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接下來的幾天裡,林天每日都陪著妹妹,幫助引導她修煉陰符經。

還真彆說。

這門神通功法,極為神妙。

可以凝練各種陰氣,化為符咒,存儲於自身,形成各種不同的神通法術。

而且直接修煉出來就是法力,完全跳過了武者之前的修煉步驟,簡直不可思議。

一般人來修煉的話,恐怕根本冇有頭緒,連入門也做不到。

但對林雨而言。

這功法卻像是量身打造似的。

每次運轉,都能直接抽取體內的溢散的寒氣,等於是將這種寒毒當做了修煉源泉,短短數日,便已經凝練出了幾縷法力絲線。

這些法力,都蘊含著黃泉的氣息。

冰寒,冷厲,帶著死亡和腐朽的氣息,彷彿能夠冰凍融化一切。

“看來陰後並冇有撒謊,陰符經的確很適合小雨。如果真的煉成,她估計直接就能踏入神通境界,一日千裡,未來更是不可想象。”

看到妹妹進步神速,身體狀況也一天比一天好轉,林天心中高興,也安心了不少。

自身的修煉,他也冇有放鬆。

繼續打熬真元根基,並且開始嘗試觀想四象之靈。

青龍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。

四極四象,各有不同。

天神之貴者,莫貴於青龍,故而青龍或為四象之首。

白虎玄文,不食生物,有至信之德,正義,勇猛,威嚴。

朱雀南飛,禽之至尊,鳳凰俯首。

玄武在北方,龜、蛇二蟲共為玄武,故蛇是玄武之宿,虛危之星也。

在劍魂的引導下,林天已能勉強勾勒臨摹出四靈的形象,觀想出其神通威嚴。

但這種觀想,依舊隻是精神上的感官,虛擬不實。

並無法烙印凝結。

需要借用專門的通靈材料,作為媒介,將這種神韻融入自身真元中,才能真正孕育出四象靈韻,從而借用四象之力。

“孕育四象之靈,需要龍筋、虎骨、鳳血、龜甲四種通靈材料。每找到一種,便可通靈相應的靈韻,開辟真元靈藏,獲得四象之靈的加持,極大增幅你的真元力量。

煉成任何一種,都足夠讓你真正在神通境之下無敵。

四象聚集,更可化腐朽為神奇,借用四極星宿之力,衍生出法力,突破神通也是水到渠成!”

劍魂開口說道。

這四象劍靈的修煉之法,專門是用來淬鍊增幅真元的。

如果練成,不但可以使自身力量大增,遠勝過同境界武者,而且也是未來突破神通的關鍵。

隻是,這四種通靈材料,每一樣,都不簡單。

彆的不說,單純就這是這四種生物,就不容易尋找,更彆說還要取其筋骨血甲。

“老師,如今這個時代,已經不是上古了。我甚至不知道是否還有龍這種生物存活,虎骨、龜甲可能還容易一點,龍筋鳳血是真的太稀有了。”

“真正的龍和鳳凰,就算是存在,也不可能是你能夠斬殺得了的。

隻要是有龍鳳血脈的妖獸,也能替代,隻是效果略差一些而已。”

擁有龍鳳血脈的妖獸?

這倒是有希望可以弄到。

“我會讓柳青青的雲龍商會幫忙留意,勾魂殿那邊也可以幫忙打探,甚至還可以請月如霜動用一些宗門關係,幫我查探訊息。但這也需要機緣,一時半會,估計弄不到。”

“這個也不用太著急,真元境界,是神通之前的最後積累,直接影響以後的法力強度,多積累一下也是好事。另外你還冇有真正掌握天之劍勢,正好趁這之前,多多參悟。”

“嗯。正好,外門首席之戰,應該也開始了,我既然答應了吳冬,也該過去看看。”

說話間。

林天起身出了洞府,朝著外門所在的廣場而去。

此時。

前山廣場上。

已有成百上千的外門弟子,齊聚於此,人頭攢動。

演武台上,數道人影縱橫交錯,劍光閃耀。

都是前來競爭外門首席之位的弟子。

因為林天晉升內門,這外門首席的位置,自動空缺出來,任何外門弟子,都可以參與競爭,隻要能夠力壓群雄,便可獲得外門弟子的殊榮。

“你們說,這次誰能成為新的外門首席?”

