師姐都承了你的情,師姐也曾吩咐我們,要對你多加照顧,你其實不用如此……”

“師姐既然說是自家人,那又何必跟我客氣?實不相瞞,我和雲龍商會有合作,所以有特殊渠道弄到這玄靈丹,並不算貴重。

幾位姐姐能夠在探索遺蹟的時候想到我,這份感情,彌足珍貴。

又豈是區區幾顆丹藥可比的?

這隻是我的一番心意,你們若是不收下,我可冇有臉跟著一起去探秘遺蹟了。”

“你這傢夥,說話一套一套的,好吧好吧,聽你的,我們收下還不行嗎?”

梅蘭竹菊哭笑不得。

收下丹藥,心裡卻是暖暖的,林天此人天賦卓絕,心性也是極佳,智慧溫和,與他相處,的確很讓人舒服。

不僅僅是她們。

月盟上下許多女弟子,都對其是讚不絕口。

若非是顧忌他和月師姐的關係匪淺,估計都有人主動出手,想跟林天結成修行伴侶了。

“行動應該就在這兩天,你準備一下。到時候,那位幫助解謎的師兄,也會帶幾個人跟我們一起行動。出發的時候,我會派人通知你。”

“好,那就有勞師姐了。”

梅蘭竹菊四姐妹很快離去。

劍魂這時候纔開口說道:“我以前聽說,南海之地的深海中,生活著一種巨型海妖,形似大龜,潮起而浮,化為島嶼,潮落而沉,變作礁石。

傳說其體內蘊含玄武之血脈,如果有機會遇到,可以將其斬殺,取海妖龜甲,或許能助你煉成四象劍靈中的玄武變!”

“南海巨妖?那這次飛仙島遺蹟,我更要去看看了。”

林天暗暗點頭。

如果能夠遇到傳說中的巨妖,那就太好了。

當然這種事情,太過隨機,能不能遇到完全看運氣。

而且,海妖凶悍,這種程度的怪物,幾乎都擁有堪比神通境的實力,自己還要多做準備才行,不然遇到海妖卻打不過,那就搞笑了。

再者一位劍仙的洞府遺蹟,裡麵肯定也是危險重重,三百年時間,也不知道裡麵會滋生出什麼怪物。

當然要做足一切準備。

想到這裡。

林天也不耽擱,直接動身,來到了煉器閣。

表明身份來意後,負責的長老執事有些驚訝:“你說你要一百柄法器飛劍,我冇聽錯吧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小夥子,我知道你有掌教特許的權限,月如霜真傳也下令過,在職權範圍內,滿足你的一切要求。但一百柄法劍,這可不是什麼小數目。雖說法劍不是法寶,但也絕不是尋常兵刃,煉製不易,你要這麼多法劍做什麼?”

也不怪那長老奇怪。

因為他知道林天是繼承了劍樓古劍的存在,按理說,有真正的法寶飛劍,根本用不上尋常法劍了。

結果林天一口氣要一百柄法劍,他自然要問清楚用途。

林天倒也冇有隱瞞,直接道:“我剛剛取得青陽峰天池洞府的所有權,需要一些法劍,佈置劍陣,苦於冇有足夠的法寶飛劍,隻能用法劍替代。還請長老成全。”

“原來是這樣。”

那長老聞言,暗暗驚訝,林天居然連青陽峰的天池洞府也弄到手了。

果然前途無量。

難怪掌教和月如霜都這麼重視看好了。

當即也不再為難,點頭道:“好吧,既然你的確是需要這些法劍,我可以批給你。等下會有人送到你青陽峰去。隻是,你要記住,這些法劍也不是白給你的,會按照貢獻點折價,從你的功勳裡扣除。如果不夠,以後你進行宗門任務,立下功勞,再做抵消。”

對此,林天也冇有異議。

李太白是說資源可以給自己隨便用,但也不是白用,還是要按照門規來。

反正自己之前入門試煉以及棋盤戰場的積分,折算成功勳,都有不少,再加上昆吾山之行的功勞獎勵,他的功勳很多,一直也冇有怎麼用過。

兌換一百柄法劍應該完全足夠。

搞定法劍的事情。

林天起身離開了煉器閣,在回青陽峰的路上,路過藏書樓。

不由想起了那位畫鯤鵬吞龍圖的老書生。

心中意動:“我當初隻看到半幅鯤鵬吞龍圖,便領悟了大鵬瞬身法,但在突破真元境後,我明顯感覺到,這絕不是一門單純的身法秘術,還有更大的提升空間纔對。

就像是老師所說,鯤鵬秘術,應是一門集速度、殺伐,乃至空間相關的絕頂神通。

之前是我境界太低,加上隻看了半幅圖的關係,所以隻領悟了一點皮毛。

如果能有機會看到完整的鯤鵬吞龍圖,冇準還能使大鵬瞬身法更上一層樓!”

想到這裡。

林天毫不猶豫地走進了藏書樓。

他現在是內門弟子,又有掌教和月如霜特許的權限,可以隨時隨地進入藏書樓。

林天也冇有浪費時間到處亂逛,直接來到了那位老書生所在的地方。

這一次。

老書生冇有作畫,而是在寫著什麼。

筆墨狂舞如龍蛇,下筆如刀,一個個字,龍飛鳳舞,好似都有神韻,宛若一個個精緻的符文,蘊含著奇妙的能量。

“這書生有點本事,他寫的是正氣歌。

此人丹青書法已經近道,可以融入神通術法之中,獨辟蹊徑,這種人,寫的字就是符文,畫的畫都能成活物。

此人恐怕是出自儒家,不知為何,卻在劍宗守著藏書樓。”

劍魂暗暗說道。

能讓他如此推崇,這位老書生恐怕真有通天本領。

且不論修為如何,但就丹青術法之道,他已是接近“道”的存在,就如同武道稱神一樣,神乎其技。

對於這樣的強者。

林天當然不敢放肆,好在有之前的一麵之緣,那老書生對他印象還算不錯。

眼看林天走過來,不由微微停筆,開口道:“小娃娃,看得懂我寫的是什麼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