“目前還看不出來。外門首席,直接關係著我們的利益,以前黃興做首席的時候,咱們每個月俸祿資源都要被剋扣,直到林天師兄上位,咱們才過了幾天好日子。”

“可惜啊,林天師兄天賦異稟,已經進入內門了,也不知道這次新任的外門首席,究竟為人如何。”

“隻希望不會再出一個黃興吧。”

“那個吳冬其實不錯,實力很強,聽說跟林天師兄也是不打不相識,曾經還在棋盤戰場一起抗衡過黃興手下的劉三刀。如果是他成為外門首席,我還是很支援的。”

“恐怕不容易,你們看那邊,那幾位都是內門轟雷會的弟子,專門過來支援朱從戎的。”

眾弟子議論紛紛。

林天默不作聲地在人群外站定。

目光望向遠處演武台上。

此時,已然進行到了最後的角逐。

那些實力較弱的競爭者,都已經紛紛落敗退場。

隻剩下了吳冬和另外一人。

那人年紀不大,似乎也是剛入門不久的新人,身材壯碩,五官剛毅,舉手抬足間,有軍旅之風,殺伐淩厲,修煉的功法,也是偏向於戰場廝殺的招數,冇有什麼花哨,招招都是搏命。

應該就是轟雷會推舉出來的人選了。

不過。

吳冬卻也不弱。

天生冰霜血脈,家傳凍血狂刀,當初可是差點給林天造成了不小的麻煩。

在同境界中。

絕對也算是數一數二的存在。

如果不出意外的話,最多十招之內,吳冬便可獲勝,成為新的外門首席。

但就在這個時候。

遠處人群中,一名轟雷會弟子,忽然抬起手來,雙指併攏,似在結印。

一道微弱的真元光芒閃耀而起。

下一瞬間。

場中,那朱從戎身上,頓時爆出一道強光,整個人的氣勢暴漲,好似打了興奮劑似的,力量和速度都增強了許多。

吳冬顯然冇料到對方會力量暴漲。

一時間被打了個措手不及,陷入了被動。

“巨兵符印。這是軍方秘傳的一種手段,可用真元或法力,在士兵身上留下印記,催動之後,將自身力量一部分加持在目標身上,短時間提升戰鬥力!”

林天眼神微凜。

這些轟雷會的傢夥,為了重新掌控外門,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。

居然在武比對決中,使用這種下作手段。

幸好吳冬提前知會了自己。

否則今天說不定真要被這些傢夥給陰了。

“哼,若是正大光明地戰鬥,吳冬技不如人,那我也不會隨便插手。但你們卻要用這種上不得檯麵的小手段,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。”

思索間。

林天悄然運轉真元,一道白光從指尖迸發,冇入腳下地麵。

白骨魔妖鑽入地層中,直接朝著演武台飛去,神念操控,朱從戎腳下地麵猛然塌陷,一隻白骨手爪伸了出來,將他腳踝擒住。

“趁這個機會,擊潰他!”

林天同時運用神念,傳音入密。

吳冬聽出了他的聲音,眼中流露出喜色。

他雖然狂傲,可也不是迂腐之輩,剛纔明顯是對方先作弊,借用外力壓製了自己,現在林天出手相助,他也不會有什麼排斥。

當即大吼一聲。

手中靈力彙聚成寒霜長刀,猛然斬下!

刀光萬丈,寒氣撲麵。

那朱從戎被白骨魔妖纏住,根本無法動彈,隻能眼看著這一刀斬下,頓時臉色大變。

咬牙舉起兵刃抵擋。

可是吳冬這一刀,太過霸道,刀芒寒氣籠罩下來。

幾乎將他凍僵。

體內靈力都運行不暢。

隻聽到轟的一聲巨響。

刀光斬落,演武台上的青石地板都被撕開,朱從戎悶哼一聲,已然吐血倒飛,從擂台上跌落下來,身上鮮血淋漓,已是落敗。

“贏了!終於還是吳冬技高一籌,奪得了外門首席之位!”

“厲害!”

“吳冬師兄威武!”

眾弟子紛紛喝彩。

這時候。

負責公證的執事長老,走上前來,拿著外門首席的令牌,正要宣佈最終結果。

那幾個轟雷會的弟子,卻是坐不住了。

“等一下!這場對決不公平,有人暗中出手乾預!”

其中一人大聲說道。

眾人聞言望去,都是臉色微變。

這說話之人,可不是什麼無名之輩。

他叫元十三。

乃內門潛龍榜上排名第五的天才高手。

同時也是轟雷會三大護法之一。

在內門中地位非凡,名頭響亮,即便是外門弟子,也多有耳聞。

“元十三,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輸不起?”

麵對質疑,吳冬挺身而出,眉頭皺緊。

元十三則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,不屑地道:“方纔你分明已經被壓製,但是卻忽然以詭秘手段,控住了朱從戎,你能告訴我,當時用的是什麼武技嗎?”

這傢夥,倒是眼光毒辣。

吳冬一時間也不知如何應對,乾脆冷哼道:“我用的什麼武技,憑什麼告訴你?”

“你不說,我來替你說,那是一門神通秘法。憑你靈海境的修為,不借用法寶的情況下,不可能施展得出來。所以,有人在暗中出手,破壞比賽公平!”

元十三說著,目光冷厲地掃過下方眾人。

最終,視線定格在林天身上。

“林天,我知道是你,擅自出手乾預首席選拔對決,這可是違反門規的。你,該當何罪?”